第四十四章 套路得人心

  青椒炒豆腐、鱼香肉丝、苦瓜炒肉和番茄炒蛋共计四道家常菜分据前后左右四个方位,将喷香诱人的老鸭粉丝煲围在中央,虽没有新奇菜品,但色香味俱全,酸甜苦辣鲜俱在,令人望而生津。

  见米萌、樊力、柳珏和白帆都是如此热情,姚衣不再客气,换好鞋后便坐上小圆桌。他的确饿了,中午李校长买的盒饭他基本没碰,从早晨一碗皮蛋瘦肉粥下肚,到现在近十二个小时没有进食,早已是饥肠辘辘。

  “开动喽~~~”米萌第一个下筷,夹菜速度超乎姚衣想象,眨眼间就把小嘴塞的鼓鼓囊囊,像只藏食的小仓鼠。

  有了米萌做表率,姚衣也不甘落后,抛开用餐礼仪,大快朵颐不亦乐乎。

  其余三人相视而笑,不是嘲笑,而是欢笑。

  “好久没尝过樊力做的菜了,我来看看手艺有没有进步。”

  说完,刚才还念叨着减肥的白帆先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老鸭汤,又多拿了个瓷碗装上满满一碗米饭。

  柳珏笑着提醒了一句:“白姐,说好节食呢。”

  嘴上这么说,手上动作却不一样,一边说,一边还在给白帆夹菜。

  “看他们吃得这么香,我胃口都变好了,还是明天再节食吧。”白帆说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材,自忖仍有享用美食的资格,于是放心地张开了嘴。

  米萌迅速插入话题:“节食不能减肥,不吃东西只会让身体进入节能模式,降低新陈代谢速度,到时候身体消耗的热量更少,万一节食中途没忍住多吃了点,反而更容易胖呢!所以还是想吃就吃,嘿嘿。”

  “真的假的?”白帆半信半疑。

  要不要打破食不言的规矩插句话呢?

  姚衣只犹豫了一秒,便发现她们的话题已经跳到了广播体操和瑜伽哪个更好,再过几秒,又变成附近有哪些健身房,然后是健身房里的教练,教练和某些女学员的粉红色故事或事故,接着变成某某某的秋季新款……

  即使姚衣思维活跃,也跟不上这种对话节奏,干脆放弃了加入闲谈的想法,老老实实做个听众。

  “诶,对了,萌萌你最近在写什么?我昨天才晓得我有个闺蜜的老公是出版社编辑呀,我把你以前的作品发他邮箱了,他挺感兴趣呢。”

  也不知中间经历了怎样的旋转跳跃,在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白帆忽然提到这个话题,让姚衣不自觉地竖起耳朵。

  米萌今年二十岁,正常来讲应该在读大学,或者像姚衣一样直接进入社会,可米萌这两天除了卖书签,其他时间似乎都待在出租屋里,姚衣虽然好奇,但没有擅自探询她的隐私。

  听白帆的意思,米萌竟是一位作家?

  “你是作家?”姚衣抢着问道。

  “不不不,算不上作家啦,就是随便写点东西。”米萌慌忙解释,看起来不是自谦,而是自认配不上作家身份。

  “你……你的笔名是什么?”姚衣以试探的语气小声问道,“不会是咪蒙吧?”

  白帆替米萌回答了这个问题:“哪有人会用真名做笔名啊?”

  姚衣松了口气,问:“那米萌的笔名是?”

  “萌萌的笔名是小米虫。”白帆再次抢答,“不过萌萌,我闺蜜的老公说了,你这个笔名太没有文艺气息了,得取个像‘饶雪漫’、‘明晓溪’这样的,明晓溪知道吧?写《泡沫之夏》,《会有天使替我爱你》那个。”

  “知道呀,现代小琼瑶~”

  提起明晓溪,米萌神色崇敬,但并没有听取白帆的建议。

  “可是我觉得小米虫挺好呀,不改啦,最近,唔,最近没写什么,等有灵感了再跟你说嘛!白姐你说的那个闺蜜,是不是欠你钱的那个呀?”

  “对,哎,提起这事儿我就无奈。”白帆放下碗筷,以手抚额做头疼状。

  “怎么了?”柳珏问,“闺蜜还会欠钱不还?欠了多少?”

  “五万,她爸妈都挺有钱,也不像是故意拖着不还,可能是忘了,我也不好意思提,不想伤了感情。”

  言罢,白帆苦笑不已。

  姚衣能理解白帆的郁闷,以她直爽利落的作风,碰上这种事情最是难受,出于助人为乐的美好品德,姚衣主动为白帆出谋划策。

  “白姐,这事儿不难。柳姐,米萌,屋里有麻将吗?”

  “有一副,怎么了?”柳珏看不出二者之间有何联系,疑惑道,“你想打麻将?”

  “不是,摆桌麻将,替白姐讨债。”

  姚衣恶趣味发作,不再多做解释,故意吊人胃口,搬开桌上饭菜,把麻将盘上桌,凑出一副好牌后把剩下的牌像模像样地垒好,指挥着米萌和柳珏跟自己各坐一个位置,然后对白帆说道:“照张照片,照你的牌,发给她,问她你缺什么。”

  白帆定睛一看,立刻看出其中玄机,笑骂一声机灵鬼,拿出手机给闺蜜的Q*Q发了条消息。

  在好奇心的催动下,米萌和柳珏离开座位,一左一右两颗脑袋探到白帆身侧,盯着她的手机屏幕。

  屏幕上显示着白帆与闺蜜的对话框:

  【扬帆:在吗?会打麻将吗?】

  【冷暖自知:会:)怎么,三缺一?】

  【扬帆:帮我看看,我怎么打?】

  【冷暖自知:清一色,缺个五万。】

  【冷暖自知:……】

  【冷暖自知:上次借了你五万块钱,差点忘了,我一会儿就从网银转给你,或者明天转。】

  【冷暖自知:不好意思哈:)最近事情太多,忙昏头啦!/qiao】

  【扬帆:没事,你不说我都忘了,先打牌啦,回聊!】

  “这也行?”

  惊异过后,柳珏捂嘴偷笑。

  “咦,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会打麻将的米萌一脸迷糊,柳珏和白帆一人一句为她做出解释。

  “这办法真好玩。”米萌听后拍手叫好,接着却叹了口气,“哎,麻将最少都是一万,可我同学只欠我五百呢。”

  白帆哈哈一笑:“那还不简单?你发张伍佰的照片过去呗,唱《挪威的森林》那个。”

  “欸?对喔!”米萌豁然开朗。

  姚衣忍俊不禁,自个儿鼓起了掌,为这穿越时空的优秀套路喝彩。

  客厅里气氛欢乐,没人注意到面色阴沉的樊力攥着手机走向阳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