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陈旧的鸡汤

  课程表上写得清清楚楚,下午最后一堂课在六点结束,而晚上的补习课从七点半开始,初中班和高中班都是如此。

  现在是六点半,还有谁会留在学校?姚衣转头看向教室前门,看见一个背书包穿校服的男生,弯腰捡起掉落在地的英语本后,男生立刻退后一步,但姚衣仍然捕捉到他脸上惊慌羞愧的神情。

  姚衣感觉有些眼熟,于是好奇地走下讲台。

  出了教室便看见那个男生站在门边,左手把一元钱三本的英语本按在墙上,右手攥着五毛钱一支的圆珠笔正在记录姚衣写在黑板上的单词。

  做好笔记后,男生放下纸笔,转身低头对着姚衣,如蚊蚋一般小声道:“老师,我只站在外面听,可以吗?”

  再次看见男生的正脸,姚衣总算想起,这是自己跟着于咏梅走进教室前,在走廊拐角处看见的男生。

  当时姚衣以为那是个调皮捣蛋、经常逃课旷课的学生,所以于咏梅才会无视,但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如此。

  “为什么要站在外面听呢?”姚衣指了指防盗门,“想听的话,可以坐在教室里听啊,教室的门,难道不是为学生而敞开的吗?”

  男生抬起头,又飞快地低下,难为情地说道:“我没交补习费。”

  原来如此。

  看他身上那套洗到褪色、打了补丁的校服,看他身后那个破旧的卡通书包,看他手里廉价的英语本和圆珠笔,无不显示着一个事实:他的家庭条件不太好。

  所以,到了上课的时间却不进教室,是因为他没有交补习费,不被允许进入教室。

  自从教育产业化开始,教室的门不再为学生敞开,而为钞票敞开,这是令人心酸又无奈的事实。

  但眼前的小男生不愿放弃,或许他相信知识改变命运,或许他真心热爱学习,即使掏不出补习费被拒之门外,仍然忍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站在门边偷听。

  难怪,难怪下午姚衣冲他招手时他跑上了三楼,可能那是他能想到的,挽留一丝自尊的唯一办法。

  想到于咏梅说的“李校长说过不用管他”,姚衣默然无语。

  李校长的做法并没有错,至少他没有驱赶不付费的学生。

  道理讲起来有点冷血,但事实是,尚洋英语是以教学换取学费的商业机构,而不是无条件施舍的慈善机构。

  在教室里多放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并非难事,可李校长不能让一个没有支付补习费的学生与其他学生一样坐进教室,因为这是对付费客户的不公平,会引起家长们的反感和抵触,会让生意变得更难做。

  毕竟,并非人人都有同情心,并非人人都愿意看见弱者无需付出代价也能享受与自己同等的待遇,哪怕他们知道弱者没有支付的能力。

  “没关系,想听的话进去坐吧。”姚衣叹了一声,见男生一动不动,又说了句,“现在不是上课时间,我是在放学后留在教室里讲一些我愿意讲的内容,跟于老师、李校长他们无关,听我分享一些学习英语的经验,不需要交费,明白了吗?明白了就进去找个位置坐吧。”

  视线触及英语本上的笔记后,男生不再犹豫,诚恳地道了声谢,跟着姚衣走进教室。

  见男生进门,西瓜头朝他挥手:“Hello~~~”

  “你们认识?”姚衣问。

  “梁福临以前跟我一起补课的。”西瓜头拍拍自己右手边的桌子,“以前他坐这儿。”

  姚衣知道小孩子把自尊看得很重,不愿再说这事儿,于是赶紧转移话题:“他叫梁福临?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老师,我叫宋词,不是《大宋提刑官》里的宋慈哦,是唐诗宋词的宋词。”西瓜头收起泪花,破涕为笑,“老师你呢?”

  啧,《大宋提刑官》,何冰、郭达、罗海琼等实力派主演的经典推理悬疑剧,平均收视率一度超过《新闻联播》,当年姚衣可是每集必看,现在却记不清剧情,要不是西瓜头提到,都想不起有这么部经典之作。

  有空得把《大宋提刑官》再刷一遍,姚衣暗自记下这事儿,对梁福临和宋词点头说道:“我姓姚,姚墟,呃,姚明的姚。好,咱们继续,刚才我们说的er,叫作单词后缀,什么是单词后缀呢?这个名词对你们来说可能有些生涩,但只要换个说法就很好理解了。”

  说完,姚衣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一行汉字:打、拣、挂、找、推、摔、抬、拖、扫、提、接、折、抄……

  宋词若有所悟,名叫梁福临的男生则露出疑惑神色,不明白为什么英语老师在黑板上写下这么多汉字。

  “看出什么了?”姚衣指着黑板,见宋词举起右手,笑道,“不用举手,直接说。”

  “这些字都是提手旁。”宋词比之前活跃得多,“姚老师,您是想说,单词的后缀,就像汉字的偏旁部首一样,对吗?”

  “没错。”姚起竖起大拇指,“汉字又偏旁部首构成,左右偏旁,上下部首,英语单词由前缀、词根和后缀组成,所谓的前缀词根后缀,其实就是偏旁部首,区别在于,英语单词的结构更加简单。”

  “你们看,汉字有多少种结构?上下,左右,上中下,左中右,独体字,合体字,全包围,半包围,穿插,品字形,八种!而英语单词有多少种结构呢?左右,左中右,独体字,没了。”

  “相比之下,是不是觉得英语单词的结构特别简单?这可不是错觉。不信的话,再想想,汉字除了八种基本笔画,有多少个偏旁部首?数得清吗?而英语单词呢?简单多了。所以呀,很多外国人学中文,学得痛不欲生,因为中文比英文实在难太多了。”

  “你们连这么难的中文都能学好,怎么会学不好英文呢?”

  一碗陈旧的鸡汤,灌进09年的初中生心里正是合适,梁福临和宋词头一次听到英语老师抛出这样“不尊重”英语的观点,偏偏又觉得姚老师说得很有道理,顿时心中生出斗志,眼中燃起光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