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真的学不会

  新人入职,最重要的是什么?

  有职场经验的人大多会说,最重要的是跟对人。

  有一个好领导把你安排到合适且有潜力的岗位,有一个好师父领你入门教会你行业里的各种门道,你才能迅速掌握做好工作的诀窍,才有继续提升的机会。反之,无论多么用功努力,都很难收获应有的回报,除非运气很好,能够遇上贵人,或是抓住机遇。

  李校长给小崔安排了个尽职敬业的好师父,却让姚衣到于咏梅手下当助教,只有两种可能:一,于老师是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就像故事书里写的那样,乍一眼看过漫不经心,好像不在状态,但其实万千教案藏于心中,干货满满。二,李校长也知道于老师的作风,所以干脆让姚衣在她手下做助教,给姚衣争取更多的发挥空间。

  像关老师这样负责的老师,极有可能亲自留堂,而于老师则不同,她连上课都要踩着点去,还指望她下课后留在教室里为学生们答疑解惑?等到下课铃一响,于老师风一般地溜了,姚衣不就有了单独与学生相处、积累教学经验的机会么。

  当然,也有可能李校长压根没想这么多,纯粹就是使了招不甚高明的美人计,想让姚衣多跟于咏梅接触,用荷尔蒙留住姚衣。

  看于老师的年纪不会超过二十五,颜值气质都算不错,再加上英语教师的身份加持,对男性的诱惑力可谓不小。

  于咏梅见姚衣站在原地,皱眉问道:“Where’s.my.coffee?”

  哟,伦敦音,看来是个英音爱好者,这下姚衣知道李校长为什么让他跟着于老师了。

  思忖片刻后,姚衣回以礼节性微笑:

  “I’m.no.servant,being.your.teaching.assistant.is.one.thing,and.making.coffee.for.you.is.another.”

  于咏梅唰的一下摘了耳机,瞪大眼睛看着姚衣,惊道:“你再说一遍?呃,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再说几句英文?随便说几句。”

  应她的请求,姚衣随口说了句:该去教室了。

  “RP(Received.Pronunciation)?天,你的口音好像抖森和科林,好标准!你在哪里学的?真厉害!能教我吗?”

  刚刚还端着架子的于咏梅一秒变脸,眼里尽是惊喜,再没有半点前辈姿态。

  姚衣摇摇头:“从小听BBC和新概念英语磁带学的,于老师言重了,谈不上教您,我是您的助教,有机会当然愿意跟您交流。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去教室了?”

  “听新概念?好吧,新概念也是RP,可是,听新概念就能学成这样?你是个天才吧?”于咏梅露出羡慕的表情,翻转手腕看了眼手表,拿起辅导教材边走边说,“好,先去教室上课,下课再说,你今天刚来吗?晚上有空吗?要不晚上我请你吃饭?”

  这么直接的吗?

  还真应了那句话,除非你有魅力,否则你永远不知道女生可以多主动——对于英音爱好者来说,能说一口地道女王音的异性,不论脸长成什么样,都是极有魅力的。

  姚衣眨了眨眼,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走到教室门前时,姚衣瞥见一个背书包穿校服的男生站在走廊拐角处,看他个头应该是初中生,可他站在拐角处一动不动,没有要进教室的意思。

  眼看快到上课时间,姚衣冲他招手道:“同学,快上课了,快进教室吧?”

  男生脖子一缩,噔噔噔跑上楼去。

  这是什么情况?三楼明明是校长办公室、资料室和外教一对一教室,那孩子跑楼上去是去跟外教一对一补习?可是May和Sebastien都没在……

  “李校长说了,不用管他。”于咏梅转头对愣神的姚衣说道,“一会儿你坐教室后排,看见捣乱的、说话的、传纸条的学生,就走到身边制止,看见睡觉的……看见睡觉的就让他们睡吧。”

  让他们睡?

  姚衣更加不解,家长交钱给培训机构可不是让孩子来睡觉的,这样真的合适吗?

  等到课程开始,姚衣才明白于咏梅为什么这样说。

  其实于咏梅的授课质量真心不低,虽然手里没有教案,但是各个知识点信手拈来,依次排开,深入浅出,讲解到位,如果学生有基本功而且全神贯注地听讲,一下午两个课时,完全可以学完学校一个礼拜的课程内容。

  但问题也正是出在这里,来补习的学生,不可能个个基本功扎实,更不可能个个都专注于学习,班里大部分学生很可能是被逼参加补习班,毫无主动性。

  本来就对英语不感兴趣,再听于老师这干货满满毫无水分的课程,听不了几分钟就昏昏欲睡。

  用姚衣那套销售教学理论来讲,于咏梅选择了固定客户群,她的策略是给那些愿意学习的学生带来更大的提升,而不是把有限的课程时间浪费在自甘堕落的瞌睡虫身上。

  如此选择无可厚非,毕竟,个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如果老师把课程时间浪费在不愿学习的学生身上,对那些愿意学习的学生来说很不公平。

  再者,一名教师需要的业绩通常是他/她带出了多少高材生,只要带出了百分之一的尖子生,就算剩下百分之九十九全是吊车尾,也不会影响下一届招生。

  私立培训机构是这样,公立学校更是如此,优胜劣汰,本是社会法则,换在职场里还会更加残酷,按说姚衣见惯淘汰,对于这种筛选应是心如铁石。

  可不知为何,想到这些三观尚未成型,对人生道路还没有一个清晰概念的孩子在最重要的求学阶段就被放弃,丧失进一步接受教育的机会,姚衣心里很不是滋味。

  两节课时一晃而过,说好要请姚衣吃晚饭的于咏梅下课前接了个电话,似乎家里有事,急急忙忙布置一份课堂作业后便匆匆离去。

  讲师不在,身为助教的姚衣就得堵住教室门严格检查,只有背完三十个单词抽查过关的学生才能放行。

  下课铃响后过了十分钟,教室里的学生少了一半。

  过了十五分钟,教室里的学生只剩寥寥几个。

  过了三十分钟,教室里只剩两个人,就连一下午没睁眼的瞌睡虫也背完了单词,唯独坐在最后一排、留着西瓜头的女生没能过关。

  看见最后一个同学也背起书包离开教室,西瓜头惶恐地盯着姚衣。

  看见这小丫头的眼睫毛都在微微抖动,姚衣内心无奈地叹了口气,正想着要不要放她回家,便听见她嗷的一下哭出了声。

  “我学不会。”

  “老师,我学不会。”

  西瓜头状若崩溃,一边流泪一边喊。

  “我好认真了,可是我真的学不会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