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你说得对

  瞎子都能看出心机Boy是在假笑,聋子都能听出心机Boy话里有话。

  联想到他做自我介绍时曾说自己有丰富的家教经验,此时强调教书需要经验,无非是种彰显自身优势的心理战术。

  姚衣没有反驳,而是点头附和道:“你说得对。”

  不做反驳的原因很简单,一来,小崔说的没错,教书的确需要经验。二来,姚衣从来不跟傻X、杠精和没事找事的家伙争辩,无论他们说什么,姚衣都只会用一句话作为回应:嗯,你说得对。

  小崔没想到姚衣会是这个反应,顿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无处使的感觉,心里别扭又找不到宣泄的办法,只能闷着一口气自己难受。

  姚衣无意与他纠缠,不等小崔再开口,便离开多媒体教室走进二楼教师办公室,翻看培训班使用的教材,顺便打听助教的工作具体是个什么样儿。

  只用了半个小时,姚衣便对自己目前的工作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助教,顾名思义,协助教学,本是大学教师职称的最低等级,后来沿用于各类培训机构。

  像大部分培训机构一样,尚洋英语的助教无权授课,主要工作就是帮讲师批改作业、维持课堂纪律和辅助教学。

  所谓辅助教学,就是代替讲师留堂。

  现在流行的英语学习概念就是多读多写多背,大部分家长学生都相信反复背诵才能学好英语,而对老师来说,强调背诵可以减少自己的工作量,降低备课的工作难度,因此许多英语老师也不留余力地宣传着这个“不二法门”。

  但是,极少有学生会在下课后主动看书背书,有些学生甚至在课堂上都不听讲,所以许多老师会在下课后留堂,逼迫学生完成定量的课堂作业。

  可别小看留堂的作用,事实上,许多学生都是因为不想留堂而认真听讲,还有不少学生都是在留堂过程中被迫记忆单词。

  说来许多家长都感到不可置信,事实上不少英语培训学校提高学生考试成绩的秘诀就是强迫学生背单词,词汇量上去了,把阅读理解大概意思看个七七八八,总能蹭点分,再加上完形填空和作文两方面的提升,以前只能考二三十分的学生很快就能考出四五十分的成绩。

  至于那些本就能考八九十分的学生,都有一定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愿,培训机构对他们的帮助往往体现在另一方面,并非在英语学习上给了他们多少启发,只是将他们的课余时间限制在另一个教室或自习室里,免得他们被外界诱惑影响。

  换句话说,很多家长交补习费,其实只是找了个懂英语的看管,而不是英语老师。

  而尚洋英语是私立培训机构,与公立学校不同,机构讲师按课时甚至是按分钟收费,让正式讲师留堂要给加班费,成本太高,所以学校管理层招聘廉价的助教,让助教代替讲师,监督那些没有完成课堂作业的学生继续背诵。

  由此可知,助教在培训机构的主营业务里扮演了何等重要的角色,但悲哀的是,助教不仅工资比讲师低,待遇和地位也差得远,倘若有学生交了钱没学好,家长到补习机构吵闹,往往都是助教背锅。

  如果留堂留的久,助教还得负责把学生送回家或是送回家长身边,否则万一学生回家路上出点意外,助教要跟机构一起担责。

  总而言之,这是份付出与回报比例极不合理的工作,如果自身英语水平不足,没有提升到正式讲师的信心,最好不要在机构里浪费时间,毕竟,私立培训机构不像公立学校,没有熬资历的说法。

  姚衣看穿了培训机构的套路,却没有感到不满,只不过心底里感慨了一句,当市场处于野蛮生长阶段,难免出现各路妖魔鬼怪,即使教育行业也不例外,同样充满了利用信息不对等而实施的压榨和欺骗。

  坐在教师办公室里翻了翻初一到初三学生所使用的课外辅导教材,不知不觉便到了中午。

  正寻思着中午去哪里填饱肚子,便看见李校长提着盒饭和饮料走进教师办公室,招呼着姚衣和小崔一起吃饭。

  姚衣初来乍到,需要尽快融入环境,不想特立独行,因此没有拒绝。

  但盒饭快餐重油重盐,实在不合口味,再加上09年还有不少小餐馆在用地沟油,姚衣只敢浅尝几口。

  这边姚衣刚放下筷子,小崔也跟着放下饭盒,抽出餐巾纸擦拭嘴角。

  “怎么了?”李校长疑惑道,“吃不惯?”

  “是不太习惯。”小崔解开马甲和衬衫第一个扣子,矜持道,“一般我的主食都是肋排、羊排或者鱼排。”

  李志华砸了砸嘴,没说话,狼吞虎咽吃完手里的盒饭,拍拍手说道:“下午,小崔跟关老师带高二的大班,小姚跟于老师带初二的大班,我跟关老师和于老师说过了,你们看下走廊上贴的课表,先去教室里等着吧,下午第一趟课两点开始。”

  说完,李志华自己收拾好饭盒,装进塑料袋拎着走了。

  姚衣和小崔互不搭理,各自翻看辅导书,等着关老师和于老师的到来。

  关老师比较负责,离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学校,进了办公室没坐一会儿便拿起教案就领着小崔去教室,说是给提前到的学生听写单词短语。

  而于老师则姗姗来迟,姚衣等到了一点五十三分才在门外看见一道身影。

  “您好。”姚衣起身打了个招呼,“请问您是于老师吗?”

  “对,我是于咏梅。”于咏梅愣了愣,“你是?”

  “我是您的助教,姚衣,今天刚入职,李校长让我在这儿等您。”姚衣说着,拿起辅导教材,准备跟于咏梅去教室。

  “噢,这样,好,那什么,你先给我泡杯咖啡,然后到教室等我,我一会儿过去。”于咏梅指了指饮水机,接着坐到桌后,戴上耳机沉浸到音乐之中。

  看这架势,不到一点五十九分是不会动身了。

  还有非得踩着点进教室的老师?

  还有上课前不复习教案的老师?

  两相对比,这位于老师可比关老师差远了。

  姚衣看着于咏梅那张能打七分的侧脸,笑了笑,心里谢过李校长的好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