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悬崖勒马

  凡当天在百香书屋购书者,可凭小票免费领取书签一枚,第二枚半价。

  在姚衣把这句话写上速写板之后,出于消费者对赠品的热爱,几乎每个从百香书屋走出的人都会走到米萌的摊位前看看买书赠送的自制书签,不到一个小时,便将米萌背包里的存货扫空。

  想到出租屋内樊力很可能正与女友享受二人世界,姚衣在空白书签售罄后拖着米萌在百香书屋待了将近两小时,一直等到书店打烊。

  令姚衣感到意外的是,回到出租屋时樊力和他女友还没有回房休息,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恐怖电影。

  米萌说的没错,樊力的女友的确漂亮,虽然五官不如米萌那样精致,但眉眼间有着熟女的风情万种,对于成年男性来说,樊力女友的杀伤力比之米萌,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说来,樊力也套着都市小说主角模板呢,冷酷,神秘,深沉,一看就是武力值极高的狠角色,不仅有个性感漂亮的女友,还有个天然呆萌的合法萝莉做室友。

  说不定,走在大街上还会英雄救美,邂逅高冷女总裁?

  这熟悉的套路叫什么来着?

  兵王?

  姚衣笑着对樊力竖起大拇指,发自内心地说道:“樊哥好福气。”

  樊力的笑容不再像昨晚那样僵硬,他拿起遥控器按下暂停键,满目柔情地看着身旁女友,轻声道:“这是小姚,昨天刚来。”

  “你好。”樊力女友没有丝毫不快,站起身走向玄关,与姚衣握手,“我是樊力的未婚妻,柳珏。”

  “呀!现在是未婚妻了!”米萌抢上前来,左右手各握着柳珏一只手,目光在她十指间寻觅,“戒指呐,戒指呐!樊哥,我柳姐姐的戒指呢?”

  “过一阵再买,其实戒指有没有都是无所谓的。”柳珏拉着米萌往沙发走,“来,陪我看电影,鬼片太吓人了,我们换部电影看吧!”

  米萌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乖乖坐到沙发上,说道:“好啊好啊,我想看去年的《功夫熊猫》!”

  “我们上个礼拜看过了呀。”

  “再看一遍,再看一遍嘛~阿宝那么可爱~~~”

  “好吧,再看一遍,要吃薯片吗?”

  当两位女生达成一致,男同志立即失去话语权,屏幕上正在放映的由林正英主演的僵尸电影很快被换成梦工厂出品的动画片,樊力用掌心揉了揉额头,起身往阳台走。

  姚衣知道他是去抽电子烟,寻思着左右无事,跟樊力聊聊天也好,于是跟着去了阳台。

  见姚衣推开玻璃门走到身旁,沉默寡言的樊力主动开口:“吃了没?厨房还有鸡汤和炒肉,热一热,味道不差。”

  姚衣用微笑回敬樊力的好意:“吃过了,米萌带我去吃了小火锅,就是你带她去的那家。”

  樊力嗯了一声,又恢复到闷葫芦状态,闷不做声地抽了几大口烟,忽然问道:“连心爱女人的订婚戒指都买不起,还算个男人吗?”

  姚衣倍感诧异,会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问这种问题,说明樊力内心并不像他表面这样古井无波。

  虽说交浅言深乃是大忌,但面对这样的问题,不做回应可不太好,姚衣想了想,耸肩道:“看个人情况吧。”

  樊力嗯了一声,若有所思。

  “如果柳姐,咳,我跟米萌同龄。”姚衣故意做了个挠眉毛的小动作,继续说道,“如果柳姐认为订婚戒指的价格跟你对她的爱还有你对待这段感情的诚意成正比,那当然是能买就买,尽量往好了买。要是柳姐根本不在乎这些,那你又何必苦恼呢?”

  樊力放下电子烟,瞅了姚衣两眼,欲言又止。

  姚衣大概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笑道:“樊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有一种冷,叫爸妈觉得你冷,有一种饿,叫爸妈觉得你饿?有时候我们爱一个人,却没有好好沟通,没有尊重对方的想法,到头来费尽心思,其实是感动了自己。”

  说完,姚衣觉得这话还没有点透,为免樊力误解,他做了个细致的补充:“哦,还有,钻石闪亮,很讨女人喜欢,但是真正让女性感到幸福的并不是钻石本身,而是她的需求得到满足这件事。在一段以婚姻为目的的感情里,精神上的需求永远多过物质上的需求,多跟柳姐沟通,多听听她内心的想法,观察她的喜好,满足她在一些小事上的需求,其实比送钻石戒指更能让她感到幸福。”

  这是文雅一点的说法,再说得粗俗直白一点,就是女性的幸福计分板跟男性完全不同。

  男人收到贺卡,幸福指数+1,收到机械键盘,幸福指数+10,收到游戏笔记本,幸福指数+100,增幅由礼物质量决定。

  而女人则不同,收到一朵玫瑰,幸福指数+1,收到一盒千层,幸福指数+1,收到一枚钻石戒指,仍然是幸福指数+1,这才是女性的计分方式,当然,一颗闪亮的钻石戒指会让佩戴者收到一次又一次的赞美,于是计分板上会随着朋友的赞美而显示出+1+1+1+1……

  所以,送戒指并不是“不划算的选择”,只是,既然樊力负担不起价格高昂的奢侈品,与其苦恼,不如暂时先将注意力放在女友的精神需求上。

  要知道,绝大部分男人为爱人购买戒指的初衷都是想让女友幸福,只有少数物化女性的极端大男子主义者才会将赠送钻戒看作是宣示主权,而樊力显然不是后者。

  既然如此,何必苦恼于戒指,为何不铭记初衷,努力寻找其他方法让女友幸福呢?

  当然,这些话可不能说出口,言至于此已是足够,再讲就是多嘴多舌,姚衣说完,冲樊力点点头,跟米萌柳珏打声招呼后,便洗漱一番回了自己房间养精蓄锐,为明天的另一场面试做准备。

  阳台上,樊力咬着电子烟站了许久,看着客厅沙发上与米萌有说有笑的柳珏,突然下定了决心,取出一台造型与小灵通相仿的按键式手机贴到耳边。

  “喂,是我。”

  “上次你说的活儿,找别人吧。”

  “以后,别找我了。”

  也不管电话另一头的人如何气急败坏,樊力说完便挂断电话,接着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