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生子当如孙仲谋

  不知是电路出了问题还是某些灯管需要更换,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忽明忽暗,一如后座窗边严文相的侧脸。

  谷传经努力降低自己呼吸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走出姚总办公室后便一言不发的严总助。

  当严文相将香烟滤嘴放到唇间时,烟头火光照亮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看得谷传经心惊胆战,他自觉今晚表现不佳,等严文相抽完这一根烟后主动开口认错:“严助理,刚才我太紧张了,对不起。”

  严文相抬眼看向车内后视镜,看见谷传经自责愧疚的神情,不禁失笑。

  “第一次进姚总办公室,怎么可能不紧张,我记得五年前我头一回被叫进姚总办公室的时候,走到半路就紧张得腿肚子抽筋,把何助理吓了一跳。”严文相讲了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小故事,摆手道,“别瞎想,你表现得很不错,我刚才是在想姚总儿子的事情。”

  严文相很少夸奖下属,听见这句“不错”的评价,谷传经转忧为喜,笑道:“姚衣真是厉害,要不是听了录音,我怎么也想不到,卖书签都能用上这么多营销技巧,要是他来总部,可能要不了几年,就要称呼他‘小姚总’了。严助理,姚总也是这么想的吧?”

  谷传经虽不像严文相那样聪明,但也算敏而好学,姚总对严总助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以前迟迟没有进一步提拔或是放到部门做实权一把手,还说不准姚总是什么心思。

  可现在姚总让严总助负责掌握他儿子的情况,还与严总助谈论姚衣,这意味着什么,瞎子都能看出来。

  谷传经是严文相的助手,自然希望姚衣早日成为小姚总,到时严总助更上一层楼,自己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姚总对姚衣的表现很满意,非常满意。”严文相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应,“优秀的企业家,这个评价分量十足啊。而且,在我印象里,姚总这是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我儿子’这三个字。”

  “虎父无犬子啊!”谷传经仿佛看见自己前途一片光明,精神更加振奋,“严助理,我是送您回家,还是去吃点东西?”

  姚氏集团总部由集团精心锻造,在尚京堪称领航地标建筑,除了写字楼集群,还有五星级酒店会所、国际购物中心、国际影城、美食广场等国内一流的娱乐配套,出了总部大楼就能享受全尚京最奢华的夜生活。

  但严文相对此兴趣缺缺,他摇摇头,忽然心血来潮,问道:“你觉得,姚衣那些话,是讲给那小姑娘听的吗?”

  谷传经愕然,疑惑道:“姚衣身边只有那个叫米萌的小姑娘,没有其他人啊。”

  “不。”严文相语气笃定,“还有其他人。”

  谷传经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恍然道:“喔,您是说我们派去暗中保护他的两组人?他们的确不是很专业,可是两组轮班,每次轮换都换上不同的衣服和发型,姚衣又没有接受过反跟踪训练,发现他们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吧?”

  “思考问题,不要总是从表面上的逻辑出发,你想想,昨天晚上姚衣已经获得了米萌的信任,为什么要把这些营销技巧毫无保留地教给米萌呢?”

  不等谷传经回话,严文相自己先罗列出几种可能:“也许是因为她长得好看,也许是姚衣想炫耀自己的本事,也许姚衣想把营销技巧教给她,培养一个合格的生意伙伴,除此以外,还有一种可能,那些话,不是讲给米萌听的,是讲给我们听的。”

  “啊?”

  “我们做个假设,假设姚衣发现了我们派人跟踪保护,最好的应对方式是什么?打电话给姚总告状?想办法甩开他们玩失踪?不,派人跟踪保护是因为姚总和夫人不放心,像拍电视剧一样搞反而证明他还不够成熟,只会让姚总和夫人更担心。”

  严文相停顿片刻,自言自语似的继续:“那么,该怎么办呢?比起主动证明自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通过言行举止‘无意间’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更有说服力,更能让姚总和夫人感到欣慰?”

  “这……”谷传经不太能接受这个假设,“要是这样的话,姚衣是不是太成熟了?”

  “是啊,太成熟了。”严文相闭上眼,将不便透露的猜疑深藏心底。

  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纵使天赋异禀,是天生的商业奇才,也不该这么成熟。

  有没有可能,那些话其实是别人教给他的呢?

  最近几个月,自己的状态一直不太对,时常萌生退意,相信姚总应该有所察觉,有没有可能,是姚总安排了姚衣的退学和之后一系列事情,好让自己相信姚衣是值得辅佐的少主,从而坚定决心呢?

  不,不太可能。

  姚总是个胸襟广阔的人,不至于为了留下区区一个严文相而做这些事情。

  再者,姚衣写在书签上的那句话,应该是写给姚总,而不是写给自己的。

  不尽长江滚滚流?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生子当如孙仲谋!

  严文相睁开眼,冲驾驶座抬了抬下巴:“送我回家。”

  谷传经应了一声,转动钥匙,踩下油门。

  漆黑的小轿车在夜色与光幕中平稳穿行,最后停在尚京富豪区内一栋独栋别墅门前。

  谷传经殷勤地替严文相拉开车门,问道:“严助理,明早还是六点半来接您吗?”

  “嗯,回吧,早点休息。”严文相摆摆手,目送谷传经驱车离去,翻出烟盒点上一支烟,眼前又浮现出那行漂亮工整的钢笔字。

  严文相读书时练过硬笔书法,他看得出来,没有十年苦练,写不出那样的好字。

  这么说,姚衣十岁就开始练硬笔书法了?倒也不是不可能。

  站在家门口想了许久,严文相取出手机,拨出一个没有保存备注的天京号码。

  “喂,老同学,事务所的生意怎么样?噢,有个事想请你帮忙,最近有空吗?嗯,帮我查几个人,顺便,查查一个刚退学的大学生前几个月都做了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