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浪费时间

  姚衣目视程萍眉心向上约一寸处,用字正腔圆无口音的标准普通话说道:“两位经理下午好,请允许我先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叫姚衣,两天前从南联大退学,前来应聘贵公司置业顾问一职。”

  大多数面试者应面试官要求做自我介绍时,要么说个人条件,要么说兴趣爱好,殊不知这些烂大街的模板式自我介绍,早就让面试官听得耳朵起茧。

  面对面试官做自我介绍,就像是考场上写小作文,最忌讳千篇一律的论调,因为当阅卷老师翻过成百上千份雷同的答卷,他不会再用心观看那些一眼看去了无新意的作文。

  相反,当他在枯燥乏味时忽然看见一篇字迹工整、立意新奇的文章,他不但会用心看,还会有极好的第一印象。

  面试亦是如此,流利清晰的口语等于工致整齐的字迹,别开生面的介绍方式等于标新立异的出发点,一句“两天前从南联大退学”,足以引起面试官的好奇,进而创造轻松舒适的谈话氛围。

  有了良好的氛围,再拿下对话主导权,也不会让面试官反感。

  正如姚衣预料,中年男人放下手机,飞快地瞄了他一眼,而程萍则好奇问道:“你从南联大退学?为什么?”

  “请不要误会,在校期间我是个遵纪守法的三好学生,没有记过,没有不良嗜好。之所以选择退学离校,是因为经济上遇到了困难。”姚衣故意停顿片刻,接着说道,“综合考虑我的性格和知识面,我认为我很适合房产置业顾问这份工作,因为我喜欢跟人打交道,喜欢组织活动,对数字天生敏感,而且近两年一直在关注房市。”

  短短几句话,看似稀松平常,其实蕴含着极大的信息量。

  在校期间遵纪守法,说明不是刺头,不会故意对抗领导;没有不良嗜好说明不会招惹不三不四的社会闲散人员;经济上遇到困难,直白点说就是穷,从面试官的角度来看,应聘者囊中羞涩是好事,因为需要工资的人更会重视、珍惜自己的工作。

  最后说到喜欢与人打交道、喜欢组织活动、对数字天生敏感、近期关注房市,这些针对面试官需求的自夸,但用在这里恰到好处,能让面试官对自身有所了解,从而确定提问方向。

  “你口才很好。”程萍以一种欣赏的眼光打量姚衣,赞许一声后说道,“谈谈你对房地产市场的了解吧。”

  “好的,在我看来,今年房地产热度飙升有内外两个必然原因,外因是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风暴迫使正府出台对房市有利的政策,内因是房产的金融属性和贷款政策使其成为平民能接触到的最好的金融杠杆,因此房市的火热不会是昙花一现,等到……”

  姚衣侃侃而谈,程萍却听得云里雾里,急忙伸手打断:“等等,不用,呃,不用讲这么宏观,我说个方向,尚京的楼盘你知道几个?说说看。”

  姚衣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他说的那些程经理听不懂!

  好吧,机关算尽,没想到最后犯了经验主义错误。

  面试也是一种推销,把自己推销给面试官,就要考虑面试官的需求,眼下的情况就是买家需要一颗玻璃珠,而卖家拿出了一颗夜明珠。

  “尚京的楼盘,嗯……”姚衣没有犹豫太久,念头一转继续说道,“我看过上陵金府二期的样板间,二期相比一期有了更多小户型,开发商应该是把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只有夫妻和独生子女的核心家庭看作下一阶段的主要购房群体,如果我是置业顾问,我会考虑去高校招聘会发传单,就算大学生没有钱,他们家里也可能会有,如果应届生决定留在尚京,长辈很可能会帮忙搞定首付,除此以外,我还会想办法从租赁中介手里挖客户信息,针对性推销小户型房源。”

  “好主意!”

  程萍两眼发光,她知道,面前这小伙子虽然年纪轻轻,但眼光和口才都远超楼下那帮老油条,这是天生的金牌销售!

  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人才,今天竟然主动送上门,程萍岂能放过,当即拿定主意,微笑道:“你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我们的需求,我认为你很适合这份工作……”

  话说到一半,程萍正要跟姚衣商谈薪资待遇和入职时间,却被一旁的中年男人打断。

  “咳,小伙子真不错,挺适合做销售。这样吧,今天先到这里,我跟程经理好好商量一下再做决定。”营业部经理大手一挥,无视程萍的眼色,拍了板,“你的电子简历里留了电话号码吗?哦,留了就好,先回去等通知吧!”

  回去等通知?

  这番转折真让姚衣意想不到。

  招聘销售员而已,还用得着开会商议再做决定?

  只要面试官对应聘者满意,通常会当场谈妥入职时间和薪资待遇。只字不提入职条件,直接让人回去等通知,十有八h九是变相拒绝。

  可姚衣为什么会被拒绝?

  堂堂姚氏集团掌舵人,跑来应聘置业顾问,居然会被拒绝?

  噢!那个吴亮!

  想起一脸欠揍的红毛,姚衣大概猜到这是怎么一回事。

  感情这置业顾问的位置已经内定了,难怪吊儿郎当的小红毛敢说姚衣和王强是在浪费时间,估计是他家里长辈替他找了关系,而他自己也知道有这回事。

  没办法,在这个人情社会,很多时候人脉比才华更重要。不过,营业部经理宁愿招一个混子,也不要一个送上门的人才,这足以说明他的眼瞎程度。

  姚衣无意在鼠目寸光之辈身上浪费时间,递给程萍一个微笑后,干脆利落地站起身,将座椅放回原位。

  “不是,姚衣,你先等等。”

  程萍有意挽留,但姚衣不对她身旁的傻瓜抱有任何期待,留下一句“我回去等通知”,便大步走出办公室,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门外,王强已不见踪影,而红毛吴亮还坐在原位,此时看见姚衣出来,他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哈哈大笑:“早跟你说了嘛,浪费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