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活在梦里

  看见姚衣走出售楼部,宋有知急忙扔了手里半根烟,掏出一片绿箭口香糖塞进嘴里大口咀嚼。

  走到姚衣身边,宋有知先用两只手挡在嘴前呼了口气,感觉嘴里的烟臭已经被口香糖的绿茶薄荷味盖住,这才开口道:“老弟,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姚衣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不愿报个假名又不想让宋有知得知自己的身份——等宋有知进了尚合方舟的销售团队,他或许会从别人口中听说姚衣的名字——于是回道:“喊我小姚吧。”

  “姚明的姚?”宋有知见姚衣点头,拿出巴掌大小的记事本写了两笔,接着问道,“要不要回营业部再看看?除了上陵金府,还有其他房源。小姚,信我的,多了解房市没坏处,如果家里有闲钱,投资房产挺好。付个首付,按揭买房,房子到手了再租出去,怎么算都不会亏!”

  这家伙,可真是坚持不懈,也不嫌累。

  不过,干销售这一行,要的就是这种“宁可累死自己,也要饿死同行”的宝贵精神。而且宋有知说的没错,能以30%的首付换来100%的房产使用权,再考虑到货币贬值和物价上升,贷款买房可以说是平民能够接触到的,风险最低、收益最高的金融杠杆。

  不过,姚衣是真不用考虑买房,要问为什么,因为他爹是万恶的大房开。

  “谢谢,但不用了,如果我有朋友要买房,我会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他们。”姚衣朝宋有知竖起大拇指,“在我看来,你是个非常优秀的销售员,只要保持这种工作状态,我相信很快你就会有所成就。”

  “呃……”宋有知头一回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用领导长辈的语气夸奖,一时真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姚衣感觉该了解的都已了解,不必再耽误宋有知,于是说了声还有事要先走,便自顾自地往最近的公交车站去了。

  算算时间,现在回香山名园换套衣服,顺便把最近出台的政策背一背,吃个午饭再到长安路营业部,刚好参加面试。

  宋有知怔怔看着,直到姚衣的背影远去消失,才不甘心地收回视线。

  掏出边边角角都已掉皮的人造革钱包,翻来覆去也没有找到一元零钱,宋有知郁闷地叹了口气,算了,走回去吧。

  往回走了大概两百米,路过一家鸭血粉丝汤时,宋有知的肚子咕咕直叫。

  闻着那扑鼻浓香,遥遥望见食客碗里那晶莹粉丝浸在米黄色鲜汤里,碗沿还垒着鸭血、油果子、香菜、鸭肝和鸭肠,宋有知用力吞了几口口水。

  搞一碗?

  还是算了,之前是打车带小姚去看样板间的,中午就买两个馒头垫垫肚子吧,白面馒头配老干妈,其实也不错。

  宋有知吃的了苦,只是一想到老婆孩子也要跟着吃苦,就觉得自己分外窝囊。

  当初听说房市火热,傻子都能卖房拿提成,喜欢跟人打交道的宋有知毅然离开小裁缝店,投身房产销售行业。

  可没想到甲方(开发商)不仅不给乙方(房地产代理销售公司)很高的利润,还要求乙方把房子卖得又快又贵,代理公司肯定有得赚,可像宋有知这样的底层员工则要看运气,不开盘时没钱赚,开盘了又要承担巨大的销售压力,加班是常态,全年无休假,回到家累得连话都不想说,底薪却只有一千二。

  更糟糕的是,宋有知既没有稳定客源,也没有哄骗客户的技巧,有时候销售一心为客户考虑,反而会让客户得寸进尺,最后即使卖出去房子,也拿不到多少提成,因为他的提CD换成了客户买房的折扣。

  宋有知倒不是一心要做散财童子,他只觉得掏心掏肺对客户好,客户总该会记得,等到客户有亲戚朋友要买房时,也会推荐给他。

  可宋有知却没想到,老客户再介绍新客户时,不仅要让新客户享有相同的折扣,还明里暗里变着法找他要返点。

  饭都快吃不饱了,哪来的返点?

  拿不出好处,最后只能不欢而散。

  那些人的心啊,太复杂,琢磨不透。

  宋有知越想越觉得悲哀,不禁萌生退出的念头。

  辞掉现在的工作,回去安心给人缝缝补补做点衣服,至少能维持生活。

  可坚持了这么久,没有看到回报,怎么甘心?

  走到营业部门口时,宋有知强打精神,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伸手推门。

  刚往里走了一步,宋有知就发现不对,他发现平时对他不屑一顾的金牌小马在看他,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神怪得很。

  该怎么描述这种眼神呢?意外?惊奇?不解?羡慕?嫉妒?

  发生什么了?宋有知正想开口说点什么,便看见一个关系较好的同事端着杯水走过来,扯着嗓子喊道:“老宋,你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

  宋有知接过水杯,有些迷糊,这还是他第一回接过别人递来的水杯,平常都是他给别人倒水。

  “怎么了?”宋有知掏出手机一看,未接来电十多个,可能是刚才走得太快,心里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没注意。

  “我晕,还怎么了?尚合方舟的销售团队点名要你!过去培训两个月,你就能去卖尚合方舟的房了!那边提成千八,买房的大清早就去排队,跟菜市场买白菜一样,你过去就是躺着数钱啊!”

  同事神色激动,宋有知却没什么反应,真不是他修为高深,风轻云淡,而是这个消息太劲爆,把他给震晕了。

  “尚合方舟,要我?”宋有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反复问,“要我?”

  “对啊!”同事往宋有知肩头锤了一拳,“好你个老宋,不显山不露水,真看不出来,请客!必须请客!”

  除了金牌小马,其他同事都跟着起哄,嚷嚷着要宋有知请客。

  这时营业部张经理匆忙走出来,嘴里喊道:“干什么干什么,电话不打了?客户不谈了?还没下班呢!都坐回去!”

  张经理把其他人训了一通,走到宋有知身前时却笑容洋溢,他很自然地勾着宋有知的肩膀带着他往外走。

  走到营业部门外,张经理掏出一包软中华,客客气气地递了一枝给宋有知,低声道:“老宋,你可真不够意思,有这个关系都不跟我说,来,抽烟。”

  “张经理……”

  张经理笑嘻嘻地给宋有知点着烟,打断了他的话:“喊我老张嘛,自己人客气什么,再说,你马上就去尚合方舟了,用不着喊我经理。”

  宋有知吸了口烟,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同事,觉得自己可能是活在梦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