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主角光环

  “抽一口?”

  樊力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把姚衣拉回现实,他低头看了眼仿造香烟外形的电子烟,以较为委婉的方式拒绝。

  “谢谢,我只抽香烟,不喜欢电子烟。”

  “香烟,不好。”樊力说着标准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可讲话的方式颇有点像汉语刚入门的老外。

  “电子烟也不好。”

  姚衣说的是实话,樊力手中的第一代电子烟由于烟量较小,危害不算太大,等到不久后二代、三代、四代直至七代电子烟上市,电子烟对烟民的满足程度逐渐上升,对身体的危害程度也在递增。

  直到四年后,德意志联邦健康教育中心主管实验研究发现,电子烟含有大量丙二醇,会对呼吸道造成刺激引发急性症状,而且烟民使用电子烟时可能将尼古丁和多种未发现的有毒化合物吸入体内,随后呼出的二手烟同样可能危及健康。

  至此,人们才逐渐意识到电子烟的危害,但这丝毫不影响电子烟文化的传播与流行,因为发烧友们发明了各种酷炫玩法,能玩好大烟雾电子烟的潮人,不论走到哪家夜店都是目光的焦点。

  不过此时世界卫生组织尚未对电子烟给出明确结论,这些话自然没法给别人讲。

  想了一会儿,姚衣解释道:“我们国家是电子烟的发明地和主要生产地,但是目前为止国内对电子烟的监管还是一片空白,因为电子烟既不属于药品,也不属于保健品、医疗器械或者烟草。因为没有相关部门监管,所以市面上的电子烟大多是三无产品,没有产品标准,没有质量监管,也没有安全评价。像这样的产品,肯定有安全隐患。”

  樊力认真听完,点头道:“你懂得多。”

  说完,电子烟抬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

  好吧,看来樊力是个固执的家伙,不会轻易动摇自己的观念。也有可能,他是个习惯与危险相伴的人。

  姚衣跟那种人打过交道,对于那些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来说,享受当下最重要,他们可不会考虑香烟酒精对身体造成的危害。

  樊力会是哪种人呢?姚衣更倾向于后者,或是两者的结合,联想到米萌说他对女友很好,樊力很可能是为女友戒烟,而电子烟则是他在戒断期的替代品。

  “樊哥。”姚衣站到樊力身旁,俯视对面街景,貌似不经意地提到,“你的纹身挺酷啊,在哪纹的?”

  樊力转过头盯了姚衣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小姚,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多,小米搬进来也有半年,要是你觉得她太单纯,可以去问白帆。”

  这回应牛头不对马嘴,但姚衣听懂了樊力的潜台词:我住了一年多没出事,米萌住了半年也没出事,要是你还信不过,就去问问房东。

  由此可见,樊力的观察力,比他的刀子更锐利,绝非善茬。

  不过,看他这么坦荡,姚衣反而放心,也许这樊哥以前是个社会人,后来为了女友改邪归正呢,总之他在这里住了一年多没出过事,就算以前有些黑历史,往后再犯事闹事的可能性也不大。

  见姚衣平静如水毫无反应,樊力又补充了一句:“我不问你的事,你也别问我的事。”

  姚衣的好奇心并不重,当即点头答应:“相安无事,就是好事。”

  “嗯,我炖汤。”樊力收起电子烟往厨房走,对话就此结束。

  姚衣没有急着回屋,他站在扶手旁,望着夜空肆意遐想。

  也许樊力是退役兵王?不,国内的兵王可不会满身纹身。

  也许是个低调的杀手?可国内根本没有成体系的隐秘杀手组织,买凶杀人雇来的所谓杀手,大多是胆大包天的流氓地痞,或者没米下锅的失业工人。

  也许樊力根本不是华人,而是从日韩潜逃到华夏,并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汉语?

  本以为今晚的精彩戏份足够多,没想到又添上一位身份神秘、来历不明、浑身透着危险气息的室友。

  啧啧,这可是主角待遇啊。

  姚衣低头看向脚下,心想,说不定那儿有一圈无形的光环正在发挥作用呢!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姚衣端着盆子、毛巾和牙膏牙刷进了盥洗室,洗漱完毕后,硬着头皮开始挑战一项究极困难的任务:更换床单被套。

  说来可笑,读大学时姚衣没住过宿舍,住在家里则有保姆佣人照顾生活,上一世姚衣活了四十年,却从没有亲手换过床单被套。

  没有经验的姚衣手忙脚乱,拆了套,套了拆,折腾了近十分钟才搞定。

  幸好,总算换成了,如果换个床单都要请人帮忙,那么姚衣恐怕要双手掩面,光速遁逃。

  刚躺上床,放在书桌上的iphone3gs陡然震动,爬起身一看,来电显示:姚灵。

  不用问,她肯定知道自己退学的事了。姚衣本打算等工作确定了再告诉姐姐姚灵,免得她担心自己在外面生活困难,却没想到在外地进修的姐姐这么快就得知消息,估计是老妈通知了她,想让她把自己劝回家。

  从穿开裆裤满地爬的年纪开始,姚衣跟姐姐姚灵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弟。

  上一世四十年时间里,姐弟俩从没有因争夺财产利益而生出间隙,这与姚灵的佛系作风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姐弟俩感情至深。

  电话接通,传出空谷幽兰般的女音。

  “姚衣!你这个臭弟弟!退学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跟我说!”

  “姐,好久不见。”姚衣傻呵呵地笑着,“想我没?”

  “你还笑?没心没肺!”

  话虽如此,姚灵却跟着笑出来。

  “哪有好久不见啊,上个礼拜我不是刚回过家?”

  “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姚灵随口开着玩笑,事实上,他至少有三年没有见过姐姐了,自从姚灵出嫁,两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新能源战争爆发后更是想念却不能相见。

  “姐,让我猜猜,是妈让你给我打电话的吧?”

  “嗯哼。”姚灵大大方方地承认。

  “我再猜猜,妈让你劝我回家,回去念书?”

  “嘿嘿,不对。”

  从姚灵的笑声里,姚衣听出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噢?要是别的事,妈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还得找你曲线救国?”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让我跟你说一声……”

  “嗯?”

  “准备相亲吧,哈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