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这波天秀

  姚衣并没有因为呼吸和心跳的加速而失去思考能力,他的思路很清晰。

  面对这种情况,先发制人并不可取,姚衣没学过格斗术,体格也不算健硕,自忖不是纹身男子的对手,就算对方赤手空拳估计也能把他轻易放倒,更何况纹身男子手里还有把剁骨头的斩骨刀。

  打不过,必须走。

  但不能转身就逃,把后背暴露给敌人是最愚蠢的选择,而且米萌还在门前。

  于是姚衣掷出了折叠桌,折叠桌比床上电脑桌稍重,全力掷出能把人砸得眼冒金星。任谁看到一张折叠桌朝自己砸过来,都会下意识躲闪或格挡。

  姚衣并不指望折叠桌能够重伤纹身男子,他只需要迫使对方去应付照脸飞来的折叠桌,而不是举刀劈向米萌或自己。

  掷出折叠桌的同时,姚衣右脚用力将由里向外推开的防盗门蹬回门框,假如对方反应迅速,躲开折叠桌后立刻追击,有不小几率让他迎面撞上防盗门,而要是对方反应不快,被折叠桌当头砸中,那么姚衣和米萌就有足够的逃离时间。

  就在出手的同时,姚衣已想好逃离路线。

  这种情况下进电梯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因为电梯是封闭空间,一旦被持刀男子追上,便会陷入无处可逃的绝境!

  所以,要走安全通道,但不能两人一起走。

  姚衣高中时参加过校运动会田径项目,并凭借腿长的优势取得好成绩,他相信自己跑得比纹身男子快,但对米萌的体力毫无信心,万一往下跑被人追上,肯定凶多吉少,姚衣也无法保护她。

  既然带上米萌可能是个累赘,倒不如利用心理盲区,让米萌放轻脚步直接往楼顶天台走。

  纹身男子听到楼下传出跑动声,一定会往下追,那么米萌就安全了。

  电光火石间,姚衣心念百转,做好计划后毫不犹豫地出手,然后拉着米萌往消防通道跑。

  米萌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地被姚衣拖到消防通道入口,刚要开口便听见姚衣低声说道:“我引他去楼下,你往上走,到了天台立刻报警!”

  姚衣说完,在米萌香肩上推了一把,却见米萌眨了眨眼,小迷糊似的问道:“啊?走哪里去?报警?报什么警?”

  “嗯?”姚衣怔了怔,就算米萌神经粗大,也不至于像这样搞不清状况吧?

  难道,是自己误会了?

  “门里那个是?”姚衣有点懵。

  “那是樊哥啊!”米萌也有点懵。

  要是两人合个影,就是张“二脸懵逼”的表情包。

  这时,2206房门再度打开,一颗留着寸头的脑袋伸了出来,冲着走廊喊道:“小米?”

  “樊哥,我在呢!”米萌扭头喊回去,“你又杀鸡给嫂子炖汤呀?”

  门那边传来一声“嗯”,接着便没了声音。

  杀鸡……

  杀鸡炖汤为什么要脱衣服!

  不能穿围裙吗!

  姚衣满头黑线,嘴角抽搐不已。

  好吧,五谷不分的人,哪里分得清鸡血和人血。

  这也不能怪他,任谁看了樊先生那凶神恶煞的模样不得吓一大跳?更何况他手里还握着一把滴血的斩骨刀!

  米萌隐约意识到姚衣刚才为何那样激动,噗嗤一下笑出声,露出两颗小虎牙。

  她倒是个自来熟,跟姚衣没认识多久,这会儿就敢没心没肺地嘲笑了。

  “你别笑了,这波天秀好吧,秀的我头皮发麻。”姚衣汗颜,伸手扶住前额,跟着米萌往回走。

  在走廊里时,姚衣还有些担忧,毕竟不能确定那位樊老哥到底是在杀鸡还是在剁人,等到进了屋看见厨房里的汤锅和砧板上的鸡块,这才放下悬着的心。

  米萌说的没错,樊老哥果然话少,见两人进了屋,只是点点头便继续忙活,既没问姚衣是谁,也没问姚衣为什么要朝自己扔折叠桌。

  听着干脆利落的砰砰剁肉声,姚衣忍不住问道:“他……樊哥做什么的?”

  “好像是给人杀猪?不清楚诶。”米萌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两盒酸奶,递给姚衣一盒后,一边喝着酸奶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唔系不系以为樊哥黑涩费啊?其实不系啦,他人很好哦。”

  以貌取人固然不妥,但面由心生也不是句空话,要说厨房里那位是个老好人,姚衣不信。

  沉默寡言可不一定就是老实人,心里说句不该说的话,咬人的狗不叫!

  少许功夫,樊哥放下刀,洗干净双手,穿上一件白色纯棉T恤,大步走来向姚衣伸出右手,简洁有力地做出自我介绍:“樊力。”

  姚衣跟他握了个手,礼貌地回应道:“姚衣,姚墟的姚,衣冠的衣,喊我小姚就行,我是今天刚来的房客,住另一间次卧。刚才真是抱歉,眼拙,误会了。”

  “樊哥我跟你讲哦,好巧嘞,我在对面街上卖书签,刚好碰上姚衣,他教我怎么营销,以前卖一块钱的书签,现在卖十块钱都有人抢着要,他特别聪明,人也特别好,就是有点胆小。”米萌神色揶揄地瞥了姚衣一眼,笑道,“你开门的时候把他吓坏了,他以为你是坏人,拽着我就跑。”

  “急着开门,忘了放刀。”樊力冲姚衣点点头,接着对米萌说道,“小米,小姚不是胆小,他不简单。”

  樊力的评价很中肯,如果姚衣真是胆小如鼠一心逃命,肯定转身就逃,哪还顾得上米萌。

  要在一瞬间理清思路并且果断采取行动,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单从姚衣掷出折叠桌、拉回米萌、关上防盗门这几个动作里,就能看出他的机警、敏锐、冷静和智慧。

  “也对喔。”

  有了樊力提醒,米萌回想起姚衣一系列举动,点头赞同道:“要是换个人,可能吓得六神无主了,根本不会……啊!”

  想起姚衣在消防通道入口处对自己说的话,米萌忍不住惊呼。

  “你,你刚才是在保护我?”

  姚衣既不点头也不摇头,算是默认。

  米萌捧着酸奶盒,痴痴看着姚衣,愣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