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狗血淋头

  再回到摊位时,姚衣发现折叠桌上的空白书签已近售罄,只剩一枚。

  摊位前,一男一女相拥而立,明显有意买下最后一枚定制书签。

  只是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竟有意外发现。

  那个女人,姚衣见过。

  并不熟悉,仅仅见过一面,之所以还有印象,是因为距离上次见面只过了不到十二个小时。

  早上退房时,姚衣撞上了昨晚挑灯夜战的小情侣,站在眼前的正是那位淫声浪叫扰人清夜的女主角,虽然此时换了个发型扎成丸子头,乍一看变化不小,可姚衣专门训练过人脸记忆——生意场上对人脸和人名的敏感尤其重要,即便到了手指一滑就能调出多个数据库的信息时代也是如此——一眼就认出了她。

  可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却不是早上那个性格外向的“厚脸皮”男生。

  看得出来,搂着她肩膀的男人有点小钱,至少,他穿得起hugo.boss的衬衫。

  得,撞破了人家脚踏两条船的好事儿。

  这事很巧,也很狗血,事实证明,现实往往比小说更离奇,书中角色说话做事还要考虑逻辑和合理性,现实里的奇葩们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一女二夫外加备胎若干,这类破事姚衣听说过,但没亲眼见过,毕竟在他这个圈子,并不存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许多不了解实情的人总以为富二代的私生活淫乱不堪,其实私生活放荡的是极少数。至少姚衣熟悉的那帮朋友,几乎没人会到外面乱搞,毕竟健康和面子都很重要,万一染了病,不仅丢人,还丢了健康。

  他们解决陪伴需求的方式是看到喜欢的女生,就摆明车马大胆去追,反正家庭条件这么好,在这个愈发拜金虚荣的社会,只要懂得怎么花钱,基本不愁追不到手,至于追到了多久会腻,那是另一回事。

  反正只要不是联姻,腻了就分呗,当面说清楚,该补偿的补偿,该表示歉意的表示歉意,然后再找下一个。所以,除非是心理有问题,喜欢追求这种刺激,否则一般不会出现脚踏两条船的情况。

  想起白天那男生看向女友时眼里的浓浓爱意,姚衣不禁在心里为他叹气。

  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遇人不淑。

  只能说,希望他发现真相时不要太冲动,做出傻事。

  尽管同情,但姚衣不会对此采取任何行动,这算是别人的家事,姚衣作为外人,没有资格插手干涉。

  再说,没有经过调查,怎能妄加评判?

  万一那男人是女生的哥哥呢,万一那小伙其实知情呢,万一这女生有不得已的原因呢?还是那句话,现实往往比小说更离奇。

  这时,那女生也注意到姚衣,她带着疑惑看了一眼姚衣,起初不明白姚衣为什么盯着自己,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骤变,再次看向姚衣,这回她眼里满是担忧,隐隐透出乞求告饶的意味。

  看着她霎时失去血色的脸颊,看着她颤动不已的嘴唇,姚衣选择保持沉默。

  接着米萌和搂着女生的男人都发觉不对,穿hugo.boss、戴金丝眼镜的男青年皱眉问道:“宝贝,你们认识?”

  “不、不认识,是、是他一直盯着我看。”女生慌忙摇头,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话音未落便想到自己这样说大错特错,顿时惊恐得连手都抖了起来。

  男青年投来略带挑衅的目光,姚衣面无表情,坦然道:“不好意思,你长得挺像我以前一个朋友,所以多看了两眼。”

  “你们到底认不认识?”男青年很不耐烦地问道。

  “不认识。”

  姚衣摇摇头,清楚地看见丸子头女生大松一口气,仿佛劫后余生。

  “那你看个毛,真是。”男青年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当着两个妹子的面,他努力保持形象,没有翻脸骂街。

  姚衣心平气和,只当听了几声狗吠。

  遇到这种程度的挑衅,姚衣心里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姚氏集团的主要业务是房地产,成为集团掌舵人之后姚衣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施加的压力,比起那些有能力让姚衣头疼的家伙,这小四眼儿真的算根毛。也许,毛都不算。

  用日后的时髦话来讲,哼,蝼蚁一般。

  “算了算了,不买了,什么破玩意儿,过两天我让我哥们儿从大不列颠给你寄书签回来,英国的书签比国内好了几百倍。”男青年说着,作势要走。

  丸子头女生一心逃离,没有反对,正要转身却被姚衣叫住。

  “哎,等等,看你这么像我朋友,最后一枚书签,送你吧。”

  姚衣说着,取出钢笔,在书签上写下一行正楷: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看到这句话,丸子头女生神色变幻,深深看了姚衣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心虚地瞄向身旁的男青年,却发现男青年正盯着姚衣的手。

  不,不是盯着他的手,而是盯着他手里的钢笔。

  好漂亮的钢笔!

  哥特式艺术的美感被这支钢笔展现得淋漓尽致,六边铑纯银制成的笔帽,每一面看起来都像如宝石般镶嵌在哥特建筑中的一扇窗,辅以繁复花纹,精美到让人窒息。

  “喂,你这支笔……”男青年直勾勾地盯着姚衣,喃喃道,“你这支笔挺不错,我喜欢。”

  姚衣哂然:“怎么,你想让我卖给你?”

  “嘁。”男青年不屑道,“我怎么会用别人用过的东西?你这支笔,在哪买的,什么牌子?”

  啧,还以为他会甩出一沓空白支票,牛逼哄哄地说一句,笔给我,支票随你填呢。姚衣觉得无趣,看这厮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不禁起了心思,决定戏弄他一番。

  “这支笔有点贵哦。”姚衣装作认真地说道,“要用我一个月零花钱才能买一支呢!”

  男青年嗤笑一声,以一种俯视的目光抬头看向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姚衣,掏出一张面额一百的红色纸钞,催促道:“你一个月零花钱还不一定够我一顿饭钱呢,我倒希望它贵点,太便宜的钢笔配不上我的身份。说吧,什么牌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