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当尘封的记忆重现眼前

  “做小生意就能想到这么多,那你真的很厉害呀!你肯定是个商业奇才!以后肯定能做大生意的!”

  姚衣城府极深,深不见底,小姑娘哪里看得出他的心理活动,说是小生意,也就真的信了,但丝毫没有瞧不起的意思,虽没有捧着脸蛋作崇拜状,眼里的钦佩景仰却是显而易见。

  尽管心里住着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可听到如此粉嫩可爱的小萌妹这样夸赞自己,姚衣还是不由得飘飘然。

  这大概是男人的通病,治不了,也不必治,只需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至于盲目自大、目中无人即可。

  再者,适当享受这些愉悦情绪,能够放松大脑减轻压力,往小了说笑颜常开积极阳光,往大了说排郁解忧延年益寿,要不那些成功人士个个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呢?可不全是护肤品保健品的功劳。

  “喔,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小姑娘两只小手压着轮褶裙站起身,接着向姚衣伸出右手,“你好,我叫米萌,老鼠爱大米的米,萌芽的萌。”

  听到米萌的自我介绍,姚衣一时有些恍惚。

  不是因为他听说过这个名字,而是因为米萌提起的那两个词。

  多年以后的米萌再做自我介绍时,一定不会用到老鼠爱大米和萌芽,也许她会说:小米的米,萌萌哒的萌。

  《老鼠爱大米》,《萌芽》,多有年代感的流行词汇。

  04年,《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等歌曲火遍全网,热度持续不降,从五岁到五十岁,几乎人人都会哼唱,那是属于一个时代的记忆,然而十几年后,《我只在乎你》、《梦里水乡》等经典老歌还在量贩KTV里焕发活力,当年的“网红红歌”却已永远尘封在记忆深处,几乎无人再去提起。

  曾经,姚衣的小伙伴们也在打闹欢笑时对着喜欢的女孩唱出俗气又真挚的歌声。后来,他们说,连她们的模样都已记不起。

  《萌芽》,国内第一本青年原创文学刊物,创刊于上世纪56年7月,走过半个世纪的辉煌历程,与创刊于81年的后辈也就是《读者》(原名《读者文摘》)并称双雄,强势占据短篇青春文学市场。

  99年,萌芽联合十三所著名高校合办新概念作文大赛,发掘出韩涵、郭镜明、张月然等80后文化偶像,被人誉为“80后偶像摇篮”。

  曾经,姚衣也痴迷于那些温暖人心、触动灵魂的文字,还尝试过向《萌芽》和《读者》投稿。后来,《萌芽》休刊改版,偶像们或成婚生子,或声败名裂,那些看似深沉的文章,姚衣再也没有捧起。

  “你……你怎么了?”

  米萌的手仍停在半空忘了收回,她觉得眼前的大男孩忽然变得好奇怪,好沧桑,在他眼里看不到波澜,可眼神深处却有一种难言的怀恋,仿佛与久别的老友重逢,欣喜深处,竟有不可言喻的伤感。

  “嗯?”姚衣收回心神,淡笑摇头,握住米萌的小手,两手相触时,掌心仿佛握住一团不会伤人的跳动的火焰,温软,柔滑。

  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姚衣便松开五指收回右手,说道:“叫我姚衣吧,姚墟的姚,衣冠的衣。”

  “姚衣。”米萌重复一遍,用心记住。

  “米萌。”姚衣恶趣味发作,学着米萌的样子重复她的名字。

  米萌不以为意,咬着下唇想了想,认真地想了想,说:“你真是个好人。”

  “哈?”

  姚衣有点懵逼,这究竟是什么神展开?怎么duang的一下就发了张好人卡?这姑娘脑回路果真异于常人!

  米萌开始解释:“空白书签、贴纸、水彩笔,这些都是很好买到的东西,你有这么好的传销办法……”

  “营销。”

  “哦哦,营销,唔,你有这么好的营销办法,完全可以自己过来摆摊,肯定能赚很多,但是你却愿意帮助我,姚衣,你真是个好人!”

  这就是你想太多了,姚衣心说,找你合伙只不过是因为懒得去进货置办摊位而已,不存在好坏之分。

  而且,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优势,要不是米萌坐在折叠桌后面,顾客能笑嘻嘻地接受百倍于成本的售价?

  不过这些话不必讲出口,姚衣可没有让人蛋疼的傲娇属性,他两手一摊,笑道:“既然我这么好,你可别坑我,该分我多少分我多少就好啦。”

  “坑?”

  “就是不要背后算计我。”

  “不会不会不会!”米萌两只小手和两根马尾辫一起摇晃,频率节奏竟完全一致。

  “不会就好。”姚衣随口回了一句,不再说话,目光投向街道,四处寻找报刊亭,他心血来潮,想买本《萌芽》、《读者》看一看,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两年算是最后的辉煌了,至少在初高中校园里大受欢迎。

  暂时没有顾客上前,米萌坐回小凳子上发了会儿呆,主动找了个话题:“刚才看你给别人写祝福语,写得真好看!”

  “嗯,字如其人嘛。”姚衣厚着脸皮自夸一句,扭头问道,“这附近没有报刊亭?”

  “好像没有诶,再说,都这么晚了,就算有也关了,你要看报纸吗?”

  “不,我想看看《读者》和《萌芽》。”

  “喔!你也喜欢看书呀。”米萌指了指不远处的书店,“百香书屋就有啊。”

  对啊,现在的书店都有《读者》和《萌芽》的专栏呢,先前倒是忘了这一点,姚衣冲米萌点点头,快步走进书屋。

  今年《读者》和《萌芽》的定价仍是五元一本,再过几年,通货膨胀,物价横飞,每本要卖到九元十元,大约是学校旁边奶茶店里一杯奶茶的价钱。

  当然,现在五元一本的定价,也跟学校旁边奶茶店里一杯奶茶的价钱持平。

  捧着半月刊站在百香书屋门前,借着书店的灯光看了一会儿,当尘封在记忆里的故事重现眼前,他竟找到久违的感动。

  不深刻,也不做作,不为书里的故事而感动,而为那些渐渐苏醒的记忆而感动。

  原来二十年后,忘了那么多。

  忘了那么多,却以为自己什么都记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