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高明的抢劫

  姚衣觉得,如果能靠卖书签赚取生活费,自己应该会比较开心。

  发传单、端盘子这类工作他干不来,倒不是自持身份,也不是看不起那些用劳动力换取报酬的职业,只是那些工作都要求长时间重复机械式动作,既没有新鲜感,也没有挑战性,更无法让姚衣运用自己所学所长。

  一言概之,无趣。

  姚衣享受过富贵,见识过风雨,对金钱利益并没有太多追求,活得有趣即可。

  DIY书签这事儿就挺有趣,配合姚衣尚未提出的想法就更加有趣。

  有位作家说过,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有人付钱让你去做你喜欢做的事。

  姚衣想,那么第二幸福的事大概就是做一件趣事的同时还能赚到钱。

  希望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愿意给这个机会,因为置办摆摊物件和进货很麻烦,姚衣不想把时间精力耗费在那些无趣的事情上。

  小姑娘瞅了姚衣两眼,将信将疑地问道:“真的吗?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啊?”

  姚衣自忖颜值不低,没长一张坏人脸,不过小姑娘心有疑虑也是正常。

  轻易信任一个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那不是单纯,而是愚蠢。

  “不是帮你,而是帮我自己,我说了,我没钱,我需要赚钱。如果我的方法管用,请你给我一些提成,作为合理的回报,要是你愿意,我们也可以合作,我还有更好的想法。”姚衣丝毫没有囊中羞涩的窘迫,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可能是头一回看到口袋空空还这么洒脱率性浑身透着自信的人,小姑娘睁大了眼睛,盯着姚衣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小鸡啄米似的飞快点头:“那,那你试试吧,平常买书签的都是熟面孔,如果你的办法管用,我能看出来的,唔,分你一半?”

  分一半?是营收额的一半,还是扣除成本后净盈利的一半?估计她还没有这概念。姚衣失笑摇头:“不用那么多,净盈利的三成即可。”

  净盈利三成,听起来不多,但在姚衣看来,这都算欺负小孩子不懂事了。

  小姑娘摆地摊,付出的可不只有货物成本,还有进货摆摊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而姚衣只是随手点拨一下,就要拿走后续整整三成净盈利,说句贪婪都不为过。

  要知道,摆地摊这事儿不是一锤子买卖,只要她没有找到更优质的收入来源,以后就还会来,每多来一天,姚衣的收益就多涨一分,而在之后的过程中,姚衣无需付出。

  当然,在只有口头协议、连公证人都不存在的情况下,小姑娘可以随时反悔,继续用姚衣教给她的营销方法,却不支付提成。

  但姚衣认为她不会这样做,并非信任她,而是信任自己。

  生意场上,要保证合作伙伴不会背叛,讲感情讲人品是没用的,必须讲利益,要想确保合作伙伴不会为了利益而坑你,就让他意识到跟你合作会给他带去更大的利益。

  真不是吹,姚衣至少有一百种方法绑住合作伙伴,那些老奸巨猾的商界大鳄都逃不脱他的掌心,更何况这糊涂丫头。

  “那……”小姑娘犹豫片刻,拿定了主意,“那你试试?”

  行动力满分的姚衣立刻问:“你有纸吗?白纸就行,最好大点。”

  “速写纸行吗?”

  小姑娘从垫在背后的大包包里取出夹有空白纸张的速写板,姚衣比了个OK的手势,接过速写板放到地上,接着拿起折叠桌上的荧光水彩笔,笔走龙蛇写下几个大字,然后将速写板立起,斜斜靠着折叠桌的外沿。

  小姑娘一头雾水,向姚衣投去疑惑的眼神,姚衣神秘兮兮地笑了笑:“等着。”

  等了一分钟,没人过来。

  等了三分钟,没人过来。

  等了五分钟,还是没人过来。

  小姑娘耐不住性子,又看向姚衣,小心翼翼地低声说道:“是不是,唔,是不是没用呀?哎呀,你别灰心,这个办法行不通,还可以想其他办法咯。”

  姚衣一脸平静,没有说话,胸有成竹之人不会做无谓的辩解,静静等待事实证明自己的正确即可。

  又过了一小会儿,一位约摸二十七八的短发女士路过姚衣所在的摊位时,忽然停住脚步,低头看向桌上的贴纸和彩笔。

  “这是……”

  小姑娘刚要开口介绍,短发女士就露出一个微笑:“DIY书签,我知道,嗯,这里没有小猪的贴纸,能请你帮我画出来吗?我想要三枚书签,各画一只小黑猪、一只小白猪、一只小粉猪。”

  小姑娘有点纳闷,这个姐姐怎么知道我会画画呢?不过她没把问题问出口,点点头拿起笔,按照要求在三张书签上画出三个憨态可掬十分讨喜的小猪头。

  短发女士接过书签看了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问:“多少钱?”

  “三……”

  “元”字还没说出来,站在一旁的姚衣突然开口,盖住了她的声音。

  “三十。”

  小姑娘浑身一哆嗦,睁大了眼睛,刚想开口解释,短发女士已经掏出钱包,弯腰在折叠桌上放下两张纸币,一张十元,一张二十元。

  小姑娘的眼睛睁得更大了,要是拍个大头照再加上“瞠目结舌”四个字,就是个极好的表情包。

  “你,我,她,这……”

  结结巴巴还没说出一句话,又有两个穿着三中校服从公交车站方向走来,不约而同在摊位前止步,其中一个拎着小蛋糕的男生看了小姑娘一眼后飞快地低下了头,看着脚尖红着脸问道:“请问,能、能帮我写一句祝福语吗,我的字,不、不好看。”

  姚衣立即答道:“可以,一枚书签十元,DIY祝福语五元,可选汉字、英文、法文、日文,字不好看不要钱。”

  “哦哦,汉字就行,就写……‘祝晓雯永远快乐’,春眠不觉晓的晓,雨字头的雯。”男生说完,郑重叮嘱道,“字一定要好看哦!”

  姚衣嗯了一声,抽出那支价值一套房加一辆车的凯兰帝歌西卡,先在一枚书签的正面写下“祝晓雯永远快乐”,接着在反面写上一行漂亮的花体英文,稍作等待等到墨迹凝固后,姚衣递出书签:“十五元,英文版不收钱,算我给晓雯的生日礼物吧。”

  男生看了又看,爱不释手,付过钱后连说了几声谢谢,欢天喜地地走了。

  小姑娘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老天爷,这个人有没有良心!

  成本不到一毛钱的书签,写两行字就要收十五元?

  这是抢劫!

  可为什么被抢的人那么开心!

  假的吧!

  一定是假的吧!

  小姑娘偷偷掐了自己一把。

  嘶——

  好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