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穷人赚钱真难

  房东白姐果然是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刚接受提议就领着姚衣去楼下打印合同。

  签了附加试住条款的合同之后,白姐给另外两个还没回来的房客打了电话说明情况,接着跟姚衣一手交钱一手交钥匙,最后留个电话便匆匆离去。

  姚衣揣着钥匙进了自己房间,想到住处问题顺利解决,不无得意地笑了起来。

  把上一世驰骋商海的种种手段用在租房这种小事上,颇有些牛刀杀鸡的感觉,出乎意料的是,这感觉真不错,有点毕业大号横扫新手村的满足感。

  不过这也算不上值得夸耀的成就,姚衣只在愉悦的情绪里沉浸了一小会儿,就拿出纸笔坐到白橡木书桌前开始规划。

  三千块是找老妈借的,扣掉宾馆一百房费、一千二租房押金、三百试住期房费和这两天吃饭坐车的耗费,还剩不到一千三。

  如果试住结束没有问题,补交九百房费再扣除之后两天的生活支出,口袋里估计只剩下两三百。

  现在是月初,一般小公司发工资都在中下旬,就算明天成功应聘,后天顺利入职,也要等待近四十天才能拿到第一笔工资。

  两三百块钱,撑四十天?连泡面都吃不起!

  当然,真要死撑也不是不行,反正屋子里厨房用具齐全,去超市里买米买面,每天煮白米饭清水面再拌点辣椒酱,每周买点便宜的促销水果补充维生素,这样吃个四十天倒是饿不死,也不至于吃出大毛病。

  可姚衣是来体验新人生,又不是来受虐,生活质量下降还可以忍受,但要是饭都吃不好,那可不能忍。

  再说,要是爸妈发现自己在外面混得吃不饱饭,姚衣估计等不到第一笔工资发下来就得回家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所以,得先想办法赚钱!

  怎么赚钱呢?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竟把姚衣难住了,因为这是个无法用他过往经验去解决的问题。

  上一世姚衣起步就是高管,从没有为钱操过心,掌舵集团之后更不用提,钱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变动的数字而已。

  如果手里有一笔可观的资金,配合姚起的个人能力和变相预知未来的重生金手指,要不了多久就能挣个丰厚身家,可要是为了赚钱,何必搞这么复杂,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有的是钱。

  那么问题来了,这一穷二白的时候要怎么挣钱?

  姚衣把自己装在帆布两用包里的家当盘算一番,离家时他只带了一双休闲鞋,一双皮鞋,一件商务衬衫,一条西裤和几件换洗衣物,除此之外还有一枝钢笔,连手表都没带。

  这支凯兰帝的限量款六面珐琅歌西卡钢笔倒是挺值钱,换算成国内货币,售价超过两百万,要是把它出手,不光能全款把香山名园这套房子买下,还能再添辆平价奥迪。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且不提这是老妈送给姚衣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只说这支钢笔不是他通过个人努力得来的,就不能把它卖了换钱,否则跟伸手向家里要钱没有区别。

  “该怎么做呢?”

  姚衣低声喃喃,皱眉沉思。

  他需要的是一份支撑生活的兼职,不能影响日常工作,不能占据太多时间,而且要快速获得回报,这样的兼职上哪儿找去呢?

  当家教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他的学生证已经交还,而肄业证放到家教市场上可不具备竞争力,大部分家长本身不具备辨识能力,宁愿选择一个二流大学外语专业或师范专业的在校大学生,也不会选择一个从南联大退学的“坏学生”。

  除了家教还有什么?

  站街发传单?餐馆端盘子?姚衣绞尽脑汁,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兼职,并非他想象力贫瘠,而是过去四十年人生中他从未置身于如此境地,掌握的信息实在太少。

  原本姚衣以为凭自己的本事,赚钱易如反掌,满心都在考虑工作和住处,这时坐下来把账一算,才晓得穷人赚钱竟然这么困难。

  对于事事都有计划的姚衣来说,这是个新鲜的体验,也是个不小的教训,如果找不出解决方案,恐怕只能找人借钱,那可是异常丢人。

  面子可是很重要的,姚衣不想轻易放弃,可枯坐于此并无助益,思来想去,姚衣重新背起包,打算到街上散散步,寻找灵感。

  此时夕阳已落下山头,路灯、车灯和商铺的彩灯争辉相映,没了日光遮盖,更显得流光溢彩。

  对人行道上那些衣着各异脚步匆匆的行人来说,这番景象司空见惯,根本不必要多看一眼,更不会停下脚步品味欣赏。

  于是姚衣成了人群中的异类,他像是来到另一个世界的旅人,脚步又轻又缓,偶尔还会忽然停下,或是退回几步,好几次险些跟别人撞在一起。

  逛了好一会儿,姚衣忍不住发出感慨:“罗丹说的没错啊,生活中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话音刚落,他又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过,城市生活节奏这么快,一旦忙碌起来,谁还有闲情逸致去探寻生活中的美?”

  话糙理不糙,事实真是如此,比如姚衣自己就是例证,刚下楼时他心情轻松,看得见路人脸上的微笑,看得见笼罩路灯的光晕,可一想起接下来的生活费还没着落,他眼里就只能看见贴在路灯上、墙上和玻璃门上的招工启事了。

  顺着香山名园附近的街道转了一圈,姚衣没能找到合适的兼职,原路返回时他发现在街道最繁华的一小段上,有不少小摊贩支起折叠桌开始售卖各种小物件。

  上一次逛街买地摊货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姚衣感觉挺新鲜,顺着一溜小摊看了过去。

  各种各样的商品排成一条起伏不定的长龙,叫人看得眼花缭乱,有袜子,有钥匙扣,有手机壳,有号称产自景镇的瓷器娃娃和陶瓷饰品,还有书签……

  咦?

  书签?

  姚衣停下脚步,抬头看看旁边的百香书屋,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