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没有主线的主人公

  豪宅豪车的钥匙既是身份象征,也是沉重枷锁,将它们尽数卸下之后,姚衣终于摆脱长达二十年的禁锢,只觉得浑身轻松。

  看着镜子里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姚衣展露发自内心的笑容。

  照镜子是自幼形成的习惯,姐姐姚灵总说这是过度自恋,但姚衣觉得这是应有的自我欣赏和自我检阅。

  按照父亲姚起的说法,人必须懂得自我欣赏,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不喜欢,就很难找到对工作、对生活的热爱,那么不论是住在深沟还是住在高楼,他都将远离快乐。

  当然,盲目的自我欣赏并不可取,所以自我检阅也很重要。

  绝大多数学校和单位都会在楼道入口处放置一面正容镜,目的是提醒进入者整理衣冠、注意形象。

  在姚衣看来,仅仅注重外在还不够,还要时常审视内心。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内心是平静还是愉悦,亦或是焦虑沮丧,都会从眼睛里透出几分,所以姚衣喜欢照着镜子看自己的眼睛,看看它们在说什么。

  现在,它们在说:“姚衣,重活这一世,不要再做富二代!”

  “不做了,坚决不做了。”姚衣有点神经质地自言自语,“不过,我要做什么呢?”

  四十岁是男人最巅峰的时期,往前缺乏智慧和阅历,往后少了精力和锐气,在这个时间点重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受,最开始怅然若失,紧接着欣喜若狂,而现在又有些疑惑迷茫。

  重生了,该做什么呢?

  之后二十年里,有不少现象级重生小说改编成影视剧集,这些幻想作品中的主人公大多在遭遇不幸后带着记忆回到若干年前,他们有着明确的目标和天然的动力。

  饱受欺压者揭竿而起,要推翻压榨他们的万恶资本家。

  国破家亡者身负重任,要带领同胞扫除障碍反败为胜。

  就算是太平盛世里的平民百姓,也不至于与世无争。

  总有那么几个敌人,总有那么几个遗憾,总有那么几个追求,或是某个魂牵梦萦的人,或是某件悔恨终身的事,亦或是失之交臂的良机。

  若将重生者的人生概括成一本小说,那么这些让重生者迫不及待采取行动的遗憾就是故事的主线。

  只有主线明确,主人公才不会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瞎忙活,让观众老爷们看得满头雾水,否则就不算是个好故事。

  可是,姚衣的主线在哪儿呢?

  饱受剥削?不存在的。姚衣二十年间从大资本家的儿子变成大资本家,不去剥削别人就算是道德高尚了。

  国破家亡?也不存在。目前经济高涨,国力日益兴盛,日后虽有几番波折,但祖国从未停下前进的脚步。未来二十年,风云际会,人才济济,用不着他姚衣去忧国忧民。

  好吧,既然没有光荣伟大的使命等着姚衣,那么人生遗憾呢?这倒是有,比如以前一直想着背把吉他浪迹街头,品味吟游诗人的浪漫,却始终没有机会。

  但这样的遗憾着实不多,而且随时可以弥补,伸手就能推倒的障碍,如何能驱使主人公开展剧情呢?

  思来想去,姚衣不由发出一声无比吸引仇恨的感慨。

  上一世真是活得太顺了,一切都顺风顺水,几乎没有波澜,因此重生之后竟一时想不到要做什么。

  “嗯,还是想不到,好吧,想不到也好,不必执着于过去,这才算真正的重生,重新书写自己的故事,而不是把之前的故事修修改改,倒也不错。”姚衣对着镜子如此说道,说服了自己,他耸耸肩,以完全放松的姿态躺到宾馆标间的床铺上,一边用指腹轻轻揉按太阳穴,一边思考之后几天的日程安排。

  昨晚用餐结束后姚衣还是住在家里,陪母亲聊了半宿,今早简单收拾几件换洗衣物便坐车到学校办理退学手续。

  这事儿父亲已经同意自然不会反悔,由于姚衣坚持要自己走完流程以示尊重,校方致电确认后专门派来一位辅导员带姚衣到图书馆、校医院、网络中心、教材科、宿管中心、学生处等各部门,在校方准备好的文件上签字并办理手续。

  这是寻常学生得不到的特殊待遇,姚衣正努力摆脱富二代身份,本来不想搞特殊化,但考虑到自己走流程办手续跑个三四天都不一定能搞定,实在太浪费时间,所以厚着脸皮最后享受一回特权。

  不过,即使一路绿灯,要在学校本部分部连着跑十几个部门也不容易,紧赶慢赶总算赶在下午五点半办完退学手续。

  拿到肄业证时,姚衣体力所剩无几,干脆在学校附近吃了碗面,然后在学校附近的宾馆里开了个标间休息——昨天夜里姚母塞了张信用卡给姚衣,姚衣没收卡,但为了让老妈放心,向她借了笔钱傍身,不算多,三千块,在这个物价尚未飚飞的年代,只要省着点用,足够姚衣过渡。

  由于昨晚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此时姚衣已是三分疲倦七分困乏,要不是二十岁的身体精力旺盛,恐怕一沾床就要酣然入梦。

  但没有想好明天要做什么,姚衣就无法安然入睡,正计划着明天的行程,床头柜上的座机忽然响铃。

  这才刚住进来,谁会打这里的座机联系自己?宾馆前台?还是喜欢恶作剧的姐姐姚灵?姚衣皱眉想了想,伸手拿起话筒贴到耳边。

  故作娇媚略有嗲意的女声从扬声器里窜出来,钻进姚衣右耳。

  “哥哥~需要特殊服务吗~我们这里的妹妹胸大喔——”

  住惯了五星级六星级大酒店的姚衣完全没料到会有这一出,足足愣了两秒钟,才摇头失笑道:“不需要,谢谢。”

  “如果稍后需要的话,请记一下这个号码喔~0888……”

  “嘟嘟嘟——”

  姚衣果断将话筒拍回原位,可刚放下电话,便听见墙壁另一边有人咯咯娇笑,让姚衣心头咯噔一下。

  糟糕,忘了大学附近的宾馆还有个别称:炮楼!

  果然,没过一会儿,娇笑变成了娇喘,然后变成呻吟……

  啪啪响声中,姚衣面无表情地戴上耳塞。

  现在他知道他明天要做什么了。

  租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