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离家

  不入流的销售讲价格,三流的销售讲产品,二流的销售讲服务,一流的销售讲理念、概念和信念。

  虽然曾经的姚衣镀金回国后空降管理层,之后平稳晋升决策层,从没有跑过一线,但他手下不乏销售精英和话术大师,照着印象依葫芦画瓢,不算太难。

  姚衣知道父亲是个可以被说服,但不容易被说服的人,所以编造谎言和单纯讲真心话都不可取,要想让父亲买账,必须用精致的概念作为包装,然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换作买车买房这类寻常小事,做到这一步就已足够,但要让父亲支持退学这个决定,光靠讲道理、打感情牌还不够,还要额外附加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既然是做销售,不论概念包装得如何高大上,核心点仍然是利益回报,只不过这里的“利益回报”,并不局限于金钱,甚至不局限于物质。

  而姚衣能给出的最好的回报,就是退学后投入实际岗位,不断积累工作经验,为日后接受姚氏集团做好充分准备。

  这份回报足以打动姚起,堂堂姚氏集团总裁,眼界目光远比中低阶层家庭家长广阔,到了这一层次,最重要的并不是子女是否就读于名校,而是子女在成长过程中是否接受了应有的教育和锻炼。

  说到底,子女成才是关键,而富二代成才的选择总比普通人多,毕竟父辈可以为他们提供大量资源和优越条件,在这一前提下,只要子女明确了未来的成长路线并为之付出努力,富一代们往往不会过于反对。

  以前姚起严格要求姚衣姐弟两人用功学习,无外乎出于两点考虑:一是为了面子,毕竟姚起当年凭自己本事考进顶尖名校,若是虎父生了犬子,背后难免遭人笑话,二是为了让子女接受人文教育,以免三观尚未成型时因种种幼稚想法做出荒唐之事,或是跟身边的狐朋狗友厮混玩乐、空虚度日。

  现在姚衣主动提出投入工作,为日后子承父业接手集团做准备,姚起脸上看不到多少情绪,心里却甚是欣慰。

  从姚衣这一番表现中,姚起看出了属于二十岁的勇敢和果决,也看出了属于四十岁的成熟和智慧,这让他心绪激荡,波澜万千。

  就算在最狂野的梦里,也没想过儿子会成长得如此之快,为人父者,得子如此,怎能不欣慰,怎能不开怀。

  姚起轻轻放下碗筷,冲姚衣点了点头:“坐下。”

  听见这声“坐下”是第一声而不是第四声,姚母顿时松了口气,紧张的气氛一散而空。

  “是。”姚衣乖乖坐下,腰背挺直。

  “能说出这番话来,我相信你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姚起又点了点头,“退学的事,我同意了。”

  同意就好,就怕听见一句再考虑考虑,姚衣嘴角含笑,等待下文,因为父亲说的是“我同意”,而不是“我支持”,可想而知,这事儿还要提提条件。

  果不其然,姚起接着说道:“不过,社会上诱惑很多,像李鸣、梁博翰那几个孩子,还没出校门就玩物丧志,我不希望你和他们一样。你要挑战自己,要接受锻炼,好,我赞成,但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在没有长辈帮助的情况下,你迟迟闯不出个名堂,那就说明你本事不够,还得继续学习。要是让我发现你出了校门只会吃喝玩乐,呵。”

  话不说尽最吓人,但吓不着姚衣,他压根没有诓骗退学方便自己吃喝玩乐的想法。

  凡是能玩的,上一世通通玩了个遍,早就没了那股新鲜劲。

  “放心,偶尔娱乐消遣是免不了,但不至于荒废时光不务正业。爸,妈,如果你们不放心,我不反对你们派人监督或者监视我,不过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

  姚衣说着,取出姐姐姚灵在纽约克第五大道给自己买的Gucci钱包,一一取出里面的物件放到桌上。

  现金、信用卡、会员卡、安全套……

  嗯?

  安全套?

  姚衣眼疾手快,啪的一声把钱包拍在桌上,盖住那外包装色彩斑斓的小雨衣。

  重生以来从没用过钱包,倒是忘了里面还有这玩意儿,姚衣两颊发烫,有点尴尬,但很快恢复正常,镇定自若。

  谁还没个年少风流的时候呢?对吧。

  瞄了眼沉下脸色的老爸和努力憋笑的老妈,姚衣面不改色地说道:“咳,钱包我留在这,哦,还有车钥匙,家里的钥匙,也留下,从今天开始,我靠自己,爸,你可以放心了,没钱没车,我想玩也玩不出花样。”

  “你还有一群朋友。”

  “身上没钱怎么行?”

  父母同时开口,关注点却截然不同。

  “我不会经常跟他们厮混,只会维持必要的人际往来。”姚衣先回答了父亲,接着转头看向母亲,笑道,“妈,我不是去享受,我是去工作,要从底层做起,您见过住五星级六星级酒店、开法拉利上班的底层员工吗?”

  姚母愣了片刻,担忧道:“那你让你爸给你换部奔驰,不,奥迪啊。不然你去坐公交,挤地铁?人又多,又热,给你挤坏了怎么办,有传染病怎么办?哎,你把家里的钥匙拿出来干什么,你不回家啦?外面租房子有甲醛!还有,外面的东西不干净,吃了对身体不好,诶呦,依依,你别逞强。”

  这关爱让姚衣有些感动,感动之余,还有点哭笑不得。

  不管多大年纪,在老妈眼里都像个三岁小孩啊,连衣食住行都要担心。

  “好了好了,姚衣是二十岁,不是十二岁,如果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险,我怎么活到这一把年纪?”

  对妻子说话时,姚起的语气不再严肃威厉,而是带上了些许温柔和无奈。

  “那能一样吗?”姚母护子心切,当即反驳,“我们那个时代可没有地沟油、黑心棉跟瘦肉精,喏,你看看新闻,现在还有香精茶叶,尿素豆芽,甲醇酒,硫磺馒头,还有……”

  碎碎念里,家庭气氛愈发浓郁,父子再次对视,早年军伍出身、行事风格直接干练的姚起冲儿子摆了摆手:“我能看到你的决心,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收拾几件衣服就可以出门,退学的事自己办好,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