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你怎么不戴手套?

  “你知不知道你闺女现在去哪儿了?”感觉到这个李丹大有问题,赵玉立刻向老人询问,“怎样才能找到她?”

  “警官,你要问的事,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找我女儿做什么?”老人还在担心钢琴的问题,害怕赵玉会去戳女儿的伤口。

  “没什么,我们只是需要掌握她的一些信息而已,并不见得真去找她!”说着,赵玉给她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张口胡诌道,“我也是完成任务而已!还有啊,警方现在调查的事儿有可能跟当年的钢琴比赛有关,没准儿,还能把当初害你女儿的那个人找出来呢!”

  “哦……”老人略显狐疑地琢磨了一下,对赵玉说道,“我女儿应该在演出剧团呢!可能是市文化宫那个剧团吧?她今天走的时候还跟我说过,今晚她有可能跟随剧团下乡演出,有可能需要四五天才能回来呢!”

  哦?

  外出?

  赵玉心里不免一紧,怎么这么巧,李丹偏要赶在这个时候外出?如果她真的是剁手案的元凶,那么这会不会说明……她又要出手了?

  “哦……警官呐,要不这样,”老人积极配合,“我给我女儿打个电话,问她一下?”

  “嗯……不用了!”赵玉连忙摆手。如果李丹真有问题,那么打电话难免会打草惊蛇,不如暗中调查更好一些。想到此,他便对老人说道,“行了,不用打了,我的任务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别给你们添麻烦了就!”

  说着,他迈步就往外走。他自然是想快些给李贝妮打电话,让她查询一下李丹的位置,看看她到底在没在剧团?

  然而,当他向外走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一个不大对劲儿的地方,只见与客厅相连的一间卧室门上,居然挂着一把锁。

  看到这把锁,他不禁又停住了脚,问:“老太太,这个门为什么还上着锁呢?”

  “哦,这个是我闺女的房间!”老人如实回答,“我闺女嘛,爱干净!她的屋子平时都是锁着的,不让外人进!”

  不让进?

  这一下,赵玉更加好奇,忙问老人能不能给打开一下,他要进去看看。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老人连忙摆手,“我闺女特别忌讳别人进她的屋子,连我都不让进呢!而且,平时钥匙都是她自己带着的,我也进不去啊!”

  “没事儿!我能打开!”赵玉毫不介意,伸手就去摸那门锁。

  “不行!真的不行!”老人就像堵枪眼一般挡在了门前,不让赵玉接近。“求求你了警官,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女儿她有洁癖,要是知道有人进了她的屋子,她的老毛病就会犯的!我求求你了,我女儿本来就够痛苦的了,就别再往她伤口上撒盐了行不?”

  洁癖?

  真的是洁癖吗?

  事到如今,赵玉觉得,就算案子又查错了,他也必须得进去看一看才行。要不然,他自己也不会死心!

  可是,老太太堵在门前,大有舍身取义之意,是绝对不可能让他开门的。面对这样的老太太,赵玉更加不能动用武力。

  怎么办?

  这种难题或许能难到普通的警察,却难不住赵玉这样的滑头,他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连忙黑着脸问老人一句话:

  “老太太!我问你,对于你女儿来讲,是洁癖重要,还是命重要?”

  “啊?”老人瞬间凌乱,嗫喏着问,“警官,你……你什么意思?”

  “唉!”赵玉重重叹一口气,假装为难地说,“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事到如今,为了救你闺女的命,我也只能对你实话实说了!实不相瞒,我今天之所以来找你闺女,就是因为有人想要——害她!!”

  “啊!?”老人大吃一惊,身体又哆嗦起来,“谁?谁这么缺德,竟然要害我的女儿啊?”

  “可能是当年放刀片的人,也可能是别人!”赵玉随口瞎掰,“你女儿可能是掌握了什么重要的证据,所以我才想要看看她的房间嘛!要是能快些把这个坏人绳之于法,你女儿不也就安全了?”

  “这……这样啊!”老人吓得六神无主,哆哆嗦嗦地说道,“不行,我得赶紧给我女儿打个电话,让她小心点儿!”

  “不用了,放心吧!”赵玉连忙制止,“我们已经派了一队人马保护你女儿去了!这事儿不用你操心,但是你闺女的房间,我必须得进去看一下啊!这样吧,你相信我的技术,我保证做得不留一点儿痕迹,让你闺女看不出来!”

  “真的?”听到赵玉的话,老人这才缓缓离开了门口。

  “放心吧!我是专业的警探嘛!”赵玉笑呵呵地走到门前,也不用改锥什么的,直接一手按着门框,另一手用力一错,那锁鼻的连接处便砰然崩开。

  “你看,锁是完好无损的,等我出来的时候再把锁鼻钳好,就万事大吉了!”赵玉冲老人做了个OK的手势。他以前可没少干这些溜门撬锁的勾当,对此自然轻车熟路。

  吱呀……门开了。

  随着迎面扑过来一股类似松香的味道,一个干干净净的房间,跃然于赵玉面前。

  虽然屋中摆设极为简陋,但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地码放着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由此可见,房子的主人不但爱干净,而且还是一个生活极为细致的人!

  虽然赵玉的刑侦经验并不丰富,但看人却是有一套。只是这一眼之下,他便敏锐地察觉到,这个李丹的性格,似乎和剁手案凶手的心理侧写十分吻合。

  剁手案的凶手同样是个极为细致,沉着冷静,能把各种细节处理得非常完美的人。

  赵玉迈步进入房间,老人本想跟着进来,赵玉却拦住了她,说你在门外看着就行了,进来的人越多,被你闺女发现的概率就越大。

  老人也挺听话,只得站在门外观瞧。

  房间不大,里面总共没有几件家具。除了一张老式的大木床外,还有酒柜、衣柜、书柜各一个,几样家具造型古旧,却是保护得异常完好,历久弥新。

  简单地观察一番之后,赵玉觉得如果想要得到什么信息的话,恐怕只能到书柜那里寻找了。

  书柜中的书很多,每一本都保护得非常干净完整,而且还被李丹仔细地分了类。

  通过分类与书名,赵玉可以看出李丹的涉猎范围非常广,从文学、科学、甚至工艺学还有医学等等,全都有所涉及。

  尤其是医学那一栏,竟然有好几本关于麻醉学与解剖学的书!

  看到这几本书的那一刻,赵玉不免大为激动,他刚想伸手拿一本看看,却忽然听到门口的老人喊道:

  “警官,你怎么不戴手套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