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至于吗?

  “赵玉!”张景峰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冲赵玉大骂,“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我去你奶奶个腿儿的……”赵玉抄起已经折为半截的台球杆,迈大步朝张景峰就冲去。看那架势,好像他要用球杆直接把张景峰捅死似的。

  “我查!我查还不行吗?”张景峰吓得连忙摆手,“不就是查个人,至于吗你?”

  “这话我还想问你呢!不就是查个人,至于吗你?”赵玉反问一句。

  “好好好……怕了你了……走吧!”张景峰真的是服软了,他再不要脸,也怕赵玉这种不要命的。

  “慢着!”谁知,赵玉目的达到,却并没有罢休的意思,他指着那些折断的球杆问道,“我打了这么多杆,你可还没给我钱呢!”

  “什么!?”张景峰蓦然无语。

  “我算算啊!”赵玉则不紧不慢地算道,“一杆50,我一共打了4杆,正好200。哦……还有,后来咱玩儿打球的了,一个球20,我一共打了7个球儿,140加200,你一共输给我340块钱!提前说好,我可不打折啊!”

  “什么!?你?”张景峰想疯的心都有了,哪儿有这么不讲理的?咱们打的是台球,哪儿有这么打的?打几杆,就是把杆打断吗?

  “耶?”赵玉眉毛一挑,“咱不是说好的吗?想赖账啊你?怎么着……要不……咱再玩儿会儿?”

  说着,赵玉重又捧起一把台球。

  “别别别……”这时,旁边的年轻警官急忙跑过来点头说道,“我们输了,输了!这钱我掏!我掏!”他快速地掏出钱包,取出几张百元大钞拍在赵玉面前,“喏,500块,甭找了!”

  赵玉慢慢地把钱拿在手里,歪着脑袋,斜楞着眼睛冲那小警官说道:“行,算你识相!有前途!”

  说完,他转过身踢了躺在地上的老板一脚,把500快丢在了他的脸上:“喂?死了没有?这点儿钱你拿去吃个喜儿吧!要是你以后想要天天吃喜儿的话,你可以到警察局重案组来告我啊!听懂了没?”

  这时候,台球厅老板已经从眩晕中缓了过来,看到凶神恶煞般的赵玉,连忙嗫喏地点头答道:“不敢!不敢!”

  “喂!老张,愣着干什么?走啊?”赵玉像吆喝犯人似的吼了一嗓子,张景峰发作不得,只能低着脑袋跟赵玉离开了台球厅。

  对于刚才砸场子那一幕来讲,不过是赵玉以前的家常便饭而已。今天重操旧业,感觉不太顺手,因为身后少了五六十个小弟!

  作为青龙帮金牌打手,赵玉有一句属于自己的名言: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我从来不考虑其他选择。

  正所谓杀人诛心,经过赵玉这么一番癫狂表现,不管是台球厅老板还是张景峰,已然被他制服,再不敢造次。

  张景峰配合地跟他回到办公室,帮他查找起女神童一家的下落来。

  本来,寻人是张景峰的独门秘籍,不想让赵玉窥见的。然而,赵玉担心这孙子不老实干活,随便敷衍他,所以拉了把椅子,一个字不落地看他如何操作,把张景峰气得都快不行了!

  遇到这种不光不要脸,还不要命的主儿,实在是没处说理去了。

  赵玉也不是傻子,没多久就看出了张景峰寻人的门道来。原来,他并不是按照常规的寻人方法,去找什么身份证、户口本、银行卡以及出入境记录之类。他竟然直接登录到了各大医院的医疗信息库,去调取与目标条件相符的医疗记录。

  高!

  赵玉不禁大为佩服,这一招儿实在是高!一个人就算如何再更名改姓,也是无法更改掉自己的医疗信息记录的,除非这个人一辈子不去医院看病!

  很快,六七条符合条件的医疗信息被张景峰调取了出来。

  “最早的一条可以追溯到15年前,”张景峰指着上面的信息说,“李树勋,凤岭县李家庄人,身份证号和户籍处的号码吻合,因心脏病住院,住进了市医院心内科!此后,这个人又陆续住过两次医院,都是同样的病情。

  “再看……”张景峰又指着后面的一条,道,“这是最新的一条医疗信息,是去年5月份登记的,在市中心医院肿瘤科。患者郝凤莲,凤岭县李家庄人,登记的身份证号同样与原始号码吻合。身份证已经过期了,但因为是自费,所以医院仍然按照过期身份证号登的记。”

  李树勋就是钢琴神童李丹父亲的名字,郝凤莲则是母亲名字。得到这样的消息,至少可以说明,女神童一家非但没有人间蒸发,而且还一直在本市居住。

  哎?

  这就更奇怪了,赵玉琢磨,既然他们还在本市居住,那干嘛要销声匿迹呢?难道……这里面真有问题?

  “老张,有没有可能找到患者的住址呢?”赵玉忙问,“我要最近这一次的!”

  “可以!”张景峰边打字边说,“不过,如果她刻意隐瞒,住院时登记了一个假地址的话,那我可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

  张景峰不愧是高手,话音未落,结果已出。

  “喏……就是这里!”

  赵玉弯腰看了看显示屏,仅仅看了那么一眼,便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当他把这个地址输入到地图软件中寻找之后,更是震惊得呆若木鸡。

  “怎么了?”

  张景峰看到赵玉脸色不对,刚想问个究竟,却被赵玉一把拉住。

  “快!”赵玉急切地嚷道,“把这些资料,全都发到我手机上!一个字儿也不能落下!我……我得赶紧走了!”

  “这……”

  张景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按照赵玉的要求去做。

  赵玉离开警局,开警车直奔张景峰查出的地址而去。开车的时候,赵玉感觉非常紧张,手心全都是汗。

  虽然他还搞不清楚整个剁手案的来龙去脉,但是眼前得到的这个地址,却让他更加确信,自己的破案方向是绝对正确的!

  这一次……应该不会再错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