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可怜的小姐姐

  “海草,海草,海草……”

  一大清早,已经打坐修行一整夜的宁羽,突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惊动了。

  他中断修行,走出自己的房间。

  “这是……”

  宁羽一遍又一遍地揉着眼睛,确认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只见。

  在庭院中。

  一名带着银色面具的黑衣女人,正一边哼着歌,一边扭来扭去,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

  对了,老祖还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看得津津有味。

  “这是什么情况……”

  宁羽越看越傻眼。

  这个女人是谁?

  她和老祖是什么关系?

  最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跳这种古怪的舞蹈?

  为了解除心中的疑惑。

  他走到顾白身旁,小声问道:“老祖,这女人是谁?”

  “云雾山真传弟子苏鸾。”

  顾白头也不回地道:“昨天晚上,这小娘皮跑到本座的房间,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被本座抓到了,罚她跳海草舞一万遍……”

  宁羽听得一头冷汗。

  原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竟是一名云雾山真传弟子。

  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

  身份地位,比他这位赤焰国十三皇子,不知要高贵多少倍。

  然而。

  就是这么一位大人物,竟然半夜跑到老祖的房间,还得罪了老祖,然后被如此羞辱惩罚。

  虽然他不知道海草舞是什么舞。

  但光是看着,就让人尴尬,还要跳一万遍……这绝对是世上最恶毒的惩罚之一。

  由此可见,老祖必然是极度生气。

  想到这里,宁羽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继续打听道:“老祖,她到底犯了什么事?”

  顾白淡淡地道:“她摸了本座的头。”

  “嘶!”

  宁羽猛地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云雾山的苏姓女弟子,胆子也太大了吧,竟敢摸老祖的头。

  这可是老祖最大的忌讳。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老祖的秃头更摸不得。

  这个女人,没有被老祖当场打死,已经是老祖手下留情了。

  宁羽在心中为苏鸾默哀一句。

  很快。

  白玉妃和高大鹏等人,也被惊动了,纷纷跑出来围观。

  “这是什么舞,好丑好奇怪。”

  “我觉得挺好看的。”

  “加油,再来一遍。”

  众人一边围观,一边评头论足。

  完了!

  太羞耻了!

  我苏鸾的一世英名,全部毁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正一遍又一遍尬舞的苏鸾,羞耻的浑身发抖。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

  她一定不会跑来这里,更不会手贱,去摸那个秃子的秃头……

  呜呜。

  她就不该离开云雾山!

  一想到自己离开云雾山,来到赤焰国之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苏鸾顿时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一个时辰后。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顾白喊停,“还差九千九百三十三遍,你就可以走了。”

  苏鸾默然一点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的尊严,虽然被狠狠践踏了,但至少她的清白被保住了。

  面对这个比魔鬼还可怕一万倍的秃子大魔头,她还能怎么办,她真的别无选择了啊。

  毕竟,她想逃都逃不了。

  在她的身体周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正死死地镇压住她。那种感觉,就像被关进了一个无形的囚笼,插翅难飞。

  “苏姐姐,你跳这么久了,喝点水吧。”

  白玉妃端来一杯清水,递给苏鸾。

  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对于这位胆大妄为,又倒霉可怜的小姐姐,她只能深表同情。

  敢摸尊上的头,真是神仙难救了。

  她只是一名小小的侍女,人微言轻,无能为力,只能送一杯水,表示一下关心。

  苏鸾冷漠地一摇头。

  她就是渴死,也不会喝一滴水。

  在她看来。

  这位给她送水的漂亮小姑娘,和那个邪恶的秃子,就是一伙的,不安好心。

  谁知道水里有没有下药。

  “唉。”

  被冷冷拒绝的白玉妃,幽幽叹了口气,道:“苏姐姐,尊上现在很生气,才会这么惩罚你,等尊上什么时候气消了,就会放你走……”

  闻言,苏鸾不由心中一动。

  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位外表清纯美丽的银发女孩,语气真诚,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或许。

  这位姑娘可以帮到她。

  于是,她伸手从白玉妃手上接过那杯水,转过头去,掀开面具一角,露出嘴唇,轻轻喝了几口。

  喝完后,她放下面具,冲着白玉妃一点头,“多谢姑娘。”

  “叫我玉妃就好了。”

  白玉妃甜甜一笑,安慰道:“苏姐姐,你好好听尊上的话,不会有事的。”

  “嗯。”

  苏鸾苦笑着点点头。

  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慢慢寻找机会脱身。

  “苏姐姐,你为什么要一直带着这个面具?”白玉妃好奇地问道。

  “小时候,姐姐曾定了一门婚约……”

  为了拉近与白玉妃的距离,苏鸾不惜将自己的一些隐私给说了出来。

  白玉妃听得津津有味。

  这位来自云雾山的小姐姐,身上的故事,还真是充满了传奇色彩。

  一出生,天降异象。

  三岁那年,被云雾山的高人看中,带入云雾山修行。

  刚满十岁,就成为云雾山真传弟子,在云雾山的安排下,还缔结了一门婚约。

  然后,她就一直带着这张面具,等待出嫁。

  今年,苏姐姐已经二十八了。

  也就是说,她带着这张面具,已经有十八年了。

  “苏姐姐,你的未婚夫是谁?”

  白玉妃一颗少女八卦心,瞬间被点燃了。

  “我没见过他。”

  苏鸾轻轻一摇头,然后一脸肯定地道:“但我知道,他是这世上真正的天之骄子,万古不出的奇才!”

  “哇。”

  白玉妃惊叹一声。

  “玉妃妹妹。”

  苏鸾趁势拉起白玉妃的一只手,试探性地问道:“你和那个秃……尊上,是什么关系?”

  白玉妃一抬下巴,骄傲道:“我是尊上的侍女!”

  “哦。”

  看着一脸骄傲的白玉妃,苏鸾不由一声叹息。

  如此天真善良的小姑娘,深陷魔掌,而不自知,当个侍女,都能引以为傲。

  那个秃子,还真是个魔鬼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