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我怕你受不了

  不知何时,宁姬已经换了一身装束。

  她身上只披着一件粉红的笼纱轻袍,里面不着寸缕,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在粉纱的掩映下,别具诱惑。

  “大师,宁姬敬你。”

  宁姬挨着顾白身旁坐下,拿起桌上的酒壶,先是替顾白斟了一杯金红色,香气四溢的灵酒,随后也给自己的杯中斟满,“能有幸结识大师,是小女子的荣幸。”

  顾白接过酒杯,往口中一倒。

  “嘿,这酒不错。”

  顾白咂吧咂吧了一下嘴,品味着口腔和喉咙中的浓郁酒香。

  “这是用六十三种千年灵果灵草秘制而成的灵酒,名叫金红玉,酒气浓郁,千年不散,专供皇室,外面可喝不到呢……”

  宁姬一杯酒下肚,雪白的脸颊上立刻多了两晕玫瑰般的红霞。

  然后。

  她螓首顺势往顾白肩头一靠,那张娇艳欲滴的脸庞上,带着一丝丝慵懒之意。

  还有一缕缕幽香,伴随着淡淡的酒香,从她的身上散发而出,让人闻之欲醉。

  顾白却是坐怀不乱,继续埋头苦吃。

  这女人,玩什么把戏,他看的一清二楚。

  不就是想色诱他吗。

  他虽然九万年没有开过荤腥,但作为一名来自地球的老司机,就算约炮,那也要挑人不是。

  这位骚气逼人的二皇女,他可看不上眼。

  另外。

  这个女人,虽然有点作,但毕竟是宁羽那小子的姐姐,他决定胯下留情,放她一马。

  然而。

  宁姬却是没有体会顾白的一片苦心,继续各种肢体勾引,外加各种语言暗示。

  什么大师我好热,大师我胸口好闷之类的……

  啪!

  顾白伸手在宁姬的翘臀上狠狠一拍,语气玩味地道:“女人,你就这么想和我睡。”

  闻言。

  宁姬眼神僵了一下,然后瞬间恢复自然,语气委屈地道:“小女子只是倾慕大师罢了。”

  顾白转头看了一眼宁姬,“睡还是不睡?”

  宁姬娇躯猛地颤抖了一下,低下头,咬着牙道:“睡!”

  “哈哈。”

  顾白却是笑了笑,然后吐出四个字,“本座不陪。”

  “你!”

  宁姬豁然站起身,伸手指着顾白,气得浑身发抖。

  她舍掉尊严,如此低三下气地逢迎巴结这个臭男人,最后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打脸。

  她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坐下。”

  望着不再伪装,彻底撕破脸的宁姬,顾白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笑眯眯地道:“本座之所以不陪你睡,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

  宁姬冷笑一声:“明明是故意羞辱本王,何必假模假样,惺惺作态。”

  “你想和我睡,无非是想采阳补阴,从我身上获得好处。”

  望着神情一变的宁姬,顾白微微一笑道:“本座损失一点元阳,倒是无所谓,可就怕你受不了啊。”

  “什么?”

  宁姬盯着顾白,目光惊疑不定。

  “这都听不懂?那我就直说了。”顾白喝完杯中的酒,道:“本座这一炮下去,你会原地爆炸,当场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

  “简单说,和我睡,你既不够资格,更没有那个本钱!”

  ……

  “皇姐,你怎么了?”

  重新回到内帐的宁羽,看了一眼魂不守舍的二皇姐,又看了看那位依旧狼吞虎咽的老祖。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宁姬抬起头勉强一笑后,道:“十三弟,皇姐有些闷,你陪我出去走走。”

  “好。”

  两人出了帐篷,来到离火河畔,沿着河岸慢慢走着。

  “羽弟。”

  宁姬忽然幽幽一叹:“皇姐这些年冷落了你,你不会怪罪我吧。”

  “当然不会,宁羽从小丧母,若不是皇姐的照顾和护佑,宁羽能否活到成年……”

  宁羽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了。

  “其实。”

  宁姬停下脚步,道:“羽弟你成年之后,皇姐我故意疏远你,是不愿你与我有太多牵连。”

  “皇姐此话何意?”

  宁羽面露疑惑之色,仔细看了一眼二皇姐,发现她面容深沉,神色冷漠,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事到如今,有些事情也不必瞒你了。”

  宁姬摸出一张玉符,轻轻一捏碎,光芒一闪,两人的身影凭空消失。

  “禁绝罩!”

  宁羽面色不由一变。

  禁绝罩,隔绝一切神念灵识,与外界彻底隔绝。

  “现在我说的话,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听到。”

  宁姬直视着宁羽,沉声道:“这些话,也是我第一次对外人谈起。”

  “皇姐请说!”

  宁羽心中一凛,他知道,二皇姐接下来要说的话,肯定非同小可,否则也不会用到禁绝罩这种东西。

  “你幼年丧母,我在十七岁那年,母后也死了。”

  宁姬语气淡漠地道:“我不知道你的生母是如何死去的,但我知道,我的母后是如何死的,她就死在我的眼前,被那个老东西活生生打死。”

  听到这里,宁羽突然打了一个激灵。

  “我十六岁成年,按照赤焰皇室的规矩,必须自立门户,以后不准再与母后相见。”

  宁姬接着道:“一年之后,我听闻母后恶疾发作,便不顾禁令,偷偷溜进皇宫探望母后,结果被那老东西发现了。”

  “羽弟,你深知皇室规矩,这件事错在于我,受罚的也应该是我。可那老东西,却说我是皇室千年一出的天才,不忍对我下手,还说是母后惑乱了我,于是,他便当着我的面,亲手打死了母后。”

  说着,一行清泪,从她的双眼淌下,“时隔这么多年,每次闭上眼,我都能看到母后那浑身都是血的身体,还有临死之前,看向我的笑容。”

  “唉……”

  听完宁姬的话,宁羽一声叹息。

  他没想到,二皇姐竟然经历了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

  更没想到,他们的那位父皇,竟然冷血无情到了这种地步。

  难道,他的生母也同样……

  宁羽浑身毛骨悚然,不敢再细想下去,他深吸一口气,道:“皇姐,你想让我做什么?”

  他知道,二皇姐向他透露这个秘密,肯定是有目的。

  “帮我。”

  宁姬伸手抓住宁羽的手,斩钉截铁道:“杀了宁天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