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放点血真难

  嗡!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宁姬手上鱼竿一震,有猎物咬钩了。

  钓线瞬间被拉得笔直,嗡嗡作响。

  鱼竿被拉成了一张弓。

  一手持竿的宁姬,气定神闲,开始熟练地遛起鱼来。

  生活在岩浆河中的火龙鱼,生性凶猛,力大无穷,若是强行将其拉出河面,会引发火龙鱼的暴走。

  到时候,钓线会被挣断。

  暴走状态的火龙鱼,力气之大,可不是这一根细细的钓线可以承受得住的。

  所以,在将其拉出河面之前,要尽量损耗它的力气,使其筋疲力竭。

  这是钓火龙鱼的关键所在,与此同时,也最考验钓者的经验和手段。

  绝大多数钓者,都是在这里功亏一篑,与珍贵的火龙鱼失之交臂。

  让火龙鱼上钩,不太难,但让火龙鱼上岸,非常难!

  宁姬却是没有这方面的担忧。

  毕竟,她来这里钓了无数次的火龙鱼,若论经验之丰富,手段之娴熟,放眼整个离火城,比她强的也没几个。

  这是她的最大底气所在!

  不一会儿。

  她将那只咬钩的火龙鱼遛的差不多了,瞄准时机,猛地一发力。

  哗啦一下。

  一条赤红如血、长得像蛟龙的怪鱼,被她拉出岩浆河,然后甩在了岸上。

  立刻有人扑上去,将这条半人长、浑身布满红鳞的大鱼,直接敲晕过去。

  火龙鱼性情暴烈,而且体内蕴含着强大的火焰能量。

  火龙鱼被人抓住后,发现无法逃脱,就会自爆自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所以,火龙鱼被钓上岸后,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在其发狂之前,将其敲晕过去或者杀死。

  “一条。”

  宁姬目光略带挑衅地看了一眼顾白。

  顾白没有鸟她,继续盯着自己的钓竿。

  没有任何动静。

  莫非是这个地方风水不好?

  于是,他挪了挪位置。

  “大师,钓鱼要沉心静气,切忌心浮气躁,看,本王又上钩一条了。”

  宁姬一边对顾白‘谆谆教导’,一边开始遛第二条火龙鱼了。

  添加了她的赤焰之血的鱼饵,效果超乎想象。

  这附近的火龙鱼,只怕都被吸引过来了,而且只吃她的鱼饵。

  其实。

  若不是因为那个赌约,她才不会使用这种损耗精血的方法去钓鱼。

  她钓火龙鱼,纯粹是一种兴趣,钓多钓少,随缘。

  当然,今日除外。

  为了赢过某人,给某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她决定全力以赴了。

  “嗬,女人。”

  被宁姬不断嘴炮嘲讽的顾白,轻轻一撇嘴。

  这个C杯女,心眼真是够小的。

  不过。

  时间快过去一半了,再这样下去,他搞不好要挂零惨输啊。

  看来,必须开大绝了!

  “过来。”

  他冲着不远处的宁羽一招手。

  同样毫无收获的宁羽,放下鱼竿,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尊上,您若是不好意思开口认输,由我来。”

  “放屁!”

  顾白瞪了一眼这小子,道:“本座是会输的人吗,去,帮我做一点事情。”

  “啊……这样能行吗?”

  听完顾白的话,宁羽一脸怀疑表情。

  “别啰嗦,时间不多了,快去!”

  顾白一挥手。

  “哼!”

  已经钓上第四条火龙鱼的宁姬,看了一眼窃窃私语的两人,心中轻哼一声:“不管你玩什么把戏,这场比赛,本王赢定了。”

  她转过头去,继续专心钓鱼。

  按照顾白的吩咐,宁羽去了一趟营地,很快又跑了回来。

  他的右手上,端着一只玉碗。

  碗中有半碗清水。

  左手上,捏着一柄匕首,闪烁着幽暗的金属寒光,一看就绝非凡兵,正是之前宁姬用过的那柄。

  “给我。”

  顾白从宁羽手中接过匕首,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显然是准备效仿宁姬,来个以血钓鱼。

  正钓鱼的宁姬,又往这边瞄了一眼。

  “嘁!”

  看到顾白的动作,她忍不住嗤笑一声。

  然而!

  下一秒,她却是笑不出来了。

  用寒星陨铁打造而成的绝品匕首,竟然割不开那个臭男人的手指。

  她看的一清二楚。

  那个臭男人,正使用寒星匕首,使劲的割自己的手指。

  然而,无论他如何用力,直至寒星匕首弯曲了,都没法割破一点皮,流出一点血。

  “本王没看错吧……”

  宁姬瞪大一双美眸,看得一脸懵逼。

  这个臭男人,到底是什么怪物啊,肉身竟然变态到这种程度,连寒星匕首都割不动……

  嘶……

  她长长吸了一口凉气,忽然有点明白,为何父皇对此人如此关注了。

  “什么破玩意儿。”

  顾白将报废的匕首丢到地上,一脸郁闷。

  想流点血,咋这么难呢。

  看样子,他这具肉身,防御之强,别说是拿神兵利器砍,恐怕就是拿原子弹都炸不动。

  “难道真的要输?”

  顾白看了一眼远处那个女人,狠狠一咬牙。

  不行!

  自己打的赌,含着泪也要赢!

  对了……

  顾白突然眼眸一亮,他的皮肤自带无上防御,外界之物很难破防。

  但他的牙齿,或许可以!

  想到便做。

  他将右手食指伸进嘴中,狠狠一咬。

  好Q弹~

  虽然咬的动,但就像咬一块牛皮糖一样,手指头在他嘴中变幻各种形状,就是无法咬破皮。

  妈卖批。

  这下,顾白彻底无语了。

  他的肉身,已经强大到,连他自己都干不动了。

  “……”

  站在一旁捧着碗的宁羽,更是一脸风中凌乱,无发可说。

  “没办法了。”

  顾白又想到了一个损招。

  既然手指头咬不动,那只能换个部位了。

  譬如……

  他自己的舌头。

  比起手指头,他的舌头,明显要灵活无数倍……咳咳,什么鬼,应该是柔嫩无数倍。

  虽然,咬舌头很痛便是了。

  “我的身体我做主,我特么就不信了!”

  顾白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挺狠的,当即狠狠一咬舌尖。

  一丝血腥气息,弥漫在嘴中。

  终于破皮了!

  顾白来不及感动,从宁羽手中接过玉碗,然后低头一吐。

  轰!

  一团耀眼的金光,从他的嘴中喷出,落到玉碗中,瞬间暴涨千百倍,直冲天际。

  天空,风云变色。

  地上,原本光秃秃的地面,一株株花草,拔地而起,疯狂生长。

  浓郁的异香,充斥每一寸空间,还有一道道仙音,响彻苍穹。

  众人全部惊了。

  顾白也惊了。

  我X,不就是放一点血,至于搞得如此浮夸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