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天蚕二十七变

  “暗卫司。”

  宁羽面色微微一变。

  昨夜,他在老祖的帮助下,亲手斩杀宁楚,犯下了弑亲的大罪。

  对此,他早有准备。

  他的那位父皇,虽然冷漠无情,但面对这种情况,肯定会做一些动作,以维护皇室的秩序。

  只是,他没料到,父皇的动作这么快。

  而且,来的是皇家暗卫司的人,这把父皇手中最锋利的刀!

  “怕甚。”

  这时,顾白伸手一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道:“本座罩你。”

  “多谢老祖。”

  宁羽面露感动之色,随后重重一颔首。有老祖这尊大神在,的确没什么好怕的。

  两人走出去。

  宁羽打开庭院外的那扇大门,顿时吸了一口气。

  只见,数以百计的黑衣人,正安静地站在外面的大街上,黑压压一片。

  皇家暗卫司的人马,怕是来了一半。

  整条大街,都被清空了。

  “十三殿下。”

  为首之人,是一位面目冷厉的中年人,他看到宁羽走出来,急忙上前一步,拱手行礼。

  “李司尉。”

  宁羽抱拳回了一礼。

  眼前此人,名叫李立峰,是皇家暗卫司的二把手,仅次于那位方大总管。

  方总管深居皇城,很少出面,皇家暗卫司的日常运作,基本是由这位李司尉一手负责。

  再加上背后的势力,这位李司尉在离火城也算是一方大佬了。

  “不知李司尉前来,有何贵干?”

  宁羽明知故问道。

  “殿下,卑职是奉陛下之命前来……”

  李立峰一边说着,一边往宁羽身后看去。

  那是一位面目清秀的年轻人,戴着一顶帽子,正靠在大门上,半眯着眼,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他眼瞳微微一缩。

  这位年轻人,应该就是方总管说的那位‘天秀老祖’,果然年轻的不像话啊。

  不可思议!

  若不是听到方总管亲口所说,以及亲眼看到五皇子府的惨状,打死他,他也不敢相信。

  这么一个年轻人,会是一方老祖!

  而且,方总管对这位青年老祖,可是极为恐惧,都吓得不敢来了。

  本来,陛下是派方总管来的。

  结果,方总管竟然推脱身体有恙,要闭关疗伤,直接躲起来了。

  然后,他就被派来了。

  “什么,我被封王了!”

  听完李立峰的话,宁羽顿时有些措不及防。

  父皇派李立峰来这里,竟然不是为了惩罚处置他,反而是来封赏他的。

  他被封王了。

  他的封号是仁王,说是彰显他的仁慈之心。

  他还获赐了一座新的府邸,就在皇城之内,以及数以百件的各类宝物……

  “恭喜十三殿下。”

  李立峰笑容可掬地道:“现在,卑职应该称呼您为仁王殿下了。”

  仁王?

  宁羽古怪一笑,父皇下这么大的手笔,显然不是为了他这个废物儿子。

  而是冲着老祖去的。

  父皇这么做,是向老祖表明一个态度,他不为因为宁楚之死,而怪罪任何人。

  不仅如此,父皇还要封赏他,以此向老祖示好。

  宁羽心中幽幽一叹。

  这世上,什么亲情血脉都是浮云,唯有至高无上的修为和实力,才能获得尊重啊。

  “仁王殿下,您的府邸最多半个月,就可完工,到时候殿下便能搬进皇城,不用在外面受苦了。”

  李立峰说道:“其它赏赐之物,都放在皇家秘库,殿下随时可以去取。”

  “多谢父皇赏赐,有劳李司尉了。”

  宁羽寒暄几句后,送客道:“李司尉若是没有什么事,就请回吧。”

  “呃。”

  对于宁羽冷淡的态度,李立峰尴尬一笑后,道:“不瞒殿下,其实还有一件事……”

  说着,他看向站在宁羽身后的顾白,欲言又止。

  “父皇可是想见老祖?”

  宁羽一语点破。

  “正是。”

  李立峰冲着顾白遥遥一拜:“陛下久仰天秀老祖大名,想请老祖进宫一叙。”

  “没空。”

  顾白抬手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吐出一个字:“滚。”

  李立峰登时头皮一麻。

  不愧是老祖,脾气就是大啊。

  换做是一般人,听到陛下相邀,岂敢拒绝,早就屁颠屁颠地随他进宫了。

  “打扰了!”

  李立峰不敢再多说什么,带着一众手下,匆匆离去。

  陛下的话,他已经带到了。

  人家老祖不给面子,他能有什么办法。

  总不能把这位天秀老祖绑着去吧,就算他有天大的胆子,也没命去做啊。

  ……

  “恭喜恭喜。”

  很快,白玉妃和高大鹏等人,都知道宁羽被封王的消息,纷纷向他贺喜。

  宁羽却是高兴不起来。

  他所追求的,本来就不是这些权势或富贵。

  以前。

  他的理想是拯救天下苍生。

  但随着青菩之死,以及自己沦为废人,他的理想彻底破灭了。

  现在,他只有一件事要做。

  那便是辅助老祖,找到那座遗失三万年的青铜尖碑。

  “老祖,明日小子带您去一趟皇家藏宝楼。”

  “不用急,来,本座给你看个宝贝。”

  “老祖,您这是……”

  被老祖在身上一阵摸来摸去,宁羽顿时有些慌了。

  说好的要给他看宝贝呢,为何要摸他。

  “很好。”

  顾白摸完宁羽的全身经脉和根骨,满意地一点头,“果然是废了,废的一干二净。”

  “……”

  宁羽当场懵逼。

  自己是废了,而且完全没救了,但老祖为何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小子,你虽然被废了,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像你这种情况,非常适合修炼一门功法。”

  顾白摸着下巴,道:“一门变态功法。”

  “变态功法?”

  宁羽疑惑道:“小子的丹田经脉尽废,功力全失,明明无法再修炼任何功法了。”

  “那是普通的功法。”

  顾白嘿嘿一笑:“本座要教你的,是一种非正常人修炼的非正常功法。”

  “那是什么功法?”宁羽眼睛瞪大。

  “天蚕魔功。”

  顾白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宁羽,一脸和善地道:

  “此功又名,天蚕二十七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