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本座带你杀人去!

  砰!

  顾白趴在床榻上,正享受着白玉妃的小保健,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进了院子里面。

  “尊上,奴婢去看看。”

  白玉妃说道。

  “不要停。”

  顾白头也不抬地道:“接着按,外面有高大鹏……”

  说大鹏,大鹏就到。

  大白天的,门也没关,高大鹏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张嘴就喊道:“尊上,出事了。”

  “何事?”

  顾白翻身坐起。

  高大鹏是个老江湖,做事稳重,不是一般的要紧事,不会如此着急。

  “尊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顾白走出房间,只看到一个浑身都是血污的人,正被两名操船师搀扶着。

  “十三皇子!”

  跟在后面的白玉妃,惊呼一声。

  这个浑身都是血污的人,被打的遍体鳞伤,就连头部也没放过,一张脸庞面目全非,根本认不出来了。

  但众人只要看到那一头标志性的红发,以及此人身上的粗布麻衣,就知道他是十三皇子宁羽。

  “怎么回事?”顾白问道。

  刚到离火城,自己的小弟,就被弄成这副模样。

  况且,自己的这个小弟,又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赤焰国的十三皇子,赤焰国君的亲生儿子,放眼整个离火城,比宁羽身份尊贵的也没多少,敢对一位皇子如此痛下杀手……

  呵呵。

  这离火城,水很深嘛。

  看着不省人事的宁羽,顾白面无表情,只是眼眸微微眯了眯。

  秃头一眯眼,这就很恐怖了……

  “回尊上。”

  高大鹏说道:“十三皇子是被人从外面扔进来的,我追出门外时,已不见人影。”

  “嗯。”

  顾白点点头,道:“宁羽是独自出门的,只有等他醒了,咱们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玉妃,你去看看他。”

  学了这么久的《药王经》,今日终于可以派上真正的用场了。

  白玉妃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个小药箱,开始检查宁羽身上的伤势。

  “双手双脚,骨骼尽碎,经脉被断……”

  “面部被带刺的鞭子抽打过,头部还遭受连续重击,内有淤血,目前神志昏迷……”

  “内脏大出血……”

  ……

  检查到最后,白玉妃已是面无血色,小脸一片苍白。

  顾白也是一脸沉默。

  宁羽身上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可以说是一条命去掉了十分之九。

  “还有救吗?”

  顾白盯着床榻上的宁羽,面容阴沉。

  “有救!”

  白玉妃急忙一点头,道:“对十三皇子下手的人,极为狠毒,但不知什么原因,似乎并不想杀死十三皇子,给他留了一些生机。只要悉心治疗,可以救回来,不过……”

  “不过什么?”

  顾白看着有些吞吞吐吐的白玉妃,道:“不用顾忌,有什么说什么。”

  “是。”

  白玉妃接着道:“就算救回来了,十三皇子的丹田被废,经脉被断……今后,只怕再也无法修行了。”

  “嘶!”

  一直默不作声的高大鹏,听到白玉妃的话,忍不住狠狠吸了一口凉气。

  断绝十三皇子的修行之路,将其沦为废人,如此行径,跟杀了十三皇子,又有何区别?

  到底是什么人,竟下此狠手!

  “真是个畜生!”

  高大鹏对这位为人温和谦逊,还做得一手好菜的十三皇子,很有好感,看到他被折磨成这样,顿时义愤填膺,气的浑身发抖。

  “先把人救回来再说。”

  顾白一脸平静地说道,生气并不能解决问题。

  宁羽这小子,究竟去了哪里,被何人弄成这副模样,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当务之急,是将他救醒过来。

  两天后。

  吃了白玉妃开的几服药后,神志昏迷的宁羽,终于清醒了。

  不过。

  他虽然醒了,却什么也不说,也一动不动,只是睁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活生生的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白玉妃说这是心病,就算她有《药王经》,也无药可医。

  高大鹏十分热心,一直悉心照料他,和他说话,希望十三皇子能解开心结,开口说话。

  连续几天,都是如此。

  这一日。

  高大鹏给宁羽敷完了药膏,药膏是白玉妃调制的,可以治疗他面部和身上的伤疤。

  正陪着他说话,顾白从外面走了进来,开口便是一句:

  “青菩的事,就这么算了?”

  听到这一句,躺在床榻上像木头人一样的宁羽,身体猛地抽搐了几下。

  果然如此!

  看到这一幕,顾白继续道:“刚才,有一位林大娘来找过你了,跟本座说了一些事情。五天前,你是去救她的女儿青菩,这才出了事吧。”

  “是。”

  宁羽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地道:“是我害了青菩。”

  “继续说,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顾白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床榻前,然后冲着高大鹏一点头,“老高,去拿些酒来。”

  “酒?”

  高大鹏一愣。

  “爷们聊天的时候,怎么能少得了酒呢。”

  顾白挥挥手,“快去。”

  “是。”

  很快,高大鹏就弄了一坛酒过来,然后关上门,只留顾白和宁羽在房间内。

  此时。

  宁羽已经坐起身,盘腿坐在床榻上。

  “咕隆!”

  顾白灌了一口酒后,道:“你说,本座听着。”

  “咳咳。”

  宁羽也喝了一口,顿时呛了一下。

  这是他第一次喝酒,很苦很辣,就像他此时的心情。

  他开始缓缓说道:

  “我有一个侍女,名叫青菩,照顾我有十五年,一直形影不离……”

  “直到半年前,父皇宣布退位之事,我不想掺和其中,便决定离开这里……”

  “当时,青菩苦苦哀求,说要跟我一起离开,照顾我一辈子……”

  “但有太多人想杀我,我怕青菩跟着我会受到牵连,便没有带她一起走……”

  “五天前,我随您回到这里,才知道青菩还是没有逃脱毒手,被宁楚那畜生所害……”

  “如果我当时带着青菩一起走,她或许就不会死了。我这一生,保护了很多人,却连自己最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说到最后,宁羽已是泪流满面。

  “还能走路吗?”

  听完宁羽的一番话后,顾白只是简简单单地问了一句。

  “啊?”

  正沉浸在痛苦自责之中的宁羽,被这个奇怪的问题,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点点头:“能走。”

  “青菩是个好姑娘,不能白死,你是本座的小弟,也不能白白挨打。”

  顾白倒了两碗酒,分给宁羽一碗。

  “大丈夫,当快意恩仇!”

  “擦干眼泪,喝了这酒,本座带你杀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