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青菩青菩

  “你!”

  听到宁楚的要求,宁羽当即面色一变。

  他们同为皇子,地位平等,宁楚让他下跪磕头,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若是他真的照做了,不仅要忍受屈辱,还会身败名裂,沦为整座皇城,乃至于整个离火城最大的笑柄。

  以他对宁楚的了解。

  他向宁楚下跪这件事,一定会被大肆宣扬出去。

  想一想。

  逼迫其他皇子下跪磕头,这是何等威风之事。

  在争夺太子之位的紧要关头,宁楚正好可以借此立威,进而提升自己的威望。

  ……

  宁羽心中念头转动,将宁楚对自己的种种算计,瞬间想了个明明白白。

  “怎么?你不愿意?”

  宁楚冷眼看着宁羽,一脸嘲讽地道:“几年前,你为了救城外那些贱民,连父皇都敢触怒,连命都敢不要。现在,我只是让你磕头认个错而已,你竟然不愿意。呵,那贱婢可是服侍了你十几年呢,这么多年的情分,莫非连那些贱民都不如了。”

  “并非不愿……罢了。”

  宁羽深吸一口气后,直视着宁楚,道:“若是我按照皇兄说的做了,还望皇兄信守诺言,放了青菩。”

  “没问题。”

  宁楚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手一挥,“来,上蜃珠。”

  “是。”

  站在一旁的杨应龙,从怀中拿出一枚雾蒙蒙的宝珠,对准了宁楚和宁羽两人。

  他手上的这枚雾珠,是一种罕见宝物,来自一种名叫蜃的怪物,成年之后,蜃的体内会凝结出一种神奇宝珠,将它所看到的景象,甚至是听到的声音,全部烙印在宝珠之内。

  后来,有人取这种蜃珠,经过一番改造之后,就变成了一种可以记录画面和声音的宝物。

  譬如,当今的赤焰国君宁天问,每次与人交手,无论是点到为止的切磋,还是你死我活的厮杀,都会用蜃珠记录下当时的场景。

  这些,是宁天问的战利品,是他一生不败的象征。

  宁羽没想到,宁楚不仅让自己下跪磕头,还要用蜃珠将过程全部记录下来,让羞辱他的这一幕,永不磨灭。

  他甚至可以想象出来,宁楚会如何向别人炫耀他的这件战利品。

  咯咯!

  宁羽狠狠一咬牙,额头上有青筋绷起。

  他天生一副好脾气,面对冲突都是以忍让为原则,可被如此羞辱,就算再好的脾气,也无法忍受啊……

  但,青菩在宁楚手上!

  宁楚可以不在乎青菩的性命,但他不能不在乎。

  青菩从小照顾他,无微不至,至今已有十五年。在他心中,青菩不仅仅是他的侍女,更像是他的姐姐,他的家人。

  皇家冷血无情。

  只有从青菩身上,他才能感受到那种亲情般的体贴温暖。

  青菩不能死!

  青菩青菩,你一定要活着!

  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他都要救出青菩,让那盏照亮他温暖他十五年的小小青油灯,继续点亮下去!

  宁羽脸上一片宁静,嘴角甚至扬起一丝微笑。

  “你为何发笑?”

  看到宁羽脸上的神情,宁楚眉头一皱。

  他要看的,想看的,是宁羽悲愤怨恨,痛苦挣扎的模样,而不是这种一脸平静的样子,还有那种让他讨厌的笑容。

  “你不懂。”

  宁羽只是一摇头。

  “哼!”

  宁楚冷哼一声。

  过一会儿,看你如何还笑得出来!

  “开始吧。”

  他双手负后,下巴微抬,用一种君王俯视臣民的姿态,看着宁羽。

  “皇兄,以前都是臣弟的错,臣弟在此向皇兄磕头赔罪……”宁羽拜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赔罪。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脑袋撞在地上的石板上,连续发出九道响声,这才作罢。

  做完这一切后,宁羽直起身,额头上一片淤青,显然,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未动用体内真气,护住自己的额头。

  “哈哈!”

  宁楚大笑一声,脸上露出一抹畅快之意。

  他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敢不给他面子的人,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但,这还没完。

  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杨应龙,问道:“都记录下了么?”

  手持蜃珠的杨应龙,回道:“殿下放心,都记录下了,完完整整,无一遗漏。”

  “很好。”

  宁楚满意地一点头,道:“继续记录,这场好戏才开始。”

  “什么!”

  闻言,跪在地上的宁羽猛地一抬头,盯着宁楚,“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你明明已经答应了,若是我照你说的做,就放了青菩。”

  “没错,我是这么说了。”

  宁楚轻轻一点头,随后又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地道:“可那贱婢早就死了,皇兄我就是想放人,也是有心无力呀。”

  “你说什么!”

  宁羽豁然站起身,伸出双手死死抓住宁楚的胳膊。

  “这么激动干嘛。”

  宁楚体内真气一涌,挣脱宁羽的双手,退后几步,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宁羽,“一个贱婢而已,死就死了,大不了皇兄陪你一个便是。”

  “青菩真的死了!”

  宁羽死死盯着宁楚,那双原本淡红色的眼眸,此时此刻,已是腥红一片。

  “十三,你这副样子,还真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宁楚看着浑身颤抖的宁羽,脸上的戏虐之色越来越浓了,“实话告诉你吧,上个月我的一个手下,在外面碰到了你的那位侍女,就顺手抓回来了。”

  “当时,本殿下问那贱婢,你去哪了,那贱婢竟然什么也不说。”

  说着,他轻轻一耸肩,“于是,本殿下就将那贱婢,丢给下面的人处理了。”

  “如……如何处理了?”

  宁羽语气颤抖地说道,不听到最后的真相,他不死心。

  “你真的想知道?”

  宁楚脸上露出一种充满恶意的笑容,“老杨,你来说说,像这种不听话的贱婢,都是如何处理的。”

  “回殿下。”

  杨应龙看了一眼宁羽之后,淡淡道:“按照规矩,凡是不听话的贱婢,一律送往军营,由将士们享用之后,剁碎喂狗。”

  “畜生!”

  “宁楚,你这畜生!”

  “我要杀了你!”

  宁羽怒啸三声后,状若疯虎地冲向了宁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