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十三皇子的危机

  “林大娘,发生了何事?”

  看到老妇人,宁羽心中猛地咯噔一下,赶紧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他曾有个侍女,名叫青菩,照顾他多年。

  眼前这位林大娘,正是青菩的母亲,他之前见过许多次。

  几个月前。

  他决意离开国都,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回来。

  当时,他将身边之人全部遣散了,包括侍女青菩在内,什么人也不带,独自一人,远走他乡。

  直到前不久,他在焚月城遇到了天秀老祖,阴差阳错之下,又回来了。

  “青菩被抓走了!”

  林大娘紧紧抓住宁羽的衣袖,苦苦哀求道:“殿下,您快救救青菩那苦命的丫头吧!”

  果然是出事了。

  宁羽心中一沉,伸出扶住浑身颤抖的林大娘,安慰道:“大娘,您先别急,把事情经过说清楚,青菩照顾我多年,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救她。”

  “好好好。”

  听宁羽这么一说,林大娘似乎安心不少,道:“上个月,青菩那丫头出了一次门,结果被人给抓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您是说,青菩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宁羽双手握紧,脸上的神情,变得无比凝重。

  “快有一个半月了……”

  说到这里,林大娘又开始抹眼泪了,“这些天,我一直在四处打听,只知道青菩是在青雀北街被人掳走的……”

  宁羽听完后,思路渐渐清晰起来。

  一个半月前,青菩出门去了青雀北街,准备买一些日常生活之物,结果碰到了一群穿着赤色盔甲的人,当场给掳走了,至今未归。

  赤焰国,赤色为尊。

  在离火城内,敢穿着赤色盔甲招摇过市的人,应该只有一种人——隶属于皇室的赤霄龙甲卫。

  而赤霄龙甲卫,是由五皇子宁楚一手掌控。

  “五皇兄,难道是你!”

  宁羽回忆起之前的一件件往事,脸上神色变幻。

  大约半年前。

  当今的赤焰国君宁天问,也就是他的父皇,突然宣布三年之后退位。

  这件事,在皇室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太子之位一直悬而未定,也就是说,十几位皇子皇女,都有机会问鼎那至尊之位。

  这下热闹了。

  年纪最长的大皇子宁仁,在消息宣布的第一夜,就离奇死亡。随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有一位皇女,中毒而死。

  一时间,皇城内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就连住在皇城外面的他,也不得安宁,外面的人都知道父皇对他这个十三皇子极其厌恶,根本不可能传位于他,但他的那些皇兄皇姐们,却不打算放过他。

  连续遭受几次暗杀后,他下定决心,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除了暗杀之外,还有人试图拉拢他。

  五皇兄宁楚,就亲自登门好几次,希望自己加入他的阵营,助他夺得国君之位。

  不过,他都拒绝了。

  他对这种手足相残的肮脏之事,最是厌恶,怎么可能掺和其中。

  莫非是因为这件事,宁楚怀恨在心,以致于青菩受到牵连,被宁楚的人给掳走了?

  宁羽越想,心中越冷。

  “大娘,你先回去,青菩的事,就交给我了。”

  宁羽送走林大娘后,径直前往皇城。

  除了他之外,其他皇子皇女都住在皇城里面。

  像宁楚的五皇子府,就位于皇城中最好的地段,占地面积极大,里面甚至有山有水,而且十分靠近宁家的祖地,也就是那片离火木林。

  在祖地里面生长的这些离火木,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一种无比纯净的火灵气,对于修炼火系功法的宁家人来说,简直就是仙丹灵药。

  但只有国君宁天问自己,以及被他允许的人,才能进入祖地。

  宁天问生性刻薄寡凉,这么多年,从未放任何一名子女进入祖地修行。

  皇家祖地,成了宁天问的私人禁脔。

  不过,偶尔也会有一些火灵气,从祖地里面飘散出来。

  也就是说,离祖地越近,就越有机会享受到火灵气。

  “快看,是十三皇子!”

  “他不是早就逃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嘿嘿,就算天下之大,咱们这位殿下,又能往哪里逃?”

  ……

  宁羽进入皇城之后,顿时吸引了一道道异样的目光。

  有诧异的,有同情的,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甚至有人打赌,这位十三皇子,还能活几天……

  宁羽没有理会这些,他步履匆匆,直奔五皇子府而去。

  “恭候皇子殿下!”

  没想到,他刚到五皇子府,宁楚身边的第一侍卫官杨应龙,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显然,他一进皇城,消息就传到了五皇子府。

  甚至,他的那位五皇兄,已经料到了,他会到这里来。

  “我的侍女青菩,是不是被你们的人给掳走的?”

  宁羽盯着杨应龙,开门见山道。

  “殿下何必着急。”

  杨应龙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拱手道:“等见到了我家殿下,一切都知晓了。”

  宁羽看着杨应龙脸上那一丝诡谲的笑容,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他已经意识到,他被算计了。

  但为了救青菩,即便是一个圈套,他也不得不踩进去。

  宁羽深吸一口气后,道:“带路吧。”

  很快。

  他就见到了他的五皇兄,如今被封为楚王的宁楚。

  和他的平凡长相不一样,宁楚继承了他母亲的美貌,面容俊美无比,再加上身上那股子皇家贵气,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作人中龙凤,天潢贵胄。

  “十三弟,你终于想明白了。”

  正在饮酒作乐的宁楚,看到宁羽到来,命人给他倒了一杯酒,笑道:“来,咱们兄弟先饮一杯。”

  “我不明白。”

  宁羽一摇头,道:“皇兄,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找到青菩,带她回去。”

  “青菩?”

  闻言,宁楚面色微微一沉,从座位上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宁羽,“十三弟,你还是老样子啊,连个贱婢都如此在意。”

  “青菩对我很重要。”

  宁羽低下头,语气诚恳道:“还望皇兄能高抬贵手,放她离开。”

  “好说好说,咱们兄弟之间,一切都好说。”

  宁楚在宁羽跟前站定,那张俊美的脸庞上,带着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阴柔笑容。

  “不过,你得补偿一下。之前,你接连几次拒绝了五哥的一番好意,让五哥这个做兄长的,很没面子啊。”

  宁羽皱了皱眉,道:“皇兄想要如何补偿?”

  “很简单。”

  宁楚轻轻一耸肩,一脸戏虐地道:“你先跪下,磕九个头再说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