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赵东来寻仇记

  焚月城,一片庄严肃穆。

  按照宁家的传统,七天代表一个生死轮回,城主宁归元的大丧,要持续整整七天。

  全城之人都穿黑色孝服,以示哀痛。

  赤麟大洲各方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准备参加宁归元的丧礼。

  作为一方巨头,宁归元虽然死了,但影响力依然巨大。

  丧礼的第二天。

  一群不速之客,来到了焚月城。

  “这是怎么了?”

  “长老大人,好像有人逝世了。”

  “废话,这么多人穿孝衣,当本长老眼瞎啊,本长老只是奇怪,究竟是谁死了,竟然弄出如此大的阵仗。”

  “师尊,弟子去打听打听。”

  “速去速回。”

  为首的那位白袍老者,赫然是黑白剑宫的七长老赵东来。

  另外几人,都是他的随从和弟子。

  自从得知弟子林玉遇害之后,他便带人出门寻找凶手。

  这些天,他一直在南爀大洲转悠。

  除此之外,他还托人联系上了那个神秘的暗夜势力——夜门,发布了悬赏任务,委托夜门的密探,帮他搜寻凶手的行踪下落。

  不愧是号称‘只要愿意付出代价,什么消息都能买到’的夜门,就在他一无所获的时候,夜门给他传来了一个密报:他要找的那位凶手,就在赤麟大洲的焚月城。

  于是,他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没想到,他们好不容易赶到焚月城,凶手还没看到,却是看到了满城的服丧戴孝。

  “师尊,弟子打听清楚了。”

  很快,那位去打听消息的弟子,赶了回来,向赵东来汇报道:“原来是这里的城主宁归元死了,全城之人都要服丧七天。”

  赵东来一愣:“你说是谁?”

  那位弟子道:“焚月城主宁归元啊。”

  “竟然是他!”

  赵东来喃喃自语,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黑白剑宫的南爀大洲,与拜火宁家的赤麟大洲,彼此相邻,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关系不好也不坏。

  身为黑白剑宫的高层,赵东来对于赤麟大洲的重要情报,自然是了如指掌。

  譬如。

  焚月城主宁归元,便是黑白剑宫重点关注的对象。

  此人天才绝艳,年仅百岁,便已经突破到法相巅峰境界,位列赤麟大洲十大强者之一,是拜火宁家近千年以来最卓越的族人,深受宁家那位老祖的器重,甚至有传言,下一任的拜火王之位,将会由宁归元继承。

  如此重要人物,赵东来想不记得都难。

  只是,法相巅峰境界的顶尖强者,还是在自家的地盘上,怎么会突然陨落?

  赵东来一脸凝重。

  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了,宁归元之死,不仅会震动赤麟大洲,对临近的南爀大洲,乃至于整个赤焰国,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你可打听清楚了。”

  赵东来对着自己的弟子问道:“宁归元是怎么死的?”

  “是被人杀的。”

  那位弟子回忆了一下,道:“好像是一个叫什么天秀老祖的人出的手,据说当时整个焚月城都被震动了,还有许多房屋被砸毁了。”

  “天秀老祖……”

  赵东来嘴巴张大,随后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他比任何都清楚,老祖这两个字,究竟代表着什么。

  黑白剑宫的高手数量,明明数倍于拜火宁家,在很多方面都完胜宁家,可这么多年来却一直被宁家稳压一头,还不是因为,宁家有一位老祖坐镇,黑白剑宫什么都不缺,就缺了一位老祖。

  在赤焰国,老祖几乎可以决定一切。

  “奇怪,宁归元好端端的,怎么会惹上一位老祖,真是死得冤枉。还有这天秀老祖,又是什么人,为何从未听说过……”

  赵东来心中冒出许多谜团。

  不过,这些事情可以以后慢慢调查清楚,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找到那位凶手。

  他可是立下誓言,不抓到凶手,报此血仇,就绝不回黑白剑宫。

  “走,去泊船台。”

  赵东来一挥手,带着一行人赶往泊船台。

  按照夜门打探的情报,他要找的那位凶手,就在泊船台。

  一行人从南城门匆匆赶到东城门,他们已经打听清楚了,泊船台就位于东城门之外。

  谁知,他们刚出了东城门,还未靠近泊船台,便被一队巡逻兵给拦住了,说是泊船台被划为禁地,严禁任何人靠近。

  “本长老乃是黑白剑宫长老,有重要事情要办,尔等速速让开!”

  赵东来当即亮明了身份。

  没想到,这些小兵一点面子也不给,“没有城主府的手令,便是黑白剑宫的宫主来了,也没用!”

  强龙不压地头蛇。

  赵东来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触拜火宁家的霉头,不得不忍气吞声地离开。

  回到城中。

  一肚子怒气的赵东来,找到了一位住在焚月城的熟人——焚月商会的首领合生元。

  合生元在焚月城经营多年,家大业大,商队遍布赤麟大洲,后来走了他的门路,如今在南爀大洲也发展的有声有色。

  “赵长老,现在任何人都没法进入泊船台,即便在下亲自出面也不行啊。”

  听闻赵东来的来意,合生元顿时苦笑连连。

  “这是为何?”

  赵东来奇怪道:“一个泊船台而已,为何要被封锁。”

  “实不相瞒。”

  合生元压低声音道:“赵长老应该也听说了吧,咱们的那位城主大人是被天秀老祖杀的,而那位老祖之前一直留在泊船台……”

  “你说什么!”

  赵东来直接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他要找的凶手,就在泊船台,而击杀宁归元的天秀老祖,竟然也在泊船台……

  难道,这两人竟是同一人!

  想到这里,赵东来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赵长老,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赵东来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合生元顿时有些愣住了。

  “没……没什么……”

  赵东来干笑一声后,问道:“合会长,你可知道那位天秀老祖,是何时来到焚月城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三天之前……”

  “打扰了!”

  赵东来还没听完,转身便走。

  根据夜门的情报,他要找的那个凶手,正好也是三天之前出现在焚月城的泊船台。

  这肯定不是巧合。

  被他追杀的凶手,就是干掉宁归元的天秀老祖!

  “师尊,咱们去哪里?”

  正在外面等候的弟子和随从们,看到赵东来走出来,急忙迎了上来。

  “回黑白剑宫。”

  赵东来压着心中的恐惧和后怕,故作镇定地道。

  “不替林玉师弟报仇了?”

  “是啊,长老大人,您可是发誓了,不给林玉真传报仇,就终生不回黑白剑宫。”

  众人面面相觑。

  “报仇?报什么仇!”

  赵东来狠狠一甩袖,一脸阴沉地道:“那孽障咎由自取,死有余辜,本长老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件事,谁敢再提,本长老就拔了谁的舌头。”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还有,你们都给本长老记住了。”

  赵东来阴着一张脸,厉声道:“本长老和林玉那个孽障,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从来就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