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焚月城主之死

  焚月城。

  这座人口千万的大城,在城主府的连续七道禁令之下,全城封锁,全城戒严。

  尤其是,严禁任何人靠近泊船台,违令者,格杀勿论。

  城内,顿时陷入一片焦躁不安之中。

  至高无上的城主大人,被打成死狗一样趴在大街上……这个消息,早已传开了。

  在焚月城民众的眼中,城主宁归元本是无敌的存在,犹如神祇一般。可现在,他们眼中的神,已经跌落凡尘了。

  再联想到城主府颁布的禁令。

  所有人都意识到,焚月城来了一个狠人,而且,那人就在泊船台。

  ……

  城外,泊船台。

  这里成了一片净土,按照某人的话说,再也没有杂鱼,敢来此作妖了。

  此时此刻,船长高大鹏正带着手下操船师,以及临时招来的一批工匠,开始改装飞船,替换不耐高温的部件,加装隔热层等等,总而言之,用尽一切手段,让这艘飞船可以在严酷高温的环境下,持续飞行。

  顾白还是老样子,忙里偷闲。

  贴身侍女兼私人医师白玉妃,正忙着炼制另外两味丹药,三灵复元丹和上清百草丹。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百露绿岺膏没有任何卵用。

  某人白痒了七天七夜,脑袋上依旧是寸草不生,光可鉴人,一根毛都没长出来。

  对此,小姑娘十分自责。

  顾白刚开始有些失望,后来倒是想开了,都秃了九万年了,也不急于一时。

  这个病,不好治,得慢慢治。

  他好好安慰了一下白玉妃,说了一大堆勉励的话,什么不要气馁啦,什么再接再厉啦,什么只要活儿好铁棒磨成针啦……

  一通心灵鸡汤灌下去,小姑娘立刻元气满满,重新投入炼丹大业之中。

  至于他新收的那位小弟——赤焰国十三皇子宁羽,也没闲着,除了打打杂,跑跑腿之外,还多了一个任务,那便是给他介绍这方世界的风土人情,武道修行体系,以及各方势力分布等等。

  顾白已经决定了,要好好融入这方世界。

  第一步,便是认识这个世界。

  之前,他从高大鹏和白玉妃等人嘴中,简单了解了一些信息,但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很多东西都是道听途说,自己都弄不清楚。

  宁羽出身于皇家,在这方面,自然是功底扎实,什么东西都能说的头头是道。

  于是。

  顾白每天都安排两个时辰,让宁羽这个小弟给他上上课。

  刚开始,宁羽十分不适应。

  他所知道的那些老祖,哪一位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而某老祖,竟然连云雾山和海神宫这两大圣地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

  怕不是个假老祖哦。

  宁羽时常在想,后来,也渐渐习惯了。

  他的这位老大,虽然在阅历上不像个老祖,在其他很多方面也都不像个老祖,但在武力这方面,绝对可以和任何老祖叫板了。

  还有一点。

  他无意中发现,老祖养的那只小黄鸡,很不一般,不仅能口吐人言,还智慧非凡。

  后来,他用观命之眼查看了一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这只名叫‘杰宝’的小鸡,命格竟然尊贵无比,紫气冲霄,万鸟来朝,简直要亮瞎他的眼。

  宁羽不得不感叹一声。

  不愧是老祖,养只鸡,都这么非同凡响。

  两天后。

  飞船改装完毕,可以重新起航了。

  “走起。”

  顾白早就呆腻了这个地方,一声令下,高大鹏立刻操控着飞船升空,离开焚月城。

  “走了!”

  “那人走了!”

  “哈哈,终于走了!”

  顾白一行人刚走,消息便传到了城主府,众人喜大普奔。

  “走得好啊。”

  躺在床榻上,瘦得形销骨立的城主宁归元,听闻消息,释然一笑:“老夫也可以放心走了。”

  说罢,溘然长逝。

  “父亲!”

  “爷爷!”

  “城主!”

  跪在床榻边的众人,大恸而哭。

  一个时辰后。

  焚月城被宣布解除禁令,就在全城民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从城主府传来。

  焚月城主宁归元,陨落了!

  这个消息犹如插了翅膀,很快便从焚月城传遍四方,整个赤麟大洲,为之震动。

  “听说了吗,焚月城的宁归元,陨落了!”

  “什么!宁归元可是法相巅峰的存在啊,如今不过百岁,怎么会突然陨落了?”

  “还能如何陨落,自然是被人杀的。”

  “嘶!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杀宁归元,他可是拜火老祖钦点的继承人啊。”

  “好像是一个叫天秀老祖的人。”

  ……

  无数人在议论纷纷之余,将目光投向了拜火城方向。

  他们都很好奇,那位拜火老祖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又会作何反应。

  “好一个天秀老祖!”

  拜火城地底万丈之下,有一座无边无际的熔岩湖,此时此刻,一名红发老者,正悬浮在熔岩湖上方。

  他的头发,赤红如火,有高温散发而出,他身上的皮肤,宛如红宝石一般,宝光隐然流动。他的一双眼,如大海般深沉,又充满了变幻莫测。

  此人,正是拜火王,拜火城乃至于整个赤麟大洲的唯一主宰,与此同时,他也是赤焰国五大老祖之一。

  他的右手上,捏着一枚玉符。

  这枚玉符里面,记载了一些声音和文字,来自焚月城,刚刚送到。

  从玉符中,他得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被他悉心教导多年,当做继承人栽培的族中后辈宁归元,竟然死了。

  这枚玉符,就是宁归元让人送来的。

  按照玉符里面所说,他的这位继承人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和一个叫做天秀老祖的人起了冲突,被一招重创,生机断绝,不治而终。

  事情经过,都交代清楚了。

  在最后,宁归元还留下了一句话:

  那天秀老祖,武力通天,深不可测,乃孙辈平生所见最强之人,还望老祖宗以大局为重,万万不可寻仇……

  “哼!”

  拜火老祖重重冷哼一声。

  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轮不到一个后辈说教。

  啪的一声。

  他手中的玉符,直接化为了齑粉。

  “本老祖的地煞蚀日火,即将炼成,到时候,天上地下,谁能挡这焚天之火的无上之威!”

  拜火老祖冷笑一声,身躯缓缓沉入岩浆之中。

  “且等着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