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能不能干,试过才知道

  飞船,甲板上。

  站在船舷边的顾白,缓缓伸出一只手。

  看到这个动作,走在最前面的十三皇子,吓得双腿一软,大叫一声:“前辈,不要啊!”

  “什么鬼?”

  听到那道悲怆的叫声,顾白不由翻了个白眼:妈的,头痒抓抓头也不行啊。

  舒服!

  抓了一把头后,顾白浑身舒坦。

  “呼!”

  “原来只是抓头。”

  “吓死我也。”

  看到这一幕,十三皇子宁羽和其他人,集体松了一口气。

  “宁城主,你们在此稍等。”

  宁羽撇开众人,独自一人来到飞船下方,躬身行礼道:“小子宁羽,拜见天秀老祖。”

  “我说。”

  顾白坐在船舷上,看着下面的宁羽,“你们这些杂鱼,还真是阴魂不散呐,真当本座是吃素的。”

  “老祖息怒!”

  宁羽拱手道:“小子是受宁城主之托,来向您赔罪认错的。”

  “哦?”

  顾白沉吟一秒后,道:“让那老咸鱼滚过来说话。”

  既然别人主动上门投降,那就没必要动手了,毕竟,他又不是什么杀人狂魔。

  宁羽飞奔回去,将宁归元和宁海两人带了过来。至于其他人,被宁归元下令留在了原地。

  “跪下!”

  刚走到飞船下边,宁归元便是一声呵斥,当然不是冲着顾白,而是对着他身旁的宁海说的。

  “爷爷……”

  宁海有些不知所措。

  “孽障!”

  宁归元眼中绽放出骇人的光芒,怒喝道:“你犯下如此大错,还不跪下,向老祖磕头赔罪!”

  “孙儿跪。”

  宁海从未见过爷爷如此动怒,不敢再犹豫,赶紧跪在了地上。

  下一秒。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宁归元双腿一弯,竟然也跪了。

  不仅如此,他还冲着飞船上的顾白,连磕了九个响头,脑袋撞在地上,砰砰作响。

  “爷爷!”

  “城主!”

  无论是宁海,还是远处的于秋和宁山等人,都被宁归元的举动给吓住了,脸上都露出浓浓的惊骇和不可思议之色。

  唯一没有反应的,便是顾白了。

  受了宁归元的跪拜之礼,顾白脸上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这老咸鱼,挨了他一拳,竟然没死。

  他虽然只用了一点点力量,但那也不是一般修行者可以承受得住的,他还以为这老咸鱼已经被锤成了小鱼干。

  没想到,老咸鱼不仅没死,还再次找上门来了。

  不过。

  被揍一拳后,这老咸鱼倒是学乖了。

  “罢了。”

  顾白一抬手,懒洋洋地道:“之前的事情,本座可以不计较,但再有下次,灭你全家,听明白了没有。”

  “老祖宽宏大量,在下感激不尽!老祖的训示,宁家上上下下,一定谨遵!”

  明明被威胁杀全家,宁归元却是一脸的感激。

  没办法,谁让人家牛逼呢。

  以这位老祖的手段,杀他全家,何须下次。现在进城一趟,就能将城主府上上下下,杀得鸡犬不留。

  这也是他为何非要跑来磕头赔罪的原因。

  他这条老命,死不足惜,但不能搭上城主府数千条性命,还有整个焚月城的千秋基业。

  老祖一怒,山河破碎,血流万里,可不是开玩笑的。

  想到这里,宁归元看了一眼跪在他身旁的孙儿宁海,不由眉头一皱,喝道:“孽障,你愣着作甚,还不磕头谢恩!”

  “……”

  宁海如梦惊醒,浑身一阵颤抖。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惹到一位老祖级别的存在,这实在太荒谬了。

  任是谁也不会相信,那个嘴上没毛的家伙,会是一位老祖!但看到爷爷磕头求饶的样子,他不信也得信。

  “小子有眼无珠,冒犯老祖,还请老祖原谅!”

  宁海整个人趴在地上,眼中流出悔恨的泪水,早知如此,他就该听十三皇子的话啊。

  “滚吧。”

  顾白轻轻一挥手。

  “多谢老祖。”

  宁归元带着宁海,又磕了一个头后,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互相搀扶着,走向等候在远处的众人。

  “主上!”

  “九侯爷!”

  于秋和宁山快步迎上来,一人扶住虚弱的宁归元,另一人扶住了有些浑浑噩噩的宁海。

  “回去吧。”

  宁归元满脸疲惫之色。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是回家等死了。

  “唉。”

  十三皇子宁羽,目送众人离去,幽幽一叹。

  这件事情,总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宁归元之死,又会生出什么波澜,只能听天由命了。

  “喂。”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这只喜欢多管闲事的杂鱼,正主都走了,你还留在这里作甚?”

  宁羽回头一看,赶紧陪笑一声:“老祖,小子有一个不情之请。”

  “有屁就放。”

  顾白打了一个哈欠,忽然想了起来,“对了,那些杂鱼的命,都是你救的吧。哼哼,敢从本座手下救人,你小子胆儿挺肥嘛。”

  “嘿嘿。”

  宁羽讪笑一声,道:“都是一些蝼蚁,老祖杀与不杀,有何区别。小子救与不救,又有何干系。”

  “好像是这个理儿。”

  顾白认真打量了一眼宁羽,道:“你小子也算是个明白人,就是爱多管闲事,还有点圣母。本尊劝你,做人不要太善良。”

  “圣母?”

  宁羽琢磨了一下这两个字后,冲着顾白一抱拳:“老祖教训的是,只是,小子天生便是如此,见不得太多的腥风血雨……”

  “行了。”

  顾白一摆手,道:“说正事吧。”

  “是。”

  宁羽深吸一口气后,一字一句道:“小子愿意追随老祖左右,端茶送水,不辞辛苦,还望老祖成全。”

  “啥?”

  顾白听得一脸懵逼。

  “你。”

  他伸手一指宁羽,然后又指了指自己,“要给本座当小弟。”

  “呃……正是!”

  宁羽犹豫一下后,彻底豁出去了,重重一点头。

  “有点儿意思。”

  顾白收回手,摸着下巴,自语道:“没想到,本座虽然秃了,但魅力依旧啊,连男人都要上门当小弟了……”

  “……”

  宁羽听的一脸冷汗。

  “年轻人”

  顾白再次看向宁羽,语气玩味地道:“本座的小弟,可不是什么人想当就能当的。”

  “我是赤焰国的十三皇子!”

  “皇子算个屁!”

  “我会观命奇术,可以帮助老祖查看别人的修为,甚至是天命。”

  “本座需要这个吗,修为再高,一拳撂倒。”

  ……

  宁羽连续说了十几条理由,都被无情打脸,最后彻底无奈了,哀哀地道:“老祖,您就行行好,给小子一次机会吧,其实我很能干的。”

  “能不能干,试过才知道。”

  顾白嘿嘿一笑后,冲着宁羽一招手,道:“来,本座检验一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