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那人太恐怖

  “宁城主,您要找那位前辈,莫非还不肯罢休?”

  宁羽盯着宁归元,很想吐槽一声:您老都半身不遂了,还折腾啥呀。

  “殿下误会了。”

  宁归元摇摇头,苦笑一声:“那人太恐怖了,老夫连他一招都接不住,哪还有心思寻仇。就算老祖宗亲临,也不一定是其对手啊。”

  “嘶!”

  正沉浸在悲痛之中的于秋,猛地吸了一口凉气。

  城主口中的老祖宗,不是别人,正是当今赤麟大洲的至高主宰——拜火王。

  那位老祖宗,还有一个尊号——拜火老祖。

  在赤焰国五大老祖之中,拜火王位列第四,至今已经活了五千多年!

  武者修行,从炼体,真气,罡元,灵海,法相,化虚,一直到传说中的涅槃。每提升一大境界,不仅修为暴增,修行者自身的先天寿元,也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法相境的修行者,寿元突破千岁。

  进入化虚境之后,修行者的寿元,进一步提升到三千岁。

  而只有涅槃级别的存在,才能够活到五千岁以上。

  俗话说,法相真人,化虚宗师,涅槃老祖。

  每一位老祖,都历经涅槃之变,脱胎换骨,夺天地造化,掌握着种种恐怖绝伦的大神通。

  老祖一怒,山河破裂,天地变色。

  老祖就是这世上的神!

  “莫非那位真的是一位老祖,而且就像主上说的,那人太恐怖了,比拜火老祖还要恐怖……”

  想到这里,于秋不由浑身一阵惊颤。

  “如此便好。”

  听到宁归元认怂的话,十三皇子宁羽却是松了一口气。

  他就怕宁城主想不开,又跑去送死……

  呃,不对。

  宁城主已经是个死人了,目前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处于一种回光返照的状态,用不了多久,他便会彻底陨落……

  糟了!

  宁羽突然心中一惊。

  一旦宁归元陨落的消息传出去,拜火宁家会作何反应?那位拜火王又会是何等之震怒!

  要知道,拜火王对宁归元这位后代,可是极为看重,不惜亲自培养多年,外面都在传,下一任的拜火王,将会由宁归元接任。

  可现在,宁归元就要死了!

  就在宁羽忧心忡忡之际,宁归元接着问道:“殿下,你可见到老夫的那尊火麒麟法相?”

  “呃……”

  宁羽犹豫一下后,小声道:“您老的火麒麟法相,炸没了。”

  “吾命已绝。”

  宁归元轻轻叹息一声。

  他之所以难逃一死,不仅仅是因为肉身损坏。

  对于法相境界的修行者来说,凝结了一身精气神之所在的法相,几乎相当于修行者的半条性命。

  法相没了,再加上肉身损坏,他必死无疑。

  “唉。”

  宁羽也是微微一叹,不知说什么才好。

  当时,他眼睁睁看着,宁归元被那位前辈隔空一拳打不见了,与此同时,那位前辈被火麒麟一口吞了。

  然后,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那尊巨大的火麒麟法相,突然原地爆炸,炸出个光屁屁的秃头男。

  显然,这位秃头男,就是那位前辈,他身上的衣物和毛发,都被火焰给烧没了。

  再然后。

  宁海带着他手下那些人,气急败坏地冲过去,想要动手。

  就只见,那位前辈抬手一拍。

  啪!

  天降神力,大地崩塌。

  若不是他不惜燃烧寿元,祭出龟元灵珠,宁海还有其他人,早就被碾成肉泥了。

  “主上,九侯爷醒了。”

  就在宁归元和宁羽两人说话时,内务总管宁山将昏迷的宁海给弄醒了。

  “不不!别!别杀我!”

  宁海仿佛是从噩梦中醒来,口中大喊大叫着,他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人,最后将目光落在宁归元身上,猛地扑了过去,抱住宁归元的大腿,哭爹喊娘道:“爷爷救我!爷爷救我!”

  “小海,没事了。”

  宁归元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宁海的脑袋。

  他这一生,留下不少后代,但唯一被他另眼相看的,就是这个排行第九的孙子了。

  自己一直对其宠溺有加,没想到却是宠坏了他,让他行事肆无忌惮,不知天高地厚,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还为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

  这就是命啊。

  宁归元收回手,冲着宁羽一点头,“接下来,还要劳烦殿下了。”

  “好。”

  宁羽站起身,一脸凝重地点点头。

  ……

  “头发!”

  “说好的头发呢?”

  “太不给面子了吧,一根毛都不长的!”

  飞船甲板上,顾白抱着一面镜子,盯着镜中那颗亮闪闪的大秃头,看了半天,愣是没找到一根毛出来。

  白玉妃站在一旁,小脸红扑扑的。

  就在刚才,尊上光着屁屁从外面跑回来,身上什么也没穿。

  第一次看到男人裸体的她,差点羞晕过去。

  虽然尊上已经穿上了衣服,但在她的眼前,还是会冒出那只丑丑的……蛇蛇怪?

  “玉妃,你的药膏本座都敷好几天了,怎么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

  顾白扭头看向白玉妃。

  “吓!”

  正在走神的白玉妃,顿时娇躯一颤。

  她结巴了一下后,回道:“尊上,还有最后一天,百露绿岺膏才会真正起效,那时候或许才能看到效果吧。”

  “行,那就明天再看看。”

  顾白点点头,放下镜子,说道:“对了,刚才本座被火烧了,你做的那顶帽子给烧没了。”

  “啊!”

  白玉妃吓了一跳,急忙道:“尊上,您没事吧?”

  “没事。”

  顾白浑然不在意地道:“那些杂鱼,跳起来都打不到本座的膝盖。”

  “嘻嘻。”

  听顾白说的有趣,白玉妃忍不住捂嘴一笑。

  “玉妃,你再辛苦一回,替本座重新织一顶帽子。”

  顾白摸了一下光溜溜的脑袋,有点不爽地道:“秃着脑袋,我浑身难受。”

  “好勒。”

  白玉妃满心欢喜地应了一声,一溜烟跑回自己的船舱,织帽子去了。

  “有个妹子在身边,还是挺不错的。”

  顾白嘿嘿一笑后,找到高大鹏,准备进城一趟,将那些操船师和物资给弄回来。

  就在这时,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泊船台。

  “有完没完!”

  顾白看到那几张有些熟悉的面孔,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这下,他是真的动怒了。

  ……

  【PS:昨天过节,和朋友出去浪了,今天正式开始加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