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被吓尿的十三皇子

  焚月城,九侯爷府。

  这座府邸的主人——九侯爷宁海,正摆下宴席,亲自招待一位远方而来的客人。

  “这是臣下亲酿的灵酒,请!”

  劝酒的是一名英俊男子,年约三十岁左右,长得剑眉星目,颌下留着淡淡的胡须,身上穿着一袭紫红色的蟠龙袍,举手投足之间,透着满满的雍容华贵之气。

  此人,正是九侯爷宁海。

  在他对面,端坐着一名麻衣青年,和宁海一样都是一头红发,只是衣着寒酸,长相又很普通。

  第一眼看上去,倒像是一个仆人。

  令人诧异的是。

  在这位麻衣青年面前,一向高高在上的九侯爷,竟然放低身段,主动为其斟酒,言语之中还透着一丝谦卑。

  显然,这位看似平凡的青年,一点也不平凡。

  在赤焰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拜火宁家,永镇赤麟,赤焰不息,拜火不灭。

  当年,赤焰国的开国之君,在地图上一划,整个赤麟大洲,都成了拜火宁家的地盘。

  宁家之所以被皇室如此厚待,是因为宁家与皇室一族,本就是一家人,身上都流淌着强大的‘赤焰之血’。

  只是在后来,宁家的先祖带领一些人,从皇室脱离出去,自成一族。

  这一族,取名‘拜火’,表示对皇室一族的臣服效忠之意。

  这位穿着朴素、长相有些木讷的青年,正是来自赤焰皇室,是当今国君的幼子,在皇室中排名第十三,名为宁羽。

  据说,国君对他的这位幼子,十分不喜,甚至到了厌恶的地步。

  但,这毕竟只是一些流言。

  即便是真的,堂堂十三皇子,身份何等尊贵,皇室之外的人,又岂敢轻视怠慢。

  宁海一听到这位十三皇子出现在焚月城,立刻屁颠颠地跑去将其迎到自己的府邸,热情款待。

  “殿下,上次见到您,还是三年之前。”

  宁海豪饮一杯后,冲着十三皇子宁羽道:“殿下这次离开国都,来到焚月城,怎么也不派人打一声招呼,臣下也好做一些准备。”

  “堂兄勿怪,我这次是独自一人出门,也只是恰巧路过此地,没打算惊扰堂兄。”

  宁羽放下酒杯,语气异常温和。

  他身为十三皇子,是真正的天潢贵胄,却没有半点架子,甚至称呼宁海为堂兄。

  “殿下。”

  闻言,宁海却是面色大变,“您是皇子,宁海是臣下,不可乱了尊卑啊。”

  宁家和皇家,虽然系出同源,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说句难听的话,宁家就是皇家养的一条看门狗,必须靠着皇家的施舍,才能维持住表面的风光。

  拜火宁家一脉若想继续风光下去,就必须抱紧皇家的大腿,恪守尊卑,绝不能逾越了规矩。

  宁海从小到大,便是被如此教导的。

  “罢了。”

  宁羽看着面露惶恐的宁海,叹了一声:“我还是继续唤你宁海吧。”

  “多谢殿下体谅。”

  宁海陪笑一声,心中则是暗道:几年没见,这位殿下怎么越来越古怪了。

  想到此处,他瞥了一眼十三皇子放下的那只酒杯,还是满满的一杯,里面的酒水,一滴未少。

  莫非,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传闻中,这位十三皇子,是皇室中的异类,行事作风,极其古怪,根本不像是一名皇子。

  他不穿华服,不沾荤腥,不喝美酒,不近女色……

  和大乘佛国的苦行僧,以及真武圣堂的劫修士一样严守戒律,过着贱民一般的生活。

  “宁海,多谢你的款待。”

  就在宁海一阵瞎琢磨的时候,那位十三皇子突然站起身,准备告辞离去。

  见状,宁海也急忙站起身,道:“殿下刚到臣下的府上,一顿饭都还没吃完,怎么就要走,莫非是有什么紧急之事。”

  “那倒不是。”

  宁羽笑了笑,突然伸手一拍宁海的肩膀,“国都离火城,最近有些不太平,你最好远离一些。”

  “啊……”

  宁海愣了一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多谢殿下提醒,臣下一定谨记于心。”

  “那便好。”

  宁羽一点头,正要再说两句话,一道人影突然飞奔而至。

  “侯爷,有急报!”

  侯爷府的二管事,奔到宁海跟前,跪在地上,急声道:“朱统领还有一队赤狼卫的兄弟,被人杀了!”

  “什么!”

  宁海眉头一抖,冷喝一声:“到底怎么回事!”

  谁不知道,赤狼卫的朱大龙统领,是他的一条狗。

  杀狗要看主人。

  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杀掉朱大龙,就是明目张胆地打他的脸。

  “一个时辰前,朱统领带着一些赤狼卫的兄弟出城,结果在泊船台被人杀了,现在消息传得满城皆是……”

  二管事趴在地上说道。

  “是何人所为?”

  宁海收敛怒气,神色冷静地问道。

  当着十三皇子的面,可不能乱了分寸,丢了拜火宁家的脸面。

  “据说是个外来人。”二管事回道。

  “外来人!”

  宁海眼中掠过一丝杀气,一个外来人,竟敢跑到他的地盘撒野,当真是不知死活。

  “你替本侯跑一趟,将赤狼卫和火鸦卫的精锐,全部带过来。”

  宁海拿出一块令牌,丢给二管事。

  “是!”

  二管事捧着令牌,匆匆离去,

  “殿下,一点私事,让您见笑了……”

  宁海转头看向十三皇子,却赫然发现,十三皇子正死死盯着自己,身体轻微颤抖着,眼中还冒着骇人的金光。

  “殿下?”

  宁海吓了一大跳,十三皇子若是在他的府上出了事,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不要去!”

  十三皇子突然一伸手,死死抓住宁海的胳膊。

  “不要去哪里?”

  宁海被捏的生疼,脸上满是懵逼之色。

  “不要去报仇。”

  十三皇子眼中的金光渐渐消散,一字一句道:“你若是去了,整个拜火宁家都要为你陪葬!”

  他可以看见,也只有他才能看见,在宁海的头顶,有一根红的发黑的血线,一直蔓延出去,连接到一汪无边无际的红色血海……

  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景象。

  那位给宁海带来血光之灾的外来人,究竟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恐怖存在啊!

  十三皇子吸了一口气,突然有一种被吓尿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