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吾名天秀老祖!

  “东土大唐?”

  “奇怪,有这个地方吗,老夫为何从未听说过?”

  “咱们赤焰国东边,是青狮国,再往东就是圣地海神宫了,哪有什么大唐?”

  听到顾白的话,众人一阵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于秋皱着眉头,有些迷惑。

  他博览群书,阅历非凡,对赤焰国乃至于云海域的势力分布,都如数家珍,压根没听说过什么东土大唐。

  莫非,此人故意隐瞒来历。

  又或者,真的有‘东土大唐’这个势力存在,连他也不知道。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云海域实在太大了。

  除了一山一宫,八大门派,三十六国这些豪门巨头之外,在云海域,还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势力。

  有一些隐藏在幕后的古老势力,虽然默默无闻,但是底蕴极其深厚,甚至不逊于赤焰国这些名动天下的豪门巨头。

  据他所知,有一个叫做‘夜门’的势力,便是其中之一。

  夜门的首领,被称为夜天子,是云海域最神秘的人。

  夜门的密探,遍布天下。

  在焚月城,就有一些夜门的密探在暗中活动。

  据说,只要开得起价格,连云雾山和海神宫的秘密,都可以从夜门买到。

  “原来阁下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失敬。”

  于秋收敛心思,冲着顾白一拱手后,又问道:“不知如何称呼阁下?”

  “天秀老祖!”

  顾白微微一笑。

  出门行走,少不了一个名号。

  很多年前,他就给自己想好了名号,他的师尊叫‘神秀’,他比师尊弱那么一丢丢,就叫‘天秀’好了。

  至于,他为何说自己来自‘东土大唐’,不说自己来自神秀宗。

  这么做,其实是为了保护神秀宗。毕竟,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杀人,以他的脾气,这次出门不知要干死多少人。

  杀了人,就会有仇家,他虽然不在乎,但若是仇家去找神秀宗的麻烦,那就不妙了。

  为了不让神秀宗‘人在家中坐,仇家天天来’,他干脆弄出一个‘东土大唐’,忽悠外界。

  “什么!”

  “天秀老祖?这才多大一点年纪,也敢自称老祖!”

  “太狂妄了!”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众人一阵哗然,似乎被顾白的话给吓到了。

  在云海域,‘老祖’这个名号,可不能乱用,在人口众多、强者如云的赤焰国,也只有区区五个人,敢自称老祖。

  须知,每一位老祖,都是修为通天的至尊强者。

  老祖一怒,山河破碎,血染万里,天下震动,可不是开玩笑的。

  “还请阁下慎言!”

  于秋也是面色一变,急忙冲着顾白说道:“老祖之名,不可乱用,会犯大忌讳的。”

  他当然不信顾白是什么天秀老祖。

  不提修为,光是年龄,眼前这个年轻人就不过关。

  赤焰国五大老祖当中,最年轻的那位,年龄都超过五千岁了,最年长的据说已经活到了九千岁!

  “什么狗屁忌讳。”

  顾白一撇嘴道:“本座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是天秀老祖,若是谁不服,尽管来找本座,本座教教他,什么叫真老祖!”

  “……”

  听到顾白霸气无比的宣示,众人再一次面面相觑了。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哼!”

  就在这时,变成肉球的朱大龙同学,再一次不甘寂寞地跳了出来。

  “诸位都看到了吧,此獠何等狂妄,何等放肆,连老祖之名都敢肆意侮辱!于总管,你还跟他客气什么,赶紧杀了此贼,替赤狼卫的兄弟们报仇啊……”

  “真是聒噪!”

  顾白看着那颗上蹿下跳的肉球,眼睛微眯,“变成了球,还不老实,也罢,本座杀人杀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次便彻底灭了你!”

  说罢,他右手缓缓抬起。

  “于总管,你看到没有,他真的要杀我,救命啊!”肉球麻溜地滚到于秋身后,发出凄惨的叫声。

  于秋面色猛地一沉。

  面对神秘莫测的顾白,他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朱大龙的命,他又不能不救,再怎么说,他也是九侯爷的人。

  若是坐视朱大龙被杀,一旦九侯爷怪罪起来,即便以他的身份地位,也有些吃不消啊。

  “天秀……阁下。”

  于秋冲着顾白一抱拳,道:“都是些误会,还请阁下不要计较,饶了朱统领一回。”

  “不想死,就滚到一边去。”

  顾白面无表情地道:“本座要杀的人,谁也救不了。”

  “若是于某一定要救呢?”

  于秋也有些动怒了,双眼直视着顾白,身上的气息,犹如沉睡的巨龙一般骤然苏醒。

  “那就一起灭了。”

  顾白咧嘴一笑,右手毫不犹豫地往下一压。

  “不好!”

  看到顾白的动作,于秋身上凭空冒出一股彻骨寒意,这是一种直觉,对死亡将至的恐惧直觉。

  他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于是,他身形一动,毫不犹豫地溜了。

  “于总管你……”

  正躲在于秋背后的肉球,发现于总管竟然跑了,再抬头一看,正好看到顾白右手往下压的动作。

  完了!

  肉球浑身凉凉。

  轰!

  下一瞬,一股无形的巨力,轰然而下,将肉球和附近一大块地面,全部碾进了土里,形成了一个大坑。

  方圆万米的大地,剧烈地抖动起来。气浪席卷而出,飞沙走石,一片混沌不清。

  叮叮叮!

  众人退到远处,撑起一道道真气护罩,抵挡飞沙走石的冲击。

  烟消尘散后。

  众人凝目看去,一片鸦雀无声。

  只见,在于总管刚才所站之地,又多出一个巴掌形状的大坑,和之前那个凹坑一模一样。

  “于总管呢?”

  有人惊呼一声:“于总管不会……”

  “放心,本总管没死。”

  于秋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望着那个恐怖的大坑,以及站在大坑前的那道身影,长吐一口气,心有余悸地道:“此人恐怖,不可与之敌!”

  众人沉默地点点头。

  看到刚才那一幕,谁也不敢怀疑顾白的实力了。

  “爷……爷爷。”

  之前向顾白出言挑衅的那位黑发青年,被解除了封印,他呆呆看着那两个大坑,嘴巴有些哆嗦地道:“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么年轻,竟然……竟然恐怖如斯!”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站在一旁的白发老者,抹了一把胡须,叹息道:“林儿,你且记住,这世上的天之骄子,可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孙儿受教了。”

  黑发青年一脸沉闷,他一向自诩天才,不将同龄人放在眼里。

  直至看到顾白出手后,他赫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算什么,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天秀老祖。”

  黑发青年视线一转,默默看着那道身影。

  “我才不相信,你是什么老祖,但,你真的是夺天之秀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