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我怎么变绿了?

  顾白带着白玉妃,在盘火城呆了差不多一天时间。

  除了给白家办理丧事之外,顾白自然不会忘记此行的主要目的:收集炼丹制药的器物,以及各种药材,顺便补充一波物资。

  本来,这些东西,在白家都可以弄到。

  不过,白家被灭之后,孟天阳将整个白家都搬空了,几乎是挖地三尺,片瓦不留。

  顾白只好去了一趟城主府。

  丹炉,药鼎,元气石,灵兵,灵甲,各种千年药材,天材地宝……

  孟天阳这厮,当了数十年的城主,搜刮民脂民膏,收罗无数宝物,简直富得流油。

  如今,却是便宜了他。

  凡是可以搬走的,通通带走,不能搬走的,一把火烧个干净。

  譬如,孟天阳买来的那艘二手飞船,没什么卵用,顾白也看不上眼,直接一把火烧了。

  将城主府扫荡一空后,顾白带着白玉妃,果断溜了。

  飞船升空,再次启航。

  船长高大鹏,操控着飞船,继续向北,赶往赤焰国国都离火城。

  因为多了一大堆战利品,原本空空荡荡的飞船,变得有些拥挤起来,连甲板上都堆放了不少东西。

  而且,为了照顾白玉妃这个飞船上唯一的女人,顾白还特意下令清理出一间舱房,让她单独居住。

  白玉妃感激于心,开始日以继夜地钻研《药王经》。

  她手上这部《药王经》,来自玄丹国某个上古炼丹门派,里面的内容博大精深,没有什么病是不能治的。

  小小秃头症,根本不叫事儿。

  很快,她就找到三个药方,开始尝试着炼丹制药了。

  因为炼丹制药会产生大量的热气和烟雾,不能在密闭的舱室内进行,所以,她只好把炼丹制药的器物,全部搬到甲板上,当着顾白的面,开始干活。

  “加油!”

  “玉妃,辛苦了。”

  “再接再厉,我看好你哦。”

  顾白苟在藤椅上,看着忙得团团转的白玉妃,偶尔用言语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和支持。

  至于动手帮忙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

  “多谢尊上!”

  白玉妃和高大鹏一样,也开始称呼顾白为‘尊上’,这是一种特有的尊称,表示最强烈的尊敬之意。

  而每次听到顾白的鼓励,她都异常开心,觉得自己的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两天后。

  白玉妃不负所望,终于炼制出了第一味药。

  “尊上。”

  白玉妃捧着一口小玉盆,一脸欣喜地来到顾白跟前,“百露绿岺膏,已经炼好了。”

  “哦?”

  顾白坐起身,扫了一眼。

  盆中装的是一种绿色的膏状物,散发出一股清凉的香气,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看上去不错,应该挺好吃的。”

  顾白伸出一根手指,准备弄一点尝尝味道。

  “啊?”

  白玉妃懵了一下后,急忙说道:“尊上,百露绿岺膏不是吃的,而是外敷的,可以修复肌肤,让毛发再生。”

  “呃……原来是外敷的。”

  顾白老脸一红,缩回手指,一本正经地评论道:“药物这种东西,还是外敷好,吃起来费劲,说不定还有什么副作用,你说是不是。”

  “是是。”

  白玉妃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表示同意,“尊上,要不要现在给你敷上这些药膏。”

  “快快。”

  顾白早就等不及了。

  长出秀发,告别秃头,这可是他的人生三大追求之一。

  他是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了。

  “尊上,百露绿岺膏药效阴寒,刚开始会有些冰凉,您稍稍忍着点。”白玉妃挽起袖子,露出雪玉一般晶莹白皙的手腕,开始为顾白敷药。

  “还真有点凉。”顾白哆嗦了一下。

  一股股强烈的寒意,从脑顶直贯而下,让他整个人变成了一根冰棍似的,吐出的气,都凉丝丝的。

  不一会儿。

  那一小盆药膏,全部敷在了他的脑袋上。

  “尊上,您感觉如何?”

  白玉妃打量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点头。

  “还好。”

  顾白仔细感受一下,道:“刚开始很凉,现在有点痒了。”

  “没想到,百露绿岺膏这么快就生效了。”

  闻言,白玉妃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叮嘱道:“这些药膏的药效,会持续七天,在这段时间内,尊上会感到越来越痒,但一定要忍着,千万不要去抓头止痒,否则会影响药效。”

  “放心。”

  顾白一捏拳头,恶狠狠地道:“就算被痒死,我也绝不会抓一下头。”

  “尊上,那我去忙啦。”

  白玉妃转身离去,继续投入炼丹制药大业。

  百露绿岺膏是否真的有效,谁都不知道,她要赶紧炼制出另外两味秘药,作为后备之用。

  “真是个好孩子。”

  顾白看着那道忙碌的身影,轻轻一点头,接着眼角猛地抽搐了几下。

  是真滴痒!

  他的肉身,虽然早已超脱凡俗,但酸麻痛痒这些正常人有的感觉,他都有,甚至更加敏感。

  此时此刻,他总算明白,什么叫做痒到骨子里了。

  “受不鸟了!”

  顾白坐不住了,拎着鸟笼,在船上到处溜达,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哈哈……嗝!”

  正在干活的高大鹏,以及另外几名操船师,看到顾白之后,纷纷露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好像发生了什么……”

  顾白觉得有些不对劲,跑到船舱中找到一面镜子,对着镜子一瞧。

  “嘶!”

  望着那颗绿油油的脑袋,顾白狠狠吸了一口凉气,“娘的,我怎么变绿了!”

  丢下镜子,他直奔甲板,找到正在研磨药草的白玉妃。

  “尊上。”

  望着黑着一张脸的顾白,白玉妃顿时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问道:“是谁惹您生气啦?”

  “你说呢。”

  顾白伸手一指脑袋,“告诉我,它怎么变绿了!”

  “百露绿岺膏本身就是绿的,融入尊上的皮肤之后,尊上的脑袋自然也会跟着变绿。”

  白玉妃赶紧回道:“不过,请尊上放心,待七天过后,药效消失,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你的意思是,我还要被绿七天。”顾白面无表情道。

  看到顾白这副吓人的模样,白玉妃这才意识到,尊上似乎对脑袋变绿这件事很在意,于是想了一个办法。

  “尊上,要不要奴婢给您做一顶帽子,暂且遮挡一阵子。”

  “也只能如此了。”

  顾白想了一下,一脸忧伤地点点头。

  虽然,戴再多帽子也改变不了他脑袋变绿的事实,但他更不想顶着一颗绿油油的脑袋,到处晃悠。

  “尊上,那您喜欢什么样的帽子?”白玉妃又问了一句。

  “随便。”

  顾白没好气地道:“只要不是绿的就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