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不恁死你,我浑身难受

  轰!

  顾白这一拳,硬是打出了激光炮的效果。

  一条直线上,无论是人,还是城墙,都被狂暴的拳气轰成了碎片。

  那些巡逻武士,闪避不及,死伤惨重。

  孟天阳这老家伙,倒是反应挺快,在顾白刚有动作的瞬间,立刻闪到一旁。

  不过,他身后的五大高手,就没这么好运了。

  其中两人,被正面轰中,死无全尸,另外三人,也被波及,各有损伤。

  这一拳,当真是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

  侥幸逃过一劫的孟天阳,看着那满地的血浆碎肉,以及几乎被削去一半的城墙,顿时骇然失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秃头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随手一击,竟有如此可怖的威力,法相境的真人强者,也不过如此吧。

  孟天阳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如此可怕的强者,绝不是他一名小小城主,可以得罪的。

  他急忙看向林玉。

  一向高高在上、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林公子,竟然拔出了自己的剑,一身真气也催动到了极致,在体外形成一层厚厚的罡气护罩。

  显然,这位林公子也被刚才那惊天一拳给吓到了。

  “你到底是何人,报上名来!”

  林玉双眼死死盯着顾白,他的确有点被吓到了。

  方才,这和尚出手时,目标并不是他。另外,他在察觉到危险之后,立即避到远处,这才能安然无恙。

  如果他被那道拳气正面击中,只怕难逃一死。

  “喂。”

  顾白压根不理会林玉,而是冲着孟天阳一招手。

  “你便是那个什么狗屁城主吧,倒是有点本事,闪的挺快,嘿嘿,如果不想挨第二拳的话,就给老祖我滚过来。”

  “老祖?”

  孟天阳看着那张年轻又白嫩的脸庞,顿时一脸的呆滞。

  这人竟然说自己是老祖。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老祖?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被这个神秘强者给盯上了,情况非常不妙啊。

  “放肆,你竟敢对本公子无礼!”

  就在孟天阳暗自叫苦时,林玉再次跳了出来,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整个南爀大洲,都是黑白剑宫的地盘。

  他堂堂黑白剑宫真传弟子,一句话,就能让无数人人头落地。

  就算这和尚有些本事,也绝不能在他面前撒野!

  在这里,他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哟呵。”

  顾白斜了一眼怒刷存在感的某人,撇嘴道:“一个小杂毛,上蹿下跳的,是想死吗。”

  小杂毛!

  听到这三个字,林玉气得差点吐血,真气一催,就要动手。

  “林公子,息怒。”

  这时,孟天阳突然跳了出来,先是冲着林玉一抱拳,接着转向顾白,故意露出一副谦卑的样子,“这位大师,有话好好说,林公子乃是黑白剑宫的真传弟子,身份尊贵,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哼!”

  林玉下巴微微一抬,傲然而立。

  黑白剑宫真传弟子的身份,即便放眼整个赤焰国,都够分量。

  “黑白剑宫……林公子……”

  听到孟天阳的话,白灵美眸瞪大,惊呼道:“你便是林家的那位绝世天才!”

  林家公子林玉之名,在整个盘火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很多人,只听其名,不见其人。

  这位林家的绝世天才,二十年前离开盘火城拜入黑白剑宫,之后再也没有在盘火城现身。

  年轻一辈的人,根本没机会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天之骄子。

  白灵这种大门不出的大小姐,更不会认识他。

  “正是本公子。”

  见白灵看过来,林玉神色更是傲然,面带微笑道:“白家大小姐,你若是交出《药王经》,本公子给你一个天大的造化,让你随本公子进黑白剑宫修行。”

  “什么!”

  在场众人一片哗然,孟天阳也是身体一震。

  黑白剑宫,可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不是那种百万挑一的绝顶天才,根本没资格踏入黑白剑宫的大门。

  林公子这位真传弟子,即便位高权重,也不能随便带人进入黑白剑宫。

  必然是要耗费极大的代价才行。

  “好大的手笔!”

  孟天阳看了一眼白灵,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长得漂亮,就是占便宜啊。

  “原来是你,是你想要《药王经》,对不对!”

  白灵根本不为所动,从林玉的话中,她反而听出了一些玄机,于是大声质问道。

  孟天阳当了几十年的城主,与白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双方之间,一直相安无事。

  三天前,孟天阳却突然登门,逼迫爹爹交出《药王经》,说是要借阅一段时间。

  这很奇怪。

  要知道,不是精通炼丹制药之人,即便拿到了《药王经》,也看不懂,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爹爹曾当面问过孟天阳,结果这老贼什么也不说。

  现在,谜题解开了。

  原来,真正想要《药王经》的,不是孟天阳,而是这位林公子!

  “没错。”

  林玉大方承认了。

  他之所以借助孟天阳之手,去谋取《药王经》,是不愿脏了自己的手,毕竟这种杀人夺宝的事情一旦传出去,肯定会有损他的名声。

  一切都让孟天阳去做,待事成之后,再杀人灭口,反正这老狗作恶多端,杀之无害,甚至还能赚取一个为民除害的名声。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既然算计落空,那也没必要继续做戏下去了。

  “本公子打听过了,你们白家一脉是从北边的玄丹国迁徙而来,而白家的传家之宝《药王经》,根本是偷来的。”

  林玉目光戏虐地看着白灵,“白姑娘,本公子没说错吧。”

  “……”

  白灵想起父亲临别之前对她说的那一番话,不由一时语塞,神色黯然。

  “既然《药王经》是白家偷来的,本公子取之又有何不可。”

  见状,林玉更是得意,继续道:“白家不知好歹,窃取《药王经》这么多年,还不愿撒手。知不知道,如此稀世之宝落在尔等手中,只会招致灭族之祸……”

  “哈哈。”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笑声响起。

  “你笑什么!”

  林玉目光一转,盯着发出笑声的顾白,面容森寒。

  “真是有意思。”

  顾白收敛笑容,感叹一声道:“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东西,也算是万年难得一遇了。”

  “放肆!”

  林玉剑指顾白,厉喝道:“你知不知道,得罪了本公子,便是与整个黑白剑宫为敌!”

  “好像有点麻烦的样子。”

  顾白摸着下巴,想了几秒后,忽然露齿一笑:

  “恁死你,大不了再多杀些人便是。可不恁死你,我浑身难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