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路见不平,干我屁事

  “什么情况?”

  顾白从藤椅上站起来,顺着高大鹏手指方向看去。

  远方,正在发生一场厮杀。

  更贴切来说,是一场不对称的追杀。

  被追杀的一方,大约有十几个人,骑着七八头青色飞鸟。

  追杀的一方,人多势众,全副武装,骑着一种狼首鹰身的凶恶飞兽,每个人还手持一把可以射出火箭的武器,在后方穷追不舍。

  咻咻咻!

  一道道赤红的火箭,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

  很快,便有一头飞鸟被射中。

  这头飞鸟和它背上的两名骑士,瞬间化成了一道火球,燃烧着往地面坠去。

  “快走!”

  剩下的几头飞鸟,加速往飞船这边飞来。

  这些被追杀的人,似乎将顾白的这艘飞船,当做了救命稻草。

  “尊上?”

  高大鹏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顾白。

  “不用管,继续走。”

  顾白重新躺下去,他这么讨厌麻烦的人,岂会多管闲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什么的……

  不存在的。

  “是。”

  高大鹏下令道:“左转七,加速前进。”

  负责操控舵盘的操船师,立刻调转方向,准备避开前方混乱的战场。

  在那里,一边倒的屠杀,继续进行之中。

  咻咻咻!

  被追杀的一方,接连被射落,只剩下最后一头飞鸟,最后一个活口。

  那是一名白衣女子,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五官完美,面容清纯,皮肤白得像雪一样,浑身散发出一种出尘的灵气,再加上那一身全白的装束,恍若一尊降临人世的白玉女神。

  她怀中紧紧抱着一个木盒,即便身处绝境,也不愿松手。

  “白灵,你的护卫都死光了,你已经无路可逃。雷某劝你乖乖投降,交出《药王经》,随咱们回去,城主已经许下诺言,可以不计前嫌,饶你一命,还愿意收你做小妾,让你享尽荣华富贵。”

  追杀者当中,一名络腮胡子大汉,声如洪钟,大声说道。

  被喊作白灵的白衣女子,充耳不闻,驾驭着飞鸟,继续向前方飞去。

  “好一个不知好歹的贱妇!”

  络腮胡子目光狰狞,冷哼一声:“听我号令,分散包夹,给本总管活捉了这小贱人!”

  “是!”

  那些凶兽骑士,立刻分散开来,形成一张大网,朝着白衣女子包围而去。

  “救命!”

  白灵驾驭着飞鸟,成功逃窜到飞船近旁,然后,她纵身一跃,跳到飞船甲板上,大声呼救起来。

  那些凶兽骑士也随之而至,将飞船团团包围。

  “真是麻烦。”

  顾白叹了口气,一脸不情愿地从躺椅上坐起身,他不想找麻烦,但麻烦却找上了门。

  “大师,请救救小女子!”

  白灵瞧见坐在藤椅上的顾白,立刻冲了过来,跪在他跟前,俏脸上满是哀求之色。

  她已经无路可逃了。

  一旦被抓住,父亲将死不瞑目,她也会生不如死。

  “臭和尚,你敢多管闲事,老子一把火烧了你这破船!”

  顾白还没开口说话,一名凶兽骑士,语带威胁地叫嚣道:“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插你个嘴!”

  顾白从一旁抓起一根做鸟笼剩下的铁丝,随手一甩,“你丫这么喜欢插嘴,本座就教你正确的插嘴方式。”

  “啊!”

  那名凶兽骑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双手捂住嘴巴,一头栽下胯下的飞兽,往地面落去,眼看是活不成了。

  什么情况?

  剩下的凶兽骑士,纷纷面露惊骇之色,他们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

  “是这和尚动的手!”

  “没错,肯定是他杀了齐胜!”

  “敢杀我们的人,大伙一起上,给齐兄弟报仇!”

  短暂的混乱之后,这些凶兽骑士群情激奋,纷纷拿出武器,准备动手。

  “都住手!”

  这时,那名为首的络腮大汉,猛地一声大喝,“本总管不下令,谁敢造次!”

  三十多名凶兽骑士,似乎十分畏惧这名络腮大汉,没有人敢动手,不过,他们都目光凶狠地盯着飞船上的顾白,仿若饿狼盯着自己的猎物,随时准备出击。

  “这位大师,在下雷明,为盘火城孟天阳孟城主麾下的兵马总管。”

  络腮大汉站在飞兽的背上,冲着顾白遥遥一抱拳,“方才,雷某的手下不懂事,冲撞了大师,还请大师勿怪。”

  在赤焰国,和尚十分罕见。

  众所周知,只有远在极西之地的大乘佛国,才会有专门修行佛道的僧人。而能够从大乘佛国来到赤焰国的和尚,都绝非泛泛之辈。

  更何况,眼前这名和尚,还拥有一艘极其珍贵的飞船。

  要知道,整个盘火城,也只有城主孟天阳拥有一艘飞船,这还是花费了大价钱,不知从哪里买来的二手货。他曾见过几次,比起眼前这艘崭新的飞船,城主的那艘飞船,简直就是一个破烂货。

  但即便如此,那艘又小又破的飞船,依旧被孟城主视若珍宝,平日里都锁在仓库里面,严禁任何人动用。

  在赤焰国,拥有一艘飞船,代表的不仅仅是财大气粗,更代表了自己的身份。

  一个拥有飞船的和尚,肯定是某个大人物,万万不能得罪。

  正是考虑到了这些情况,雷明才会对顾白如此尊敬客气。他能坐上盘火城兵马总管的位置,靠的可不仅仅是自己的一身武力,更多的是自己的见识和脑子。

  至于被杀了一名手下,这种小事,他才不在乎。

  “算你懂点规矩。”

  顾白看了一眼雷明,淡淡道:“你们的破烂事,本座不想管,带上这个女人,赶紧滚!”

  “多谢大师!”

  见顾白如此好说话,雷明大喜过望,赶紧跳到船上,向跪在甲板上的白灵一步步走去,狞笑道:“白姑娘,快跟我走吧!”

  “佛门一向慈悲为怀,大师您为何见死不救!”

  本以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结果是一场空,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

  望着步步逼近的雷明,白灵彻底心灰意冷,泪眼婆娑道:“孟天阳那无耻老贼,为了抢夺白家的传家之宝《药王经》,害死我全族三百多口人……”

  “干我屁事。”

  顾白打断哭泣的白灵,一脸冷漠地道:“本座不是什么大师,没有那么多的慈悲,姑娘,你找错人了。”

  “啊,你不是佛门……”

  白灵望着顾白那颗闪闪发亮的脑袋,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道:

  “大人,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