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姑娘,你真是个好人呐

  “咯噔!”

  看到这突然逆转的一幕,以左护法吴正清为首的红莲教高层,都是心里咯噔一下,猛然意识到。

  他们被耍了!

  从头到尾,他们都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先是逼他们投降,再逼他们谋害教主,将他们和教主之间的关系,一步步地撕裂。

  到了此时此刻,他们和教主已经彻底的离心离德,甚至成了生死仇敌。

  而教主,受此刺激,竟然改变心意,愿意投降,做那人的一条狗。

  这才是好手段呐!

  吴正清看了一眼笑容莫测的顾白,又看了看那位跪在地上、以额触地的教主,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冷。

  教主一日不死,他们这些背叛者,便寝食难安,永无宁日!

  “动手!”

  吴正清没有说话,只是向红月真人身后那两名长老,递了一个凌厉的眼神。

  两名长老无声地一点头,眼中杀意凛然。

  “本座没下令,谁敢动手。”

  就在这时,顾白缓缓站起身,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那两名长老,做贼心虚,听到这句话,顿时吓得趴在地上,战战兢兢,不敢动弹。

  “哼。”

  顾白冷冷看了一眼吴正清,吓得这厮面无血色,随后,他走到红月真人的跟前,停下脚步,“你想做我的狗?”

  “是!”

  红月真人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下愿意做您的一条忠犬,只求活命。以后,您让咬谁,卑下就咬谁。”

  吴正清等人听在耳中,只觉得异常刺耳。

  “哈哈。”

  顾白听了却是笑了笑,轻声道:“你想做我的狗,还不够资格。”

  什么!

  众人一阵错愕,就连一直冷眼旁观的苏鸾,也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法相七重境界的高级修士,没资格做一条狗?

  赤焰国的国主,也不敢说这种话。

  这家伙,当自己是谁呢,真是狂妄到没边了。

  “老祖金口玉言。”

  吴正清脸上露出喜色,大声说道:“这老东西,已经成了废人,自然没资格做老祖的一条狗。”

  “说的没错。”

  “咱们愿做老祖的狗,为老祖赴汤蹈火!”

  “老祖神威盖世,吾等誓死追随!”

  ……

  其他人纷纷附和道,大表忠心。

  “闭嘴!”

  顾白环视一圈,冷冷道:“在我说话时,谁敢再多舌,本座便摘了谁的脑袋。”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你虽然没有资格做我的狗。”

  顾白目光一转,重新落在红月真人的身上,意味深长地道:“但,本座不会杀你。留你一命,比杀了你,更有用处。”

  “多谢老祖不杀之恩!”

  红月真人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一字一句道:“往后,如果谁对老祖,或是老祖的神秀宗不忠,不劳老祖动手,卑下会亲手取其项上人头。”

  “很好,你果然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

  顾白满意地点点头,看了一眼吴正清等人,道:“尔等都听明白了吗?”

  “为老祖效死,绝无异心!”

  吴正清还能说什么,带着众人哗啦一下全部跪下,磕头如捣蒜。

  “真是好手段!”

  苏鸾望着受众人膜拜的顾白,心中凛然。

  此人,不仅武力强的离谱,心眼还挺多,只是略施小计,就将铁板一块的红莲教给彻底分裂了。一方是教主红月真人,一方是以吴正清为首的红莲教高层,这两方已经势同水火。

  而顾白,什么都不用做,这两方都会极力向他靠拢,为他效忠,不敢生出异心。

  这便是以上御下的制衡之道!

  “都起来吧。”

  顾白一挥手,道:“红月,你还做你的教主,剩下的人,也各司其职。以前怎么做,以后就怎么做,千万不要惹出什么乱子,让老子不顺眼。”

  “遵命!”

  众人齐声应道,不过,红月真人独自站在顾白的左手边,吴正清和其他人则是站在右手边,可谓是泾渭分明。

  “红莲教的事,我不会管。”

  顾白沉吟一下后,道:“本座只有一个要求,替我看好神秀宗。”

  “老祖。”

  红月真人迟疑一下后,说道:“有您老人家在,谁敢找神秀宗的麻烦。”

  红莲教其他人,也纷纷面露茫然之色。

  在他们看来,有顾白这尊大神在,神秀宗在南荒可以横着走了,别人躲还来不及,谁又敢去打神秀宗的主意。让红莲教去保护神秀宗,就好比让一只小白兔,去保护一头老虎。

  “本座要出门一趟。”

  顾白干脆明了的说道:“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替我看好神秀宗。若是神秀宗出了什么问题,红莲教也没必要存在了。”

  “老祖放心。”

  红月真人抱拳道:“红莲教上上下下,一定誓死守护神秀宗。”

  “行。”

  顾白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地道:“你们准备一下,随我去一趟神秀宗,出来好几天,也该回去了。”

  “是。”

  红月真人带着众人,去忙碌了。

  “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待众人散去后,苏鸾走到顾白身旁,轻声问道。

  “怎么,才认识两天,就舍不得本座了。”

  顾白瞅了一眼苏鸾,然后摸了一下脑袋,感叹道:“没想到,我顾白就是秃了,也照样迷倒万千少女啊。”

  “自恋狂!”

  苏鸾白了一眼顾白,心中暗自腹诽一句。

  她怎么可能喜欢这个狂妄又自恋的家伙,她只是觉得,这家伙神秘古怪,浑身都是谜,让她感到十分好奇罢了。

  “我会留在这里,闭关疗伤一段时间。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日后若是相见,必有厚报。”

  苏鸾冲着顾白一拱手,潇洒地转身离去。

  “喂,等等。”

  顾白注视着苏鸾那一身黑衣都遮不住的魔鬼身材,突然开口喊住了她,“姑娘,你到底长啥样?”

  “咯咯。”

  闻言,苏鸾停下脚步,回首看着顾白,不知为何,心中产生一种愉悦之感,忍不住笑了两声,“本姑娘的容颜,不能轻易示人,否则……”

  “我明白了。”

  顾白面露恍然大悟之色。

  “你明白什么了?”

  苏鸾语气错愕。

  “你肯定长得很丑,难怪一直戴着面具,不敢见人。”顾白摇摇头,“可惜啊,好好一副身材,被一张脸给毁了。”

  “本姑娘不丑!”苏鸾气得直跺脚。

  “不要激动,长的丑又不是你的错,况且,你一直戴着面具,从不吓人。”

  顾白一脸认真地道:“姑娘,你真是个好人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