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没有什么是不能撕的

  “你敢!”

  红月真人身躯一震,神情大变。

  他可不认为,顾白完全是胡说八道,毕竟有前车之鉴。

  刚才那一拳,破坏力有多么惊人,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这一脚下去,又会发生什么……

  红月真人脸上青筋暴起,双手轻微颤抖起来,既是愤怒,更是恐惧。

  红莲教的三千年基业,可不能毁在他的手上啊。

  “有什么不敢的。”

  顾白笑眯眯地道:“反正又不是我家,这座岛沉到湖底,与本座何干。”

  “什么!将这座岛沉湖?我没听错吧?”

  “混账东西,真当自己是神了!”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杀了陈长老还不够,竟然还想毁掉整个红莲教!”

  ……

  听到顾白的话,众人一片哗然。

  苏鸾失笑一声。

  这家伙还真是个疯子,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

  “说。”

  红月真人忽然收敛杀机,冷眼看着顾白,“你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

  对于顾白的话,他半信半疑。

  但,他不敢赌。

  一旦输了,葬送的可是整个红莲教!

  “很简单。”

  顾白懒洋洋地道:“本座来这里,是为了讨一个公道。”

  “公道?”

  红月真人目光深沉,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本座听说,你们这些杂鱼,经常欺压神秀宗,很是嚣张啊。”

  顾白环视一圈,淡淡道:“现在,本座上门讨债,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向神秀宗俯首称臣,二是被我全部打死。”

  “你!”

  红月真人伸手一指顾白,气的浑身发抖。

  俯首称臣!

  全部打死!

  这两种选择,有何区别!

  红莲教,南荒唯一的霸主,号令群雄。

  而神秀宗,不过是一个二流门派,在南荒都排不进前十。

  红莲教向神秀宗俯首称臣。

  一旦传扬出去,红莲教还有何脸面在南荒立足。

  如此选择,死也不能接受!

  “哈哈,真是可笑。”

  红月真人怒极反笑道:“本教主不知你是何人,就当你真的是神秀宗老祖。你想要上门讨债,本教主可以理解。但你这般逼人太甚,一点余地也不留,就不怕玉石俱焚!”

  “玉石俱焚?”

  顾白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红月真人,“别逼逼了,快点选择,不要逼老子动手。”

  “你要灭我红莲教,我先灭了你!”

  红月真人手指一掐,突然大喝一声:“血月镇海!”

  “什么鬼?”

  顾白这才发现,红月真人头顶的那轮血月,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小心!”

  听到声音,顾白抬头一看,一轮巨大的血月,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向他镇压而来。

  轰!

  整座岛屿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顾白原先所站的位置,被一轮巨大的血月所覆盖,那一块区域的地面,皆化为了齑粉。

  “血月镇海,是教主的最强杀招。哈哈,那小畜生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一位长老兴奋地大叫道。

  “一介莽夫,还敢找上门来挑衅,真是不知死活!”另一位长老冷笑道。

  “教主神威盖世!”

  其他人纷纷面露喜色,冲着红月真人抱拳恭贺。

  “不对劲……”

  红月真人脸上却是毫无轻松之意,反而变得更加凝重了。

  被他的血月镇杀的人,会化成精血元气,被血月所吸收。

  但,血月镇压那人之后,并未吸收到任何一丝的精血元气。

  也就是说,那个疯子没死!

  “嘁。”

  就在这时,一道嘲讽的声音从血月传来:“给本座玩阴的是吧,很好。”

  “血月说话了?不对,是那小畜生的声音!”

  众人大惊失色。

  “这疯子,到底是什么怪物,这都死不了!”

  红月真人面容阴沉,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惊惧,他心念一动,准备将血月化身召回。

  然而。

  无论他怎么催动,那轮血月就是纹丝不动。

  “不好!”

  这下,红月真人再也沉不住气了,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血月化身,不仅仅是他的最强底牌,还与他的心神联系,相当于他的一半性命。

  血月化身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有意思。”

  苏鸾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红月真人,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深思。

  拘禁一名法相七重境界修士的法相化身,这等手段,她可使不出来。

  那家伙,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就在她细细琢磨的时候,那轮血月突然缓缓升起,露出一道人影。

  正是顾白。

  只见,他的双手伸进血月之中,似乎是将血月牢牢抓住,不让其遁走。

  “这……”

  看到这一幕,苏鸾当场就懵了。徒手抓法相,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

  红月真人更是惊得面无血色,失声惊呼道。

  “啧啧。”

  顾白看着惊慌失措的红月真人,冷笑道:“教主小儿,你用这玩意儿偷袭,把本座身上的衣服给弄破了,让我很不爽啊。”

  “你……你想做什么……”

  性命相关的法相,受制于人手,红月真人不得不服软,语气之中隐隐带着一丝哀求。

  “不要怕,玩个小把戏而已。”

  顾白脸上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瞧好了,手撕饼!”

  刺啦!

  他的双手稍稍一用力,那轮血月竟然像一块破布一般,被撕成了两半。

  “噗!”

  法相受损,红月真人当即遭受反噬,身体坠落到地面,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

  “……”

  那些围观的护法和长老们,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吓成了二傻子。

  “手撕法相!”

  苏鸾喃喃自语,身体忽然打了一个激灵。

  法相,不是无敌的。

  法相也会受损,甚至有可能被彻底摧毁。

  在云雾山,就收藏了一些奇门秘法,专门用于克制破坏对手的法相。

  但,仅仅依靠一双手,就毁掉别人的法相……

  这种事情,简直骇人听闻啊。

  “大师。”

  苏鸾再也忍不住了,冲着顾白问道:“您是如何做到的?”

  “啥?”

  “你刚才破坏那轮血月法相,是怎么做到的。”

  “撕呗。”

  顾白笑道:“只要力气够大,没有什么是不能撕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