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这一脚

  “发生了什么?”

  “地震了吗,这条地缝是怎么回事?”

  “救命啊!”

  岛上有近万名红莲教弟子,顾白这一拳动静太大,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甚至有一些倒霉蛋,受到波及,死的死,伤的伤。

  “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顾白收回拳头,看了一眼被吓呆的众人,淡淡地道:“还有谁?”

  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是头皮发麻,浑身上下一阵冰凉。

  无人敢与之对视。

  这个光头,实在太可怕,太凶残了!

  陈长老死了。

  刚一出手,就被这光头反手一拳打爆,连个渣渣都没剩下。

  不仅如此,在那一拳之下,整座湖心岛裂开一条地缝,几乎被一分为二。

  谁敢想象,一拳之威,会恐怖如斯!

  “这家伙,竟深藏不漏,连我都看走了眼。”

  苏鸾从那条撕裂大地的巨大沟壑收回目光,深深看了一眼顾白。

  她虽然身受反噬,修为尽失,但眼光见识还在。

  刚才那一拳,她瞧得一清二楚。

  没有真气波动,也没有使用任何武技或者法术,纯粹是来自肉身的力量。

  没错!

  那家伙,依靠肉身的力量,将空气打爆,形成一道拳气,冲击出去。

  首当其冲的陈长老,瞬间被镇压碾碎。

  这道拳气,实在太过磅礴可怕,将陈长老震爆之后,一路横冲直撞,肆意破坏,岛上不知多少花花草草和建筑都遭了殃。

  “奇怪,这家伙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明明是人类之躯,却拥有着移山倒海之力,或者说,这家伙压根就是一头人形怪物!”

  苏鸾心中念头急转,越想越感到离奇。

  “你究竟是何人!”

  红月真人双目紧盯顾白,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忌惮之色。

  七长老陈海,灵海八重境界,教中位列前十的顶尖高手,也是他的心腹之一。

  方才,正是在他的示意之下,陈海长老才会站出来,出手教训这狂妄无礼的疯和尚,替他出一口恶气。

  谁想到,陈长老刚一出场,就被一拳打得灰飞烟灭。

  太可怕了!

  红月真人一想起那摧枯拉朽的一拳,便觉得遍体生寒。

  “不是说过了吗,本座是神秀宗老祖,来这里找教主小儿你喝喝茶,聊聊天。”

  顾白望着不断退后,与自己拉开距离的红月真人,摇头道:“本座这么有诚意,大老远的赶来,教主小儿你却喊打喊杀的,真是太不像话了。”

  “住口!”

  红月真人气的面色铁青,伸手指着顾白,怒道:“本真人乃是一教之主,身份尊荣,岂容你这无毛小儿,一而再再而三地轻慢侮辱!”

  “啧。”

  顾白一撇嘴:“娘希匹的,以本座的辈分,喊你一声教主小儿,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你这渣渣,还敢挑三拣四,给脸不要脸。”

  “找死!”

  红月真人活了几百年,何曾被如此羞辱过,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将这个口无遮拦的小畜生挫骨扬灰,他还有什么脸面去当红莲教的教主。

  “法天相地,血月降临!”

  轰隆,他的身躯之中,爆发出如有实质的真气,化作一条条栩栩如生的真气蛟龙,在他身体周遭翻腾游走,择人而噬。

  更有一轮磨盘大小的血月,冉冉升腾而起。

  法相,法天相地,修行者通过参悟天地变化,或是某种事物,而领悟出的一种身外化身之道。

  这轮血月,便是红月真人的法相化身。

  “不愧是法相七重境界,这化身已经达到有若实质的地步,跟真正的血月也没什么区别了。说起来,血月法相,在九品法相之中,位列第四品,算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法相了。”

  退到远处的苏鸾,抬头看着那轮深红血月,心中暗自评价道。

  “血月当空,是教主的血月化身!”

  “教主是真动怒了,连血月化身都使出来了。”

  “教主,杀了这小畜生,为陈长老报仇!”

  “咱们都散开,教主的血月之威,可不是咱们能吃得消的。”

  ……

  看到红月真人召出血月化身,那些原本被吓得不轻的护法和长老们,跟打了鸡血似的,全部满血复活,一个个精神抖擞,信心百倍。

  拥有法相化身的修行者,与普通的修行者,根本是天壤之别。

  法相,是一种属于天地的力量。

  那疯和尚拳头再厉害,难道能与天地抗衡不成?

  “这下有好戏看了。”

  苏鸾双手负后,遥望对峙的二人,眸中流露出一丝玩味。

  一个是拥有一身神力的神秘怪人,一个是拥有血月化身的高级修士。

  到底谁更胜一筹呢?

  “小畜生,跪地求饶,本教主给你一个痛快!”

  红月真人身体腾空而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顾白,气度威严,目光如电,在头顶那轮血月的映照下,仿若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魔。

  顾白不为所动,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的拳头,可以打爆一切,还能大力出奇迹,强行打出拳气,可猎物一旦跑远了,就可以轻松躲过拳气。毕竟,他打出的拳气,非常耿直,可不会拐弯。

  眼前这货,显然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哼,怎么哑巴了,不是挺会说的吗……”

  红月真人继续嘲讽,扬眉吐气,暗地里,却不敢有丝毫大意。

  他可是亲眼目睹陈长老被此人一拳打爆,换做是他自己,也绝对抵挡不住。所以,他故意拉开距离,正是为了避其锋芒。

  半响后。

  就在红月真人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顾白忽然抬起一只脚,冲着他邪恶一笑:

  “这一脚下去,你家可能会沉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