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咱家老祖不一般

  “这什么情况?”

  望着跪在地上高呼‘老祖’的掌门,十一位长老面面相觑,一脸的懵逼加震惊。

  这个裸体秃头,怎么会是老祖?

  要知道,神秀宗前任掌门紫英真人都已经坐化一百多年了,老祖什么的还不早就化成灰灰了。

  掌门莫不是犯糊涂了……

  就在众长老惊疑不定时,古春秋猛然一声大喝:“还愣着干什么,老祖驾临,尔等还不跪下!”

  闻言,众长老大惊,有人问道:“掌门,你是认真的?”

  “对老祖不敬,逐出神秀宗!”

  古春秋斩钉截铁道。

  众长老默然,随后唰的一下,全部跪了,那叫一个整整齐齐。

  虽然都是跪,但还是有些不一样。

  古春秋是主动跪的,心甘情愿,甚至还有点小激动。十一名长老则是被逼的,满脸的不情不愿。

  “有话好好说。”

  看着跪了一圈的老人家,顾白揉揉鼻子,“你们这样做,我很为难的。对了,你为什么喊我老祖?”

  他目光看向带头下跪的古春秋。

  “大长老,你们都退下,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我有话要向老祖单独禀报。”

  古春秋再一次发话了。

  “是!”

  十一位长老,都格外听话,起身便走。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们都眼神幽怨地看了一眼自家掌门。

  让跪的是你,让滚的也是你,做掌门的……

  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眨眼间。

  长老们走的一干二净,在场只剩下顾白,以及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古春秋。

  “回老祖话。”

  古春秋入戏很深,又恭恭敬敬地拜了一下,这才说道:“在神秀宗,有一个历任掌门才知道的秘密。这座悬空神塔,乃是始祖神秀道君留下来的神物。前任掌门传位时,曾告诫晚辈,如若有一天,从悬空神塔中走出一个人,那个人便是我神秀宗的老祖……”

  “悬空神塔?”

  顾白眯着眼,道:“你说的是不朽古塔吧。”

  “啊……对对。”

  古春秋愣了一下后,急忙颔首道。

  神塔因为悬于空中,所以一直被称作悬空神塔。此时此刻,他才知道,神塔的真正名字叫做不朽古塔。

  果然是老祖,什么都知道!

  古春秋深吸一口气,更加坚信了,顾白就是那位传说中的老祖。

  当年,紫英真人将掌门之位传给他时,告诉他一个掌门代代相传的隐秘。据说,神秀宗有一位上古老祖,不知什么原因被关在悬空神塔中,已有数万年之久,或许哪一天就会出来。

  他一直觉得这是无稽之谈,没当一回事。

  悬空神塔,谁也无法进去,里面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况且,就算里面真的关了一名老祖,几万年的时间,早就陨落了,哪还有命跑出来。

  谁知。

  神塔突然爆炸了,冒出一个神秘人,还自称神秀道君的弟子……

  古春秋悚然惊觉,那个传说很可能是真的,这个神秘人,就是那位代代相传的‘塔中老祖’!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于是,他果断跪了。

  “咦,塔呢?”

  顾白四处看了看,奇怪道:“我记得不朽古塔又大又粗,怎么不见了。”

  “炸了。”

  古春秋一脸苦涩地道:“悬……不朽古塔在不久前爆炸了,然后您老人家就出现了。”

  “我明白了。”

  顾白恍然大悟,难怪他能跑出来,原来是塔炸了。

  只不过,不朽古塔可是一件上古神器,就算师尊亲自出手,也无法将其摧毁,不知谁这么牛逼,竟然能把它给弄炸了。

  若是遇到了,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

  顾白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古春秋,这老头浑身散发出一种弱者的气息,肯定不是他弄炸的。

  “我问你。”

  顾白抛掉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说神秀道君是神秀宗的始祖,那你知不知道,神秀道君去哪了?”

  如果师尊在附近,应该早就出现了。

  “……”

  古春秋呆呆看着顾白,一脸的懵逼。

  神秀道君可是九万年前的人物,您老人家都不知道去哪了,我怎么知道?

  想了一下后,他小心翼翼地回道:“老祖,时间过去太久了,晚辈也不知道始祖他老人家如今何在?”

  “是挺久的。”

  顾白点点头,他都炼体练到四个九了,时间能不久吗。

  至于具体有多久,那就不清楚了,毕竟他在塔中几乎是一路躺过去的,于是他问道:“这神秀宗创立有多长时间了?”

  他被关进不朽古塔时,山上只有师尊,加上他和师姐师兄师妹等人,没有其他闲杂人等,更没有什么神秀宗。说起来奇怪,以师尊的性子,怎么会创立一个宗门?还有,师尊他们到底去哪了……

  此时此刻,顾白满脑子都是疑惑。

  “回老祖,神秀宗传承至今,已有九万年!”

  古春秋脸上带着一种迷之自豪。

  这九万年间,无数上古门派都烟消云散,唯独神秀宗能够延续至今,一枝独秀。

  虽然神秀宗衰落了,经常被欺负的不敢出门,但那又如何,活得久才是真本事。

  “九万年……”

  顾白目瞪口呆。

  虽然他知道自己被关了很久,但万万没想到,竟然会长达九万年。

  “我X!”

  几秒后,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好不容易出塔了,结果竟然过去了九万年,师尊他们都不见了,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人。

  师尊离开之前,为什么不带他一起走!

  他在塔中孤独了九万年,难道还要继续孤独下去吗?

  不!

  顾白心情变得恶劣起来,目光暴戾,蛰伏在肉体深处的力量,骤然苏醒。

  “哇!”

  数丈开外的古春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镇压,整个人趴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老祖饶命……啊……”

  “冷静!”

  听到古春秋的惨叫声,顾白瞬间清醒过来,赶紧收敛心中的暴戾情绪,平息暴躁的肉体。

  “多谢老祖。”

  古春秋一脸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看向顾白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不愧是活了数万年的老祖,太强了,仅仅是一个眼神,就差点把他给镇死。

  也不知老祖的修为到了何等境界,竟强悍如斯。

  “谢什么,是我没控制住。”

  顾白耷拉着肩膀,脸上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古春秋看在眼中,却愈发觉得自家老祖深不可测,不光外表特别,就连表情动作都是那么的清新脱俗,与众不同。

  咱家老祖,不一般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